【美國示威】美國警察的「隱性偏見」問題 如何重建警民互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黑人弗洛伊德(George Floyd)遭警察過度武力致死後,多個城市連日爆發大規模示威。事實上,美國警察使用過度武力導致黑人死亡的事件已非首次,過去也時有聽聞,當地警隊需要有所改變,但應當如何變改才能重建警民互信?

圖攝於6月2日,加州帕薩迪納市的示威。示威者把車停在路中心,叫着口號抗議警方使用過度暴力執法。(Reuters)

根據英國《衛報》2016年一個有關美國警察暴力的特輯,統計指在警察的執法中,黑人疑犯遭警方射殺的機率是白人的2倍。在2019年民間組織「Mapping Police Violence」中的統計,機率更升至3倍。

美國警察更容易向黑人開槍

儘管這與美國黑人社區更容易成為犯罪溫床,警方執法頻率更高導致死亡數字上升有關,但這並不能解釋所有原因:2015年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California)一份研究顯示種族偏見與種族間的犯罪率沒有關係;2014年科羅拉多大學波德分校(University of Colorado Boulder)的一次心理實驗,發現警察會更容易向黑人目標開槍。

即使這並非蓄意歧視,但種種跡象顯示美國警察存在「隱性偏見」(Implicit Bias)。要改正這種偏見,研究人員指出可以透過加強警察訓練取得改善。訓練內容包括重新「辨識威脅」,糾正警察不是單純透過膚色判斷一個人危險或否。

美國示威:圖攝於6月2日,明尼阿波利斯的示威。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已是美國多年抗議美國警察過度執法導致黑人死亡的標語,到今天問題仍未解決。(Getty)

學習選擇除致命武力以外的選項

根據美國司法部2006年的報告,指出警方在日常訓練中,傾向集中訓練體及射擊上。如警員會花60小時在射擊訓練,50小時在自我防衛訓練,但只有8小時的溝通技巧訓練,及8小時的調解、處理糾紛訓練。

有批評指這導致了美國警方在執勤時會傾向直接使用武力。其中一個典型例子是2014年克里夫蘭槍擊事件:一名警察在接報前往公園,調查一宗懷疑持槍案時,警員在下警車後即時開槍射殺一名拿着玩具手槍的12歲黑人小童,過程不到兩秒鐘。

該警員本可以在警車進一步觀察小童手上的是真槍還是玩具手槍,亦可以透過言語或各種方法引導小童或公園其他的人,但警員因日常訓練,讓他本能地直接開槍射殺,解除他認為的「最大威脅」。

↓↓↓非裔漢疑因警方過度暴力執法致死 導致美國多處發生示威或騷亂:

+16
+15
+14

自2015年起,美國加速推動警員配戴隨身錄影裝置,以紀錄警察執法時行為,裝置協助解決了很多爭議的執法案件。不過錄影裝置僅能在事後發生後才能查看,協助了解事情發生經過,無防止作用,因此上述警員訓練的改革是必要的。

但以上的改革只是其中一部分,提升警員待遇和質素、改變社會普偏認知、解決黑人社區貧窮問題等也是解決方法。警方在執法時,難以「彬彬有禮」地對待全部罪犯,在部分時間有使用適當武力的必要,但如何辨識威脅,及認識除武力以外有更好解決方法,可有助避免造成不必要的傷亡。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