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救護日誌】市民的投訴:你不應用救護車進行私人購物!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上回講到:家人與病人:謹守崗位的犧牲】

墨爾本救護員最難克服的挑戰,一定不是大家想像中的情況。最讓我們吃不消的其實是每星期一至兩次的 14 小時夜更。於清晨下班前接到召喚的情況時有發生,最後超時工作至 16、17 小時並不罕見。我們對抗著生理時鐘,接連處理無休止的救護召喚。

古語有云:「三軍未動,糧草先行。」

食物對我們非常重要。面對工作壓力和體力消耗,我們很多時只是希望能夠吃點甚麼健康的,以協助我們撐到下班。跟香港不同,澳洲的救護站較位小型,不設飯堂設施。救護員要用膳,只能自備飯盒或是購買外賣。救護員沒有固定用膳時間 (總不能要求病人於我們用膳後才心臟病發吧?),而澳洲的餐館和商店也頗早關門,我們很多時也只能依賴 24 小時開放的快餐店或到油站購買即食食品……

跟香港不同,澳洲的救護站較位小型,不設飯堂設施。救護員要用膳,只能自備飯盒或是購買外賣。

近日我於週末晚上值勤,意料之內的忙得人仰馬翻。接連處理了數個酒醉濫藥的病人後,從醫院回救護站的途中,我竟然有機會前往超級市場購買晚膳。我匆匆進內買了一盒以微波爐烹調即食湯麵,不消兩分鐘便離開。

你是那救護車的救護員嗎?

一名管理超級市場手推車的女仕向我問。

雖然倦怠和飢餓讓我焦躁,但我仍按捺情緒的禮貌回應:

對,請問我有甚麼能夠幫妳?

我認為你不應該用救護車進行私人購物!

我認為你不應該用救護車進行私人購物!

她一句強而有力的責備。

我側了頭,皺起眉回應:

不好意思,我只是快速的購買今晚的晚膳而已。因為我們的工作性質……

我沒有機會說完,她已繼續責難:

我明白,我是聖約翰救傷隊員。剛才有位超級市場顧客因為你們停泊於附近,而問我是否有人受傷!我已經通知經理,他會出來。

週末晚上值勤,意料之內的忙得人仰馬翻,接連處理了數個酒醉濫藥的病人。雖然倦怠和飢餓讓我焦躁,但我仍按捺情緒的禮貌回應。

不好意思,打斷妳的說話。我只想要不多於 30 秒去說我要說的,請問可以嗎?

無知的愚民也見過不少,所以我能保持平靜的說。經驗中,這是最有效讓對方聆聽的方法。當然,也只限 30 秒時間……

當女仕點頭示意後,我便說:

我們的夜更是 14 小時,沒有固定用膳時間和地點。妳身為救傷隊隊員,也明白救人要緊吧?現在快要午夜,我還沒有機會吃晚餐,所有餐館已關門。如果妳能為我找到一間能快速給我健康食品的餐廳,我一定不會前來。還是妳認為我們可以連續 14 小時不吃不喝?
但你也不應該用救護車做私人購物吧?

女仕說著同樣的話。

我理解道自己是無法跟愚昧鬥愚昧,但還是繼續禮貌回應:

妳的工作有固定有膳地點和時間,我沒有。連帶飯盒也沒有地方去雪藏或把其翻熱,所以只能用膳前購買。就算是所謂的用膳時間,我仍有可能要中途前往病人。我討厭作這比喻,但如果妳家人病重,我能否跟妳說『我要先花 20 分鐘用膳』才能前往救治妳的家人?我們於救護車上用膳時有發生,不是因為舒適,而是我們需要食物去讓我們繼續救人!還是妳覺得我們不配有吃飯的權利?如果我有權用膳,膳食從何來?如剛才所說,妳有更好的方案,我一定聽從!
那你也不應該把救護車停泊於超級市場前的起卸區車位吧,會讓其他市民擔心有事件發生?

女仕又找出另一個話題去責難。

我盡量以政治正確的方式回應:

只要我們不是停泊於醫院或救護站範圍,便會引起好奇的市民的注意。無奈地,這是不能避免的。於午夜時份,沒有貨車在起卸,救護車完全沒有阻塞交通。而且如剛才所說,我可能隨時收到救護召喚。如果把救護車停於橫街不當眼處,我要花另外數分鐘時間跑回救護車,才能前往現場。對一個心臟停頓的病人來說,每分鐘的延誤也會使其生存機會下降 10 %。作為救傷隊員的妳又怎會不知?如果病人因延誤而失救,我大概不可以說是因為某某讓我把救護車停泊得太遠而做成延誤呢?此外,研究顯示救護車於社區路上候命,比救於護站內候命能更快到達傷者現場。當然,這太學術,相信妳也不感興趣。

那你也不應該把救護車停泊於超級市場前的起卸區車位(視覺中國)

這時超市的經理走到我們身旁,嘗試了解所謂何事。職員告訴他後,經理說:

沒所謂吧,只是數分鐘,而且也阻不了他人。況且你們救護員們今晚一定很繁忙吧,週末晚上一定很多人醉酒鬧事呢!
還可以吧,幸好能於超級市場關門前的 15 分鐘買一個即食麵作晚膳。把救護車泊於門外真的不好意思,但我只能這樣做。

我禮貌回應,也刻意間接地向那位責難的女仕說。

(所有圖片由作者提供。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