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世代‧三】社運疫情夾擊 香港SLASH族青年如何自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過去一年,香港經歷社會動盪,影響Z世代上課、畢業、就業和生活。政治前景、經濟現況、家人期望都從此不一樣,加上今年疫情,不僅停工停課,連生涯規劃都需要重新思考,年紀輕輕的他們如何逆境自強?

(此為【Z世代】系列報道之三)

【Z世代】系列報道:

Hi, Zoomers! 年青人疫境登場

成長於黃金時代 中國年青人真的「富裕又快樂」?

疫情至今重挫本地各行各業,香港失業率增至逾十五年新高,5 月最新季度失業率增至5.9%,較上月的季度失業率升0.7 個百分點,就業不足率升至3.5%,為近十七年高位。根據政府統計數字,2020年1至3月的整體失業率是4.2%,當中20至24歲青年失業率是9.8%,25至29歲青年失業率是5.1%,兩個年輕組別失業嚴重程度均高於整體,反映這段時期年輕人所受的影響甚深。

近年,斜槓青年(slash族)趨增,他們不再從事朝九晚五的單一職業,而是有彈性地從事多份工作,例如一邊做時裝買手,一邊做KOL,又或者一邊做拳擊教練,閒時做電召車司機。他們擁有更大的自由度,上班時間更具彈性,可更靈活安排外遊假期,但要承受較大的收入風險。隨着網絡發展及商務普及,加上Z世代的「數碼原住民」特性,愈來愈多年輕人決心放棄困身的全職工作。

朝九晚五的全職工作未必再適合追求自由和彈性的年青人。(資料圖片)

待人接物較遜色 職場常碰壁

畢業一年的林威達在大學時念數據分析,畢業後曾做獵頭公司和資訊科技公司。他有感所學科目的專業不符合個性,故轉做斜槓青年,從事保險和初創(start-up),主要幫公司申請政府資助,如支援中小企的BUD專項基金。疫情期間,他猶幸工作沒有太大影響,很多人查詢保險的涵蓋範圍,而且有很多公司因財困而需要申請政府資助。

作為Z 世代,雖然坊間喜歡講工作與生活平衡(work-life balance),他則更喜歡work-life mixed,可能早上工作一段時間,之後花數小時約朋友聊天吃飯,然後再返回工作崗位,這樣工作時間及地點更有彈性。

林威達(左)認為新世代的優勢在於創新思維。(受訪者提供)

談到Z 世代的優點,林威達認為:「新世代的優勢是擁有創新思維,許多公司招聘年輕人都是看中這一點。」新世代知識面廣、擅長IT 及科技應用,對公司在網上宣傳方面甚具優勢。此外,他認為新世代在求學期間出外交流的機會增多,也增長了見識和擴闊視野。

談到缺點方面,他指出:「在待人接物方面較遜色,有些朋友正面對和同事難融洽相處的職場問題。」新世代雖然有不俗的意念,但缺乏實踐經驗。在大學做project和在職場工作是不同層次,不少年輕人初投職場經常碰壁。

香港接連面對社會動盪和疫情衝擊,年青人如何逆境自強?(資料圖片)

對於接連的社會動盪和疫情影響,林威達不感悲觀,「任何地方都有發展機會,雖然移民對部份人來說是一個選項,但我相信凡事有危便有機。」他認為年輕人對社會抱有責任感,願意改變社會。

學習動力看興趣 懂靈活轉型

剛畢業的Hayden(化名)大學時修讀音樂,現正經營活動製作公司。他表示,受疫情影響,公司可能需要轉型,改做更多租賃服務。他認為:「Z 世代的優勢是自小接觸科技,缺點是常自怨自艾,感嘆事情不如意。」

去或留,是不少本地年青人需要考慮的問題之一。(路透社)

過去一年的社會運動加上疫情雙重打擊,他坦言也受影響,亦曾想過移民,但他對未來保持中性的想法,不會說悲觀或樂觀,並相信「命運始終掌握在自己手中」。

他認為新世代的學習動力與興趣有關,大學學位並不一定重要,要看個人發展。雖然他在做slash 模式的工作,但這個想法在朋友間並不是主流,他身邊的朋友多是打工族。

上文節錄自第220期《香港01》周報(2020年6月29日)《社運疫情夾擊 斜槓青年如何自處?》。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或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