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棉花|族裔與信仰問題不僅是中國內政 治疆策略需增透明度?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儘管中國堅持以「拒絕干涉內政」回應歐美等國的施壓,但是也不得不承認新疆問題不僅僅是中國內政,新疆維吾爾族裔、新疆伊斯蘭教信仰等這些跨國界問題使得中國必須要面對這種外部特性現實。而過去一些年,正是因為無視或者説是躲避這樣的思維,使得中國在新疆話題上與外部輿論割裂,並促成拜登(Joe Biden)聯動美國盟友向中國發起挑戰的首個議題。

如果要對新疆議題有個既有議程之外的認知,必須以逆向思維回到中共治疆思路上去。事實上無論是中共還是建政之前乃至更遠的封建時代,治疆都是中國統治者最頭疼的問題之一。因為這裏同時並存「異族、異教」,有不可迴避的民族矛盾、文化衝突甚至分裂意識。尤其是在前些年,經濟發展落後的新疆屢屢爆發暴力恐怖主義行動,在宗教極端化的支配下恐怖主義思維蔓延。

中共對新疆問題的最大擔憂是極端思維支配下的暴恐與分裂,但這些「負面」傷亡恐怖事件一直缺乏足夠的介紹供外界瞭解。圖為2021年4月2日,CGTN發佈的新疆紀錄片,講述了新疆反恐去極端化鬥爭的全貌。該片披露了大量獨家信息。(微博@CGTN視頻截圖)

對於中共來説,當然穩定壓倒一切,民生才是最大的政治,其認為只有穩定的環境才能發展,而新疆只有發展起來,才能從源頭上打擊恐怖主義的蔓延。為此,從王樂泉鐵腕治疆到張春賢柔性治疆再到如今的陳全國,可以説,中國任用這些「新疆王」進行治疆策的探索背後都是圍繞着穩定,或者説防恐展開的。

雖然反恐是一個國際性話題,無論是歐洲面臨的恐怖主義危機還是美國9·11後的反恐政策都驗證了恐怖主義的嚴峻挑戰,但是對於中國來説,新疆的暴恐又有所不同。首先,這些暴恐活動都事發在中國境內,通過改善環境是主要手段,以期扭轉他們的極端思想,培訓他們的基本生活技能,同時推進宗教世俗化,讓他們有事可做,讓新疆經濟發展起來。

在中共看來,解決新疆問題的重要抓手在於發展經濟,圖為新疆喀什地區在當地政策支持下「靚髮屋」項目,為女性就業提供幫助。 (新華社)

在此期間,中國實際採取了很多措施,包括新疆扶貧、包括扶持新疆的棉花、旅遊等產業發展,以及對受極端思想影響且尚不構成犯罪的人員、參與活動但並未造成實際危害後果的、自願接受培訓的、刑滿釋放前經評估仍具有社會危險性的新疆穆斯林進行教育培訓,這個地方也就是西方媒體報道的「再教育營」,以及中方所稱的「教育轉化培訓中心」。根據中國官員的説法,對這些學員的培訓內容為「三學一去」(學習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律知識、職業技能和去極端化),以便他們重歸正常社會生活。

為了能維持這種「穩定」,中國投入了大量的財政支付,而獲得就是連續4年沒有再發生過一起暴力恐怖事件。但是顯然,現在新疆問題在國際輿論中另有焦點,西方政客、媒體不談新疆的恐怖環境,而是譴責中國的新疆政策侵犯人權。

從「集中營」這種駭人的形容到強迫維吾爾族婦女絕育、對她們性侵再到強迫新疆穆斯林吃豬肉,以及此前的對維吾爾族人強迫勞動等等,在過去的2、3年新疆議題的主動權從來都是掌握在西方媒體手中。其間不可迴避的一個問題是在對新疆治理上中國的確缺乏透明性,且對外溝通意識不強。

無論是中共的治疆思路還是過去一些年發生在新疆的暴恐行動,中國的政策闡述都缺乏足夠透明度。新疆面臨的恐怖主義威脅其實是能夠與國際問題接軌的,但是無論是地方還是高層,素來不喜將負面事件攤開,説是穩定社會情緒,其實也算是不自信的表現之一。

固然,中國反恐、穩邊的治理經驗與治理方式無需向外界報備,但是當其演化為一種發展阻力與中國話題被定義之時,中國不可能聽之任之。最重要的就是透明與加強與外部的溝通。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