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里活自我審查捱轟 中國市場誘人如何改寫劇本鏡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荷里活不少影星向來敢於談論政治,但今次卻是政治找上門,罕有捲進中美關係的難題。美國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7月16日點名批評華特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 Company)和荷里活的工作室對中國唯命是從,為了迎合中國市場而改寫劇本。面對中國審查制度,荷里活一直以來是如何自處?

司法部長狠批荷里活

「中國政府審查不需要說出口,因為荷里活已經為他們進行審查的工作。」巴爾如此形容荷里活和中國的關係。「荷里活演員、製作人和導演以歌頌自由和人文精神為傲。每年奧斯卡頒獎禮都在說教,指這個國家如何達不到荷里活理想的社會公義。不過荷里活現在不時為電影自我審查,來取悅中國共產黨,那是世界違反人權者最有權的。」

巴爾列舉美國製片商自我審查的例子,例如派拉蒙影片公司(Paramount Pictures)2013年的作品《地球末日戰》(World War Z)刪走角色推測喪屍大流行起源於中國的場景;漫威影業公司(Marvel Studios)2016年的超級英雄電影《奇異博士》(Doctor Strange)則將至尊魔法師古一的角色設定從藏族改為凱爾特族。

超級英雄電影《奇異博士》中的至尊魔法師古一由英國演員泰達史雲頓(Tilda Swinton)飾演。(Facebook:DoctorStrangeOfficial)

審查制度猶如高牆

外國電影要打進中國市場,首先要翻越審查制度這道高牆。除了裸露、性愛和暴力場面以外,男人戴耳環和鬼怪等元素也有機會觸碰紅線。例如同性戀題材的電影不會出現於中國的大銀幕,也是《波希米亞狂想曲:搖滾傳說》(Bohemian Rhapsody)掀起爭議的原因。後來雷米馬利克(Rami Malek)贏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的得獎演說也被中國「消音」。

牽涉政治的電影便更加難以獲「開綠燈」。2018年迪士尼發行的電影《維尼與我》(Christopher Robin)被拒絕於中國上映,據稱是因為外界不時開玩笑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小熊維尼相似。2012年的《追擊赤色風暴》(Red Dawn)將反派由中國改為朝鮮,但也無法於中國上映。

▼想了解其他因應審查作出刪減的電影,請點擊以下圖輯:

市場龐大難敵金錢誘惑

為什麼荷里活還是要千方百計越過重重難關接觸中國觀眾?當然離不開商業考慮。羅兵咸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的分析員曾估計,中國2020年將會成為全球最大的電影市場,票房達122.8億美元。雖然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導致戲院停業,或減慢中國成為最大電影市場的步伐,但仍足以說明中國市場的份量。

荷里活電影於中國市場萎縮也敲響警號。根據貓眼娛樂的數據,2019年只有《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Avengers: Endgame)以及《狂野時速:雙雄聯盟》(Fast & Furious Presents: Hobbs & Shaw)兩部外國電影打進中國票房十大,比起前一年減少四部。中國對外國電影設有限額,只有少數能夠成功突圍。市場競爭激烈,片商不願因為一字錯而滿盤皆落索,更加不想「永不超生」,因而陷於兩難的局面。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