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大選】「皇弟」與網民加持 反對黨不再陪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新加坡大選在今天正式舉行。全球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尚未緩和,自該國獨立以來執政55年的人民行動黨(People's Action Party,PAP)面臨的政治難關比過往更加艱鉅:除了棘手的疫情因素,在野反對黨實力「升呢」,也使PAP在大選前夕不敢輕敵。

新加坡政府上月底決定將最新一屆國會大選定於7月10日舉行。政府甫宣布解散國會,公布大選時間表,總理李顯龍之弟、前建國總理李光耀之次子李顯揚便公開宣布加入反對派前進黨(Progress Singapore Party,PSP),戲劇性揭開這屆大選的序幕。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的胞弟李顯揚加入前進黨。圖為2020年6月24日,李顯揚(中)在新加坡與前進黨成員會面。(AP)

高調歸邊卻不參選 舞劍之意何在?

當外界以為李顯揚或準備參選國會議員,投入政治仕途之際,李顯揚卻很快表態不會參加大選,並謂:「我相信新加坡不需要另一個姓李的人。」

POLITICS IS FOR EVERY CITIZEN You may not be interested in politics, but politics is interested in you. I grew up in...

Posted by Lee Hsien Yang on Monday, 29 June 2020

不過,李顯揚仍然對哥哥李顯龍及PAP不斷狂追猛打。多番在社交平台和媒體訪問中表示,新加坡是時候「擁有公平的選舉」,甚至提到「現今的政府施政已不符合民眾的期望」、「漠視人民憤怒」、「人民行動黨已經偏離原本的道路了」。李顯揚即使已宣布不參選,連日來也不斷「找麻煩」。

從未經歷政黨更替的新加坡,各在野反對黨一直被認為是「執政黨附庸」。上屆2015年大選,雖然共有8個反對派政黨嘗試挑戰國會,但最終只有工人黨(Workers’ Party,WP)取得單位數的民選議席。

至於李顯揚新加入的前進黨,則是由曾當過26年國會議員的陳清木於去年創立。陳清木亦曾參加過2011年的總統選舉,惟敗給了前副總理陳慶炎。陳清木創立前進黨,表明意欲聯合其他反對派政黨,進擊國會,務求在國會上取得更大話語權。

圖為6月28日新加坡前進黨秘書長陳清木(中)與李顯揚(右)在選舉活動期間向民眾打招呼。(Reuters)

反對黨在選舉的「先天性缺憾」

新加坡選舉政治制度在結構性上一直利好執政黨。反對黨們過去五十多年來難以撼動人民行動黨的長期執政地位。

舉例說,每屆國會大選前夕,選區邊界檢討委員會(Electoral Boundaries Review Committee)都會公布新一屆的選區劃分安排。換言之,執政黨有可能通過參考上屆不利於己方的選區結果,譬如是與競爭政黨所得票數差距極微,甚至落敗的選區,重劃選區,於下一屆大選中鞏固選票優勢。執政黨過往五年的政績若非大失民心,其實在野反對黨要取得執政權力的機會微乎其微。

人民行動黨五十多年來長期執政,未曾變天。圖為5月16日,一名戴口罩的男子經過「小印度」。(AP)

反對黨「升呢」 爭相媒體曝光

有「皇弟」李顯揚加持,新興反對黨前進黨聲勢浩大,或有力在國會中斬獲議席。

另一邊廂,建黨已有63年的傳統最大反對黨工人黨卻意外在網絡上另闢戰線,竟掀起一波利好反對黨的網絡民意。

事緣工人黨在盛港集選區(Sengkang GRC)派出的26歲參選人辣玉莎(Raeesah Khan),被指年前曾在社交平台上發表「涉嫌種族歧視」的帖文,包括指控警方常常只在清真寺等少數族裔聚集的場所執法,富裕的華人和白人聚集卻「享有不同待遇」。警方日前接獲相關投訴。根據新加坡刑法第298A章,若犯下「有害於不同種族或宗教族群之間的和諧穩定」的罪行,可被判處監禁及罰款。事件經主流媒體報道後,辣玉莎隨即發表道歉聲明。

短期內,反對派僅能左右執政黨的得票率,『馬來西亞式變天』不易在新加坡重演。
研究新加坡學者鄺健銘

人民行動黨發表文告,質疑辣玉莎為何不退選,亦要求所屬工人黨闡明遴選候選人的準則,又呼籲辣玉莎公開其他設定為「隱藏」的社交媒體帖文。

原本以為辣玉莎勢將深陷現時全球熱議的「種族歧視」政治泥沼,斷難自拔。豈料網絡輿論卻出現一百八十度的相反迴響。不少網民認為辣玉莎的言論無傷大雅,有些亦稱讚工人黨和辣玉莎勇於認錯。

工人黨政治新星、26歲的辣玉莎(Raeesah Khan)。(Getty Images)

在Twitter上,出現一些諸如「#IstandwithRaeesah」(我與辣玉莎同在)、「#makeyourvotecount」(讓你的選票變得有價值)的標籤;甚至辣玉莎在爭議帖文中提到的華裔族群,部分網民也寫上「#WeWereNotHurt」(我們沒有受傷)的標籤字眼,以示對辣玉莎表達支持。

不單如此,網絡上反而有人批評執政黨利用主流媒體資源,廣泛報道事件,大肆「炒作」,甚至有親建制的網絡媒體被指刻意針對此事狙擊反對黨。

前進黨領袖陳清木日前出席助選活動時,也向媒體表示執政黨刻意在大選前「翻舊帳」(辣玉莎的其中一條爭議帖文,是在2018年發布),形容這是「骯髒的政治手段」,更暗示他們沒有「紳士風度」。

身處網絡大時代,互聯網及社交媒體總是反建制聲音的樂園。這類聲音對執政黨人民行動黨的潛在積壓政治反彈,或由此衍生之蝴蝶效應,會在將來甚麼時候顯現、併發,仍然難以估算。畢竟,近年來網絡民意動員,已是導引全球社會運動的常見導火索。

新加坡政府管制網絡言論的力度相當嚴苛。

其實執政黨早已意識到這一點。去年5月,新加坡政府頒布「反假新聞」法案,賦予當局監管網上平台、新聞網站,甚至是私人訊息的權力。此外,不配合政府命令下架有關違規內容的平台,也會遭受處罰。此法惹來不少人質疑新加坡政府進一步管制網絡言論,威脅公民自由,甚至有人權組織批評新加坡的舉動有如「老大哥」(Big Brother)高度審控言論。

雖然如此,到了今屆選舉前夕,諸多不利於執政黨之輿論仍然透過網絡發酵,而且影響着現實中的政治。人民行動黨終究不能對勢如猛火的網絡批判「免疫」。

最明顯一例在6月底,計劃出選裕廊集選區(Jurong GRC)的人民行動黨大將林紹權(該集選區由現任國務資政尚達曼領軍),被網民「爆料」,指他以前擔任戰備軍官時態度傲慢,無視下屬感受。後來甚至有些自稱是林紹權前同事、前同學、鄰居的網民在社交媒體發文批評,直指他「不適合參選國會議員」。網絡輿論隨即併發,網民也在6月26日於網上聯署平台Change.org啟動了一個要求林紹權退出大選的聯署行動,僅一天便已經收集到超過2萬個簽名。

林紹權受壓於網絡輿論,最終決定退出選戰。從林紹權宣布參選到退選,只經歷四天時間。PAP黨秘書長李顯龍在接納林紹權退選信的聲明中,形容這波在網絡蔓延的指控猶如「野火」。

領導人民行動黨的李顯龍接納林紹權退選。(Getty Images)

網絡噪音轉化選票?

不過,這些「網絡民意」在今屆選舉,能否製造出更多投票箱內屬意反對黨們的選票呢?有些研究新加坡政治的專家或許不太同意。

曾任國會議員的新加坡管理大學法學副教授陳慶文(Eugene Tan)舉林紹權事件為例,認為類似的網絡討論對人民行動黨選情的影響很輕微。

「網絡言論在任何議題上都好像有着特別大的發言權利,但是那些所謂沉默的大多數心裏在想什麼,才是至關重要。」陳慶文說道。

「網絡民意」能否轉化成屬意反對黨們的選票?大選日前夕,商販拿着人民行動黨的旗幟。(AP)

在新加坡從事研究工作、著有《雙城對倒──新加坡模式與香港未來》的學者鄺健銘認為,儘管發生了李顯揚加入反對黨等事件,陳清木等反對派人物能否真正給予選民信心,依然存在很大的疑問,加上新加坡選民心態保守,未必希望人民行動黨長期執政局面會斷然終止。「短期內,反對派僅能左右執政黨的得票率,『馬來西亞式變天』不易在新加坡重演。」鄺健銘說。

從李顯揚歸邊反對派、傳統反對黨工人黨的素人新星意外彈出、人民行動黨在「網絡戰線」的陰溝裏翻船……儘管這場大選未必會出現令人意外的結果,然而大選前夕的零星政治徵兆,是否正在牽引出未來新加坡政局的變數啟示?相信這是本屆新加坡大選該當涉獵留意的細膩部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