扮吃、催吐、消極:吃播吸金以外的痛苦真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像愛斯基摩人有上千個形容『雪』的詞彙,韓國人也有成千上萬個與『食物』有關的詞彙。」文化評論人Jeff Yang指出,食物在韓國文化中佔據重要地位。過去數年,「吃播」文化由韓國傳播至世界各地,成為風靡不少網民的娛樂節目。全球吃播主除了積極製作具本土特色的影片,也衍生出各種健康以至造假問題,部份也頗有爭議。

由於食物在韓國文化中的重要地位,因此吃播在該國開始時獲得極多關注。不過,吃播剛剛起步時,一眾播主幾乎無利可圖,吃播始祖之一、經營「Aebong-ee頻道」的Rachel Ahn表示:「剛開始時我幾乎一無所獲,初期的進展確實很慢,但現在我賺取的收入比原本的工作更多。」

時至今日,部份吃播頻道每日瀏覽量多達數十萬,有數百萬人訂閱,如吃播主Muk Sna的TikTok頻道便坐擁600多萬粉絲。著名吃播主朴書妍(Park Seo-yeon)的頻道每月收入近9,000美元(約7.02萬港元)。

吃播影片在韓國流行起來,從韓國網站AfreecaTV傳到YouTube、TikTok等社交平台,並廣傳到美國以至世界各地,各國也開始製作具本土特色的吃播節目。

研究網絡文化的學者Yelena Mejova認為,吃播在全球興起並不奇怪。她認為,食物是國際性語言,可以讓每個人都參與其中,「這是文化的重要部份,我們總是希望媒體上的東西盡可能接近真實生活。」

內地吃播潮則由2015年開始,一眾吃播粉絲更被戲稱為「看別人吃瓜的群眾」。內地吃播可分成兩大類,一類是「大胃王」般進食大量的食物,另一類則是「什麼都吃」,透過進食千奇百怪的東西來引起觀眾的好奇心。

內地掀起節約之風,媒體大肆宣傳「惜食」,不少餐廳為顧客的剩食打包。(新華社)

挑戰偏鋒主題 從吃拉麵到鱷魚皮

內地吃播主近年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在抖音、小紅書、bilibili站等平台不難找到暴飲暴食的片段。無論是吃麵、熱狗、米飯、漢堡,許多吃播主動輒輕鬆打破健力士世界紀錄,並標榜自己是「大胃王」,且有着吃不肥的共通點。密子君是內地較著名的吃播主之一,在微博上擁有超過1,800萬粉絲,2018年的收入達700萬元人民幣(約804萬港元)。

美國的吃播情況則有顯著差異,有別於韓國吃播主多在晚餐時間拍攝直播影片,讓觀眾恍如一起用餐,美國的吃播主多是預先錄製影片,而且喜歡邊吃邊聊天,藉此與觀眾展開食物以外的交流,這點亦與專注進食、較少說話的韓國吃播主有別。

此外,韓國吃播主偏好吃傳統的韓國菜餚,美國的吃播主通常會根據主題挑戰,享用各種食物,從拉麵到稀有的熱帶水果,甚至是燻製鱷魚皮。

吃播主大量進食高脂肪食物,對身體造成沉重負擔。(Getty Images)

渲染暴飲暴食 有違惜食節約之風

在習近平提倡之下,內地掀起一股節約之風,媒體大肆宣傳「惜食」,吃播節目首當其衝,被批評鼓吹暴飲暴食,有礙健康。各大視頻平台也紛紛將吃播片段下架。

吃播主通常以進食飽和脂肪和高熱量食物為主,引致的肥胖和健康問題備受關注。韓國肥胖率由1998年的26%上升至2016年的34.8%,當地有意見認為與吃播普及有關。的確,許多吃播主的體重不斷暴增,其他沒增磅的則可能需要在吃播以外的時間調節飲食,如進食高纖、低糖、少油食品,以及花大量時間做運動。

2018年,韓國保健福祉部宣布了一項計劃,為吃播媒體制定指導方針,改善飲食行為,並建立監測系統。然而,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預測,韓國的肥胖率仍可能於2030年翻倍。

部份吃播主需要做大量運動,來保持身型和體重。(Getty Images)

事實上,吃播期間進食大量高熱量食物會對身體造成極大負擔,恐對健康產生長遠影響。「短期健康風險是身體不適,胃腸不適,嗜睡和疲勞。」美國營養師Theresa Kinsella補充:「長遠來看,吃播主可能會體重增加,患上心臟病和糖尿病。」其他可能造成的影響包括血壓上升、甘油三酸酯增加、血糖升高及HDL有益膽固醇降低等。

近年,有退出吃播行列的網紅分享經驗。韓裔美籍美食和旅遊網紅Mina Oh於2016年加入吃播行列,惟翌年便停止。她說吃播工作影響作息,她不能在早上吃太多芝士或太油膩的食物,故通常推遲在下午或晚上拍攝。此外,因為要配合餐廳的營業時間,完成晚間的拍攝工作後,往往延至午夜才能睡覺。

她曾在一次吃播演出後出現頭痛和感冒症狀,並在接下來三天無法正常工作。有一次,她買了鮮魚製作刺身飯,但其後數天不適,自此不敢吃壽司。她更因飲食過量而導致惡心和失眠。

即使經過一夜睡眠後,翌日仍感到難受和消極,有時需要到公園散步三、四小時幫助消化。在吃播期間,她更面對不少網民批評,有人抱怨她直到節目結束仍未吃完所有食物,還有其他針對其飲食習慣和食相的刻薄留言。

Mina Oh因吃播的負面影響,只做了約兩年時間便停止。(FB圖片)

吃播備受爭議 扮吃催吐剪接造假

中國內地更曾發生吃播主猝死的事件。部份主播表示,拍攝了一段時間後會出現聲音沙啞、面容憔悴的情況。此外,許多網民質疑吃播影片有假吃、催吐、剪接造假等問題,不少觀眾懷疑影片真實性—今年5月,吃播主Sun Dog和Liu Tiger於bilibili站不小心發布未經剪輯的影片,被揭發做假,引起網民熱議。

去年,加拿大吃播主Chantal Sarault的一段萬聖節影片激怒了觀眾。事緣她和觀眾分享真實犯罪故事,並同時進食把芝士雕刻成棺材和墓碑形狀的「芝士墓園」(cheese cemetery),而且談論發生於1996年邪教組織成員的大規模自殺事件,甚至展示被掩蓋屍體的照片。一來話題敏感,二來網民認為她只顧敘事,根本不是進行「吃播」。

以上種種,反映了除近期惹起關注的浪費食物問題外,吃播事實上還對健康造成不可輕忽的負面影響,由此衍生的各種亂象也有待社會正視。

(節錄)

上文節錄自第230期《香港01》周報(2020年9月7日)《看別人進食感幸福? 剩食背後的「吃播」文化》。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230期《香港01》周報精選內容:

「三權分立」之爭不斷翻炒 沉迷想像豈會變成事實

為何要建方艙醫院和火神山醫院?

深圳定公屋目標 港府一味拖字訣

內蒙雙語教學何以惹爭議 教育新政合理 落實需要智慧

從班公湖對峙看中印衝突的戰術訊號

兩岸三地影視沉浮 「香港製造」能否觸底反彈?

踏出疫境第一步 迎接不一樣的開學日

疫情重創中西部 四年承諾一場空 「被遺忘的美國人」再被遺忘

看別人進食感幸福? 剩食背後的「吃播」文化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