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社科院前所長黃平:資本主義全球化 破壞力轉移發展中地區

撰文:鄧峰
出版:更新:

今年是中共建黨百年,百年以來,中共這個堅持用社會主義救中國發展中國的政黨深刻改變了中國的百年國運,讓中國不僅實現了國家的獨立和人民的解放,而且通過改革開放實現了經濟社會的高速發展。但海外一直有許多聲音認為,中共的體制難以持續,遲早會變得和西方政黨一樣。
為此,多維新聞專訪了曾任中國社科院美國所所長、歐洲所所長的香港中國學術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黃平。內容經編輯後轉載於《香港01》。

馬克思的批判依然有效

多維:回看社會主義從最初的烏托邦空想,到馬克思(Karl Marx)創立科學社會主義,到列寧(Lenin)打破馬克思的設想,率先在落後國家建立社會主義,社會主義逐漸和計劃經濟綁定,再到蘇東劇變後社會主義成為許多人眼中落後、貧窮、專制的代稱,再到鄧小平提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重新定義社會主義。

與此同時,被稱作資本主義的西方,反倒自20世紀30年代尤其是二戰後以來日益重視平權、勞工福利、社會保障。像北歐被稱作民主社會主義。1978年時一位中共高官在訪問英國前,本以為在倫敦會看到馬克思所描述的剝削和貧民窟,結果到訪後卻發現,自己的工資僅僅是倫敦一個垃圾收集工的六分之一。據說,他訪問時感慨道:「我看英國搞得不錯,物質財富極大豐富,三大差別基本消滅,社會公正、社會福利也受到重視,如果加上共產黨執政,英國就是理想中的共產主義社會。」這句話既說明當時中國還很貧窮,又不啻為對追求共產主義的共產黨的一大警醒。面對這樣的事實,你認為馬克思當年的觀點過時了不?西方還是資本主義國家嗎?中國能稱為社會主義國家嗎?究竟什麼是社會主義?

黃平:這個問題需要從多個層面來看。要看到的是,當時西歐、北歐等呈現的經濟發展和福利保障方面的情況,既與生產力發展與科技進步有關,更與歐洲及其他地區的社會運動、工人運動、婦女運動、學生運動、反戰運動密切相關,其中也包括受到蘇聯尤其是中國工人農民翻身的刺激和啟發,導致歐洲社會內部發生了上述具有左翼傾向的各類社會運動,這些社會運動也迫使歐洲原有資本主義制度不得不做出改變。即使是當時的美國,也受到由於越南戰爭而引發的反戰運動,和1960年代的黑人運動、婦女運動等的影響。

1963年8月28日,美國哥倫比亞特區,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向參加「進軍華盛頓」運動的群眾揮手致意。他在這裏發表了著名的《我有一個夢想》的演說。(視覺中國)

任何一個社會都有一個不斷發展的客觀過程。隨着生產力和經濟、科技的發展,城市建設和公共服務等方面也得到改善,人們的健康水平和生活水平也得到很大提高,雨果(Victor Hugo)《悲慘世界》描寫的那種遍地乞丐,到處都是犯罪的情況自然也得到改變。

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即資本主義這一輪的全球化,把大量的殘酷的生產、破壞環境的生產轉移到發展中國家去了,所以可以看到歐美到處都是藍天白雲,鮮花遍地,空氣清新,環境漂亮,但最殘酷的一面,包括破壞環境生態、造成貧富懸殊的生產轉移到發展中國家和地區。

西方早期資本主義,生產基地基本都在國內,只是去外面低價進口原材料,並向外高價出售商品,但後來隨着資本的全球化,在追求更低成本、更高利潤的利益驅動下,大量工廠向外遷移,哪裏土地、勞動便宜,哪裏利潤回報快、利潤高,資本就流向哪裏。這樣,污染企業就轉移出去了,很殘酷的血汗工廠就轉移出去了,直接在西歐北歐等看到的當然都是藍天白雲,鮮花遍地,小鳥歌唱,松鼠跳躍。

2015年2月11日,印度孟買的貧民窟居民使用一個簡易的木筏橫渡污水河流。(Reuters)

但從全世界眼光來看,建立在不平等基礎上的資本追求超額利潤的邏輯不僅沒有改變,反而因為資本無國界,甚至還變得愈演愈烈。就像在很多發展中國家可以隨處看到的,工人的生產和生活狀況慘不忍睹,這樣的狀況,從根本上來說,正是從西方資本向外轉移、西方世界與非西方世界的不平等關係帶來的。

社會主義已經深深內嵌於中國

多維:那你怎麼看中國社會主義?

黃平:回到中國,百年以來,不論是李大釗、毛澤東他們那代共產黨人找到了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還是建國以來改革開放以來中共找到了只有社會主義才能發展中國,社會主義其實已經在事實上與中國緊密捆綁在一起,今天,講中國如果不講社會主義,講社會主義如果不講中國,都已經講不通了。

2021年7月1日,中共百年黨慶大會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舉行。(新華社)

中國的社會主義既不是簡單照抄馬克思、恩格斯的早期論述,也沒有照搬蘇聯的模式,更不能按照北歐式的「社會主義」去剪裁。近代以來中國的實踐和道路,之所以越來越成功,越來越暢通,都是由於不是用教條化的「本本主義」搞出來的。雖然照抄也許最簡單最省事,但絕對行不通,或者一定會帶來曲折和甚至災難。

多維:所以說,你是反對外界一些對中國的批評說法,比如官僚壟斷資本主義,權貴資本主義。

黃平:這些說法唯一的「用處」就是提醒我們防止中國社會主義變形變質,不論說者的用意是什麼。客觀地說,中國是今天世界上最大的社會主義,最有生命力的社會主義,最有可能為人類走出資本主義帶來思想啟發和實踐經驗的社會主義。而這個社會主義要堅持走下去就必須有共產黨的堅強領導和國家的基本安全,否則社會主義最多就是書齋裏的談資或只在二次分配裏做點文章的「公共政策」而已。而確保共產黨的領導地位和國家的基本制度安全,與什麼「壟斷」「權貴」沒有任何內在的必然聯繫。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