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口年內或迎負增長 未富先老國力恐望「美」莫及

撰文:杭子牙
出版:更新:

驅動中國經濟在過去幾十年快速發展的原因很多,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原因是人口,國民本來就生產力高,當追求財富的制度障礙被破除,十幾億人創造財富的積極性被調動起來,匯成一股渴盼致富的洪流,中國想不發展起來都不可能。
在過去幾十年內,中國龐大的人口基數為社會生產提供了源源不斷的優質勞動力,為中國從農業社會向工業與開放社會轉型提供了紮實勞動力基礎。當然,這些勞動力及其家庭,也為中國經濟發展與社會轉型付出了巨大犧牲,特別是數量龐大的農民工群體與城市產業工人,他們是中國經濟崛起的英雄,但是在社會宏觀利益分配中獲得收入與付出不成比例。

後來中國又開啟了城市化進程,進入了網路社會,消費文化逐步建立,這個龐大的人口基數又再次展現威力,為城市化提供了源源動力,為網路產業發展與消費驅動經濟提供了一個龐大的單一文化市場,支撐起了中國一輪又一輪的經濟增長進程,直到進入今天的狀態。

回看改開以來中國經濟增長的進程,可以說,沒有這十幾億人口底盤,沒有這麼多人一日又一日的埋頭苦幹,中國經濟就不可能有今天,中國也不可能有今天的國際影響力。

中國現在雖然仍不富裕,人均產值與收入水平與發達國家相比還有很大差距,很多底層民眾的日子過得仍然非常艱辛,然而得益於龐大的人口基數,中國已經多年雄踞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第二大消費市場和各方面綜合實力僅次於美國的重要國家。

但是,在經濟蓬勃發展的另一面,一個在此前比較隱蔽、近幾年已越來越引起人們關注的情況是,因為城市化和工業化進程,加之計劃生育政策調整滯後,中國的人口問題正越來越嚴峻,不僅老齡化在加速,而且人口結構也越來越不合理。

最近安徽官方披露的一組數據就反映出了人口問題的嚴峻性。安徽省出台的《安徽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修訂草案徵求意見稿)》的說明提到,安徽省出生人口連續4年減少,據安徽省全員人口數據庫統計,2017年至2021年安徽省出生人口分別為98.4萬、86.5萬、76.6萬、64.5萬、53萬(預測),年增長為-12.1%、-11.4%、-15.8%,-17.8%。而若拿2021年預計53萬的出生人口,和2017年98.4萬的數字對比,這個近乎腰斬的數字更是讓人觸目心驚。

安徽地處中國中部,生育觀念相對於東南部及城市地區更為強烈,比其它中西部地區又較為消極,可以說是最有代表性的一個身份。從這樣一組數字,就能大致知道中國全國現在整體上是什麼趨勢。就全國的人口情況看,根據2020年的統計數字,2021年出生人口很可能會跌破1,000萬,首次迎來人口負增長。

另外,從中美人口結構對比看,中國在人口問題上面臨的挑戰也不小。2021年美國也進行了一次人口普查,根據普查結果,美國人口年齡中位數為38.3歲。而根據2021年公布的中國第七次人口普查結果,中國人口的年齡中位數則為39歲。也就是說,從人口結構角度,中國已經比美國更老了,而且變老的速度比美國還要快很多。

而另一方面,中國還遠沒有美國發達,中國人均GDP剛穩定在1萬美元以上,美國已經超過了6萬美元。而且美國的平均勞動生產率也比中國要高很多,2018年這個數字是中國的大概7.5倍。未富先老,未完全工業化先老,已經成為中國要面對的重大挑戰。

得益於過去幾十年經濟快速發展,中國建立了一張全球最大的城鄉醫保體系網絡,取消了農業稅,實現了村村通,建成了小康社會,消滅了絕對貧窮,現在又提出了鄉村振興,要在2035年之前基本實現現代化,本世紀中葉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

產業與經濟學界以及國際媒體、智庫等,也把中國經濟規模能否在5到10年內超越美國,視為一個里程碑事件。這些都是擺在中國面前、努力可得的宏大規劃與夢想。

但,實現這些宏大的規劃與夢想,有一個基本前提,就是要先解決好人口問題。如果出生人口繼續斷崖式下跌,老齡化速度太快,超過工業與技術進步帶來的生產效率提升速度,這些規劃與夢想可能都得面臨變數。

為解決人口問題,中國已經調整了計劃生育政策。2021年5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指出,為進一步優化生育政策,實施一對夫妻可以生育三個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

2021年8月20日,中國人大常委會表決通過了關於修改「人口與計劃生育法」的決定,修改後的人口計生法規定,國家提倡適齡婚育、優生優育,一對夫妻可以生育三個子女。國家採取財政、稅收、保險、教育、住房、就業等支持措施,減輕家庭生育、養育、教育負擔。

然而,在已經城市化與工業化的中國,在年輕人更注重自我、生育觀念已發生鉅變的情況下,這些遲到的政策能否起到鼓勵生育的作用,解決中國日益嚴峻的人口問題,還需要持續關注。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