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棉花 | 我的職業培訓、你的思想控制 中西反恐認知大不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許多西方媒體和研究機構將新疆設立的「職業教育培訓中心」稱為「再教育營」。若從反恐治理的角度來看,相對於中東伊斯蘭腹地和在法國美國氾濫的恐怖主義,新疆對恐怖主義的治理是相對有效,可為何這個被中國政府視為根治新疆暴力恐怖活動、剷除其思想温牀的職業培訓和思想教育工程,被西方稱為「洗腦」和「思想控制」?

中國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喀什,人們在城中穿行。( REUTERS)

在中國官方的表述中,設立「職業教育培訓中心」的目的在於為那些受到極端宗教主義和恐怖主義思想洗腦的人解放思想。據新疆政府主席雪克來提·扎克爾所説,那些發生在新疆的恐怖主義活動分子很多是被長期的仇恨宣教所洗腦,灌輸極端宗教主義,煽動恐怖主義襲擊。為了對症下藥,解決問題,故新疆政府會通過主動、帶有強制性質的集中培訓和教育,對那些受到極端思想蠱惑的人進行思想教育,讓他們學習法律、參加職業技能培訓,改造他們的極端思想和價值觀。

但是在西方的視野中,這就是一種思想控制,是對人權的侵犯。對西方來説,在恐怖襲擊計劃實施之前,他們會對潛在的恐怖分子不作強力干涉,要等到他們開始計劃或付諸行動的時候再進行肉體打擊。

新疆棉花|中國推新疆歌舞片 官媒稱靈感來自《 La La Land 》:

+3
+3
+3

西方的邏輯

從根本上看,中西在治理恐怖主義和人權保護之間的截然不同,其實是中西方在民主自由和治理兩個價值維度上的認知差異和衝突造成的:相比於集體利益和安全,西方民主國家以個人權利為優先,個人自由受到最大限度的保護,任何侵犯或限制個人自由的外來干涉,比如來自政府層面的人身活動限制和思想活動限制,都被視為對個人自由的侵犯。如果在類似制止恐怖襲擊的情況下,不得不限制公民的自由,必須出具合理的法律條款,並遵守嚴格的法律程序。

基於此邏輯,西方不論是對中東的伊斯蘭恐怖活動,還是發生在歐洲、美國本土的恐怖活動,更多是在事後進行打擊,或者對他們的國家進行直接佔領或政權更迭,但基本上不會有組織地推行所謂「思想改造」,而是對激端言論和群體進行嚴密監控。

2018年9月6日,在中國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喀什,一個安全攝像頭被安置在古城改造後的區域。這引起西方濃墨重彩的批評,可類似攝像頭在整個中國的大小城市司空見慣。(REUTERS)

中國的邏輯

而在中國社會,一向是集體主義價值觀佔據主導,個人自由雖然重要,但總體來説,國家的安全穩定和有效治理更為看重。

對於現實情況複雜、民族和宗教矛盾交織的新疆來説,若過於強調個人自由,那麼某些受極端思想支配的人就可能成為對更多羣體自由的威脅和傷害,正如新疆七五事件和歷次恐怖襲擊中對普通民眾造成的生命威脅。因此,新疆對恐怖活動、乃至煽動恐怖思想的行為,都進行及早治理,注重防患於未然。

在中國的視角來看,新疆的「職業培訓教育中心」是起到這個思想教育的過程,將受到恐怖思想和極端宗教主義思想影響的人進行「再教育」,從而讓他們遵從國家的法律,學會工作技能,從而更好融入社會。不可否認,其中存在一定的強制性,但這其實是一種重典治亂的邏輯,其目的是為了快速有效實現社會穩定。當然,其中出現一些執法粗暴的情況應該更正。

中國與西方在價值觀上的差異,對自由、民主與治理的認知分野怕是中西方引發對峙性理解的最深層原因。不過,這堵橫亙在中西之間的認知高牆,並非完全不能推倒,關鍵是中西之間能否求同存異,將心比心。在這個過程中,中國也應該改進講故事的方法,保持開放和透明,不要總是以過度防禦的保守心態來抗拒或迴避正常的討論。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