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歐盟並非只有西歐 中歐及東歐才是抗疫最成功的地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在全球肆虐,歐美相關的疫情消息我們經常接觸。但若有留意的會發現,西方媒體以至亞洲媒體經常報道的,都集中在西歐及北美的疫情,中歐內陸以至東歐國家甚少提及。而事實這些國家,抗疫遠比西歐成功。

截至6月28日,當英國、法國等國家已錄得超過20萬的病例,數以萬計人死亡的同一時間,在中歐內陸及東歐國家,疫情數字卻是驚奇地少。匈牙利累計感染人數4,142個,死亡僅581人;克羅地亞累計感染人數2,691個,死亡僅107人;愛沙尼亞累計感染人數1,987人,死亡只有69人。

圖為4月16日的希臘雅典,政府呼籲民眾留在家中避免外出,不要前往慶祝復活節。(Getty)

被忽略了的地區

在一般談及歐洲疫情,包括西歐媒體,都集中報道英國、法國、德國等的國家。這除了因為它們是歐洲的代表外,亦是疫情最嚴重的地區。內陸中歐國家及東歐普遍較西歐的國家貧窮,抗疫卻遠比西歐成功,讓人不得不問道:它們是如何做得到。

會造成感染率較低,死亡率下降的原因很多。人均預期壽命可能是一個理由,根據世界銀行2019年資料,英國預期壽命是81歲,較匈牙利高出5歲,愈年長代表愈多老人家會成為病毒襲擊目標,新冠病毒對年長人士特別致命。

人口較低也是原因之一,相比西歐國家東歐人口平均密度低,這與部分北歐國家為何感染率低是同樣道理。

克羅地亞要求國民乘搭交通工具時,必須佩戴口罩。圖為6月25日,克羅地亞薩格勒布的電車上。(Getty)

圖為3月13日,斯洛伐克與奧地利的邊境。斯洛伐克實施邊境限制措施防止病毒在國內擴散,該國至今累計感染人數1,664人,遠較奧地利少。(Getty)

政府意識十分重要

但除了這些以外,政府政策及意識亦顯得重要。瑞典人口只有1,000萬,與希臘相同,但希臘的累計感染人數只有3,376人,遠較瑞典的65,137人低。瑞典的「佛系抗疫」被指是造成大規模感染的原因。

相反希臘政府卻因明白自己醫療系統的脆弱,因此早在2月疫情爆發初期已嚴肅對待疫情,政府採取嚴格限制措施,並嚴罰違反限聚令的國民。

希臘在3月頒布禁令,所有違反限聚令的國民會被處罰150歐元(約1,300港元),至今已讓希臘政府收得425萬歐元的進帳。

在克羅地亞,政府每日簡報包括國家檢測數字,追踪和隔離的詳細訊息。如公布確診病例的具體位置,有多少人接受了檢測及有多少人被隔離等。自從2月底首位患者出現後,有關措施持續至今。

有評論指媒體忽略這些地區,與傳統偏見有關,認為那些地區不被關注。且西歐普遍不習慣拿東歐作榜樣,當捷克在3月要求國民外出要戴口罩的時候,到4月英國還在辯論到底應否戴口罩。

↓↓↓更多世界各地民眾在疫情持續期間的生活情況,請點擊放大觀看:

+3
+2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