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超越美國論」遭圍攻 明星學者胡鞍鋼疫後再翻身?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自2018年清華大學校友發起「倒胡」運動後,當年鼓吹「集體總統制」的清華大學國情研究中心掌門人胡鞍鋼已經很久沒有受到人們的關注了。未知,這是否意味着屬於他的黃金時代已經過去。

不過,數日前清華大學舉辦110周年校慶,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親赴母校,期間出席一系列活動,在官方公佈的視頻畫面中,胡鞍鋼「低調」現身,引起了人們的注意。

新華社的消息稱,4月19日臨近中午時,習近平結束參觀在清華大學西體育館後館與該校師生舉行座談會。期間,1時20分許,習近平來到清華大學西體育館後館,出席師生代表座談會。清華大學黨委書記陳旭、校長邱勇、土木系教師聶建國、公管學院教師梅賜琪、工物系應屆博士畢業生孫啓明、人文學院二年級本科生李潤鳳分別發言。當時,央視的鏡頭一一掃過出席者,胡鞍鋼則坐在聽眾席前排清華大學網絡科學與網絡空間研究院院長吳建平和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張明楷之間,一直埋頭奮筆疾書。

1953年出生,後留學美國、日本;1980年代因參與中國國情研究而確立未來志趣,1990年代與王紹光合著《中國國家能力報告》,被認為直接影響「鐵腕宰相」朱鎔基決意推動分稅制改革,並曾因被朱鎔基追問「你什麼時候成為我的智囊的」而引起一場輿論風波……胡鞍鋼絕對是十多年前中國最富爭議的新左派經濟學家之一。

2021年4月19日胡鞍鋼(右二)參加清華校慶,此前因為爭議頗為低調。(中國央視視頻截圖)

然而,胡鞍鋼雖然在主持清華大學國情研究中心期間著作頗豐,尤其是其主編的數百冊《國情報告》供省部級高官參考,「先後獲得黨和國家領導人批示百餘次,對國家重大決策產生持續影響」,但是在最關鍵的時間節點即中共十八大前後卻似乎「踩」錯了節奏。

2012年秋,正當習近平上台消除「九龍治水」,轉而強化中共中央和總書記的權威時,胡鞍鋼在回應當時的憲政大討論時公開鼓吹「集體總統制」比美國總統制更民主。在當年的7月份,也即中共十八大召開前夕,胡鞍鋼在《人民日報》(海外版)發文《輝煌十年,中國成功之道在哪裏》。

文中提到,過去10年是中國全面發展的「輝煌十年」,不平凡的10年……為什麼中國如此成績輝煌又如此巨大成功呢?……從政治發展的特點和條件看,中國社會主義制度的政治優勢就在於有一個好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中央政治局常委會由9名成員組成,分別代表黨、國家和軍隊等八大領導機構,分工合作與協調合力,形成了中國特色的「集體總統制」。……「集體總統制」在實現充分信息分享的信息結構與充分民主決策的決策結構相互作用方面,遠比「個人總統制」具有明顯的信息優勢和決策優勢,更具民主性、協調性和高效性。

次年,2013年胡鞍鋼更進一步在其專著《中國集體領導體制》中解釋説,他們作為領導集體成員是平等的,決策的過程就是集體決策,即民主討論,一人一票,多數決定。這是基於書記是「班長」,書記(班長)與委員(一班人)之間的關係遵循「少數服從多數」的民主決策原則。這是保證黨中央決策正確的根本原因,也是及時糾正決策失誤的根本原因。事實也表明,領導集體成員在決策時越是平等,越是民主,決策就越容易成功;反之,就越有可能出現決策分歧、決策失效、決策失敗。

當然,「集體總統制」在當時便遭遇了各方尤其是自由派的「炮轟」,中國官方亦並未採納這一説法。(不過,2017年鑑於中共十八大後的政治形勢變化,胡鞍鋼與他人合作推出了「更新版」《創新中國集體領導體制》,試圖對「領導核心」與其他人的關係作出解釋。)

似乎,此後一段時間內胡鞍鋼是頗為沉寂的,除了2014年、2015年分別參加了習近平、李克強召開的經濟形勢專家座談會外很少再攪動輿論。直到2018年8月初,網絡流傳上千名清華大學校友聯署的公開信,引述胡鞍鋼在2017年視頻演講中的論調「中國已進入全面趕超、主體超越美國的時期,綜合國力世界第一」,指這一研究「拋常識於不顧,視學術為無物」「上誤國家決策,下惑黎民百姓,遠引他國戒心,近發鄰居恐懼,堪稱誤國誤民」,呼籲清華大學將其解職。

因此事發生之時,正值中美貿易戰烏雲四起,中興事件令中國上下的民族主義亢奮情緒「叫醒」,包括中國復關及入世首席談判代表龍永圖等公開批判胡鞍鋼或者暗指盲目樂觀自大不可長,令胡鞍鋼很是被動。

胡鞍鋼似乎又一次「踩」錯了節奏,繼而又陷入沉寂。不過,根據檢索,事實上胡鞍鋼這些年並非無所事事,心灰意懶。在中國艱難挺過貿易戰影響,並度過新冠肺炎(COVID-19)衝擊後,面對中國的「成功」,胡鞍鋼又頻頻出現在輿論中。2021年3月份胡鞍鋼接受湖北媒體《長江日報》採訪,稱「武漢創造奇蹟絕非是偶然的,直接充分體現了中國奇蹟的根本原因,即中國獨特的社會主義制度優勢」。

而事實上,2020年胡鞍鋼已在新作中為其所謂的「中國道路5.0」搖旗吶喊。這似乎適應了北京當下所極力推動的「中國經驗」「中國方案」。後疫情時代,北京表現出越來越清晰的自信,並主張中國應該在「百年變局」(即東昇西降)背景下有更積極的作為,尤其是改寫歐美主導的全球政治經濟舊秩序。

未知,這次,胡鞍鋼能否「踩」對節奏。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