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動畫縱火案將滿一年 「動畫界9・11」如何改變日本檢警系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9年7月18日,日本京都動畫第一工作室遭人蓄意縱火。就在這起事件將滿一周年時,日本警方於2020年6月2日逮捕了一名在網路上留言要刺殺動畫《動物朋友》導演的男子,並且還表示正在對其他的威脅留言展開調查。這種快速的調查作業,顛覆過去日警對於「威脅信」、「犯罪預吿」的消極態度。

京都動畫縱火案造成36死、35傷,震驚全球。這是自日本平成元年(1989年)以來傷亡最嚴重的單一縱火案,也被稱為「動畫界的9・11事件」。嫌犯青葉真司由於也遭到火勢波及需住院治療,又因為新冠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影響,遲至2020年5月27日才被日本警方正式逮捕。

根據京都動畫社長八田英明事後接受媒體的採訪表示,京都動畫作為老牌動畫製作公司,名氣之大,近年來每年都收到許多的「威脅信」,包括死亡威脅,就在事件發生前網站也被留言威脅。雖然公司有聘請律師,也有報警處理,但成效不彰:網站留言很難查出身分,而且除非是極度具體的威脅,否則多半當做「惡作劇」消極處理。

由於根據日警批露的調查資料,青葉真司自稱因為曾寄給京都動畫自己的創作物,懷疑京都動畫抄襲他的創作,所以才懷恨縱火。京都動畫證實青葉真司有投稿過小說但並沒有通過第一次評審;而公司收到的抗議或是威脅信中也沒有關於抄襲的,因此很難證明青葉真司在犯罪前有進行過「預吿」。

但不只京都動畫,歷年來許多動畫公司、漫畫家、甚至聲優藝人接到的威脅信數不勝數,甚至還有寄刀片、化學藥品,具有明確傷人意圖的行為;而日警偏向消極的處理方式早就在日本社會大眾間埋下不滿。

例如總銷量超過3,000萬冊的日本漫畫《黑子的籃球》,作者於2012年起收到超過400封的恐嚇信,不只作者本人,連作者的母校都收到恐嚇信與一瓶硫酸,許多作品的相關活動都因為恐嚇而相繼取消;但直到2013年底,犯人的犯行升級,恐嚇多家便利商店必須下架漫畫否則縱火,才終於被警方重視並逮捕。

京都動畫「京阿尼」第一工作室放火事件10個多月後,日本警方在今年5月27日終正式拘捕42歲疑犯青葉真司。青葉自身亦嚴重受傷,至今無法自行活動,警方亦押後拘捕至今。(AP)

聲優(配音員)接到恐嚇信也是家常便飯,日本著名聲優竹達彩奈從2014年起就不斷接到恐嚇郵件,總數超過7,000封,但直到2017年警方才受理報案,並在2018年才找到犯人並逮捕。另外包括上坂堇、佐藤聰美、水瀨祈等受過恐嚇的聲優,都是因為接到的恐嚇留言升級具體到「我要殺了你」之類,才能向警方報案並抓補嫌犯。

縱火事件後,日警對相關「威脅信」的報案偵辦,無論是受理或是偵查都明顯提升了積極度。於2019年8月9日,日警逮捕了一名在遊戲公司「SQUARE ENIX」網站上留言恐嚇的男子,他威脅要重現京都動畫縱火事件;2020年4月間,一名男子在網絡上威脅要刺殺著名動畫《動物朋友》的導演達紀(たつき),5月時達紀在社群網站上透露已報警,6月2日時該男子已經被逮捕。

過去日本檢警系統為人詬病的是,過度追求「破案率」、「定罪率」的數字,導致對於偵辦困難或是定罪不易的案件消極處理,不是拒絕受理就是怠於偵查。1999年的「桶川跟蹤狂殺人案」,受害者豬野詩織曾多次向警方報案其前男友威脅殺害她,但警方都不予受理,最終豬野詩織殺害,警方又怠於偵辦,至今成為懸案。

另外,日本長期女權不彰,女性受到的威脅、性騷擾、肢體暴力等長期被是為「開玩笑」甚至是「社會文化」,使檢警系統不願認真看待,也助長了加害人的氣焰,這也是女性聲優、藝人收到的威脅信遠多於男性的原因之一。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