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東北遊記】浸溫泉之後欣賞雪景,是一件非言語能形容的享受

撰文:泰倫西
出版:更新:

要寫一篇好的遊記非常難,事實上要說明怎樣才是一篇「好的遊記」本身就已經是極為困難。把自己的旅遊經歷從頭記述,又或是介紹到訪過什麼景點、吃過什麼美食——「這樣是否一篇理想的遊記呢?」我時常這樣問自己。但具體除此之外,還可以如何寫呢?去日本旅遊是個人習慣,每年總會去上兩次。這此的目的地有點奇特,並不是什麼旅遊熱點。「日本東北」,說出這四個字,最常得到的反應是「那即是哪?」當我更具體提出就是福島、宮城、山形等地區,很可能馬上被插話:

福島!?那不是有輻射嗎?非常危險的喔!

然後身軀彷彿稍稍向後移動,露出狐疑的神息。當然,我並不能斷言說福島核電廠爐心溶解對人體一丁點影響都沒有;但既然我們在香港這樣高輻射的城市可以長期生活,那到與核電廠有些距離的地方作短途旅行應未至於有太大的危險。而且我並不希望因此把整個日本東北美好的景色放棄。

對東北產生這般濃厚的興趣來自於一段廣告片段。具體時間已不太能憶起,有一陣子在Youtube上漫無目的瀏覽時,猛然彈出一段廣告。正想輕按一下「skip」之時,雙眼卻極罕有地被這段日本東北旅遊廣告所吸引住。這段廣告甚為非主流,不單只沒有什麼當紅的名星(事實上連人也幾乎沒有)、更連一句台詞都沒有(更不要說「賣告白」)。山與海景色調和,那深邃的幽靜、質樸古雅的建築——用村上春樹的話說,這片段好像有自己的意志一樣,彷彿引誘着我去一探究竟。不久後,我便坐上了往日本的飛機。

我並不希望因為其他事把整個日本東北美好的景色放棄。(作者提供)

離開成田後第一個目的地是仙台,東北第一大都市。我向來就不太習慣於大城市,有時總覺得像我這種人住在香港真是一大諷刺。除了短短地路過仙台,整個行程基本上都故意選擇到一些遠離市區的地方。東北的一大特色是溫泉,所以基本上每天都在溫泉旅館渡過——松島、銀山、藏王、湯野上……都是當地相當有名的泉區。要說哪個印象深刻,確實每個都有其特色:眺望被譽為日本三景的松島、在銀山古老溫泉街的新式旅館和意大利菜、藏王刺膚的強酸溫泉……都是要親身體驗過才能明白的風雅。勉強要選一個去介紹的話,那我會選擇在福島會津附近湯野上的民宿。

日本三景——松島(作者提供)
+25

湯野上就在會津市郊。我所住的民宿相當平凡,房間的布置也相當簡單,但招呼我的老太太的熱情卻與冬天的寒冷形成很大對比。她一邊烤魚,一邊用會津方言跟我交談,詢問着香港這個遙遠地方的事。食物雖然不算豪華,但卻份外美味。的確這個民宿極為平凡,但也許正是這份平凡令我對它這麼印象深刻。深夜晚上,一個人在溫泉中欣賞夜明;剛好是超級月亮出現的日子,儘管在這麼郊野的夜空上,也只能看到幾顆星而已。

除了溫泉之外,雪也是這趟旅程的一個重點。由於生活在香港沒有機會看到雪,我對白皚皚的雪有着非一般的迷戀。看雪景最令人不能忘懷的是山形縣有名的山寺上。雖然溫度接近冰點,但也許因為爬了近千級的階級上山,身體並不感到冷。從五大堂上眺滿鋪着薄薄「雪化妝」的山谷,感覺很愉快。勉強以相機拍了幾張照片,但卻無法記錄和帶走那份幽雅的畫面。

湯野上民宿(作者提供)
+11

意外地雪跟溫泉是異常配合的主題,可謂相輔相成。在熱水中浸泡得溫暖之後,再在冷風中欣賞雪景是一件言語所能形容的享受。旅行時東北才剛進入雪季,不少地方已經下過初雪。既可欣賞到雪景,又免於受到大風雪不便所困,可算是絕好的時間。父母經常抱怨我旅行花費太多,應該把錢花到「更值得」和「更有用」的東西上。我不能斷言旅行的意義是什麼,但每次身在溫泉中欣賞雪景時,我覺得是無價的。

後記:會津是個有趣的地方,在十九世紀末日本明治維新時,爆發過激戰。用簡單的方法解釋,就是一些不滿明治新政府與改革的舊士族,組合起來反抗。冬天日落特別快,下午三時多到達飯盛山,斜陽已發着紅黃色的光輝。這裏是一群反抗歷史洪流少年人作出最後抵抗的地方。山上各式各樣的紀念碑之中,有一塊來自於羅馬在夕陽下特別顯眼。會津白虎隊是歷史的失敗者,本應消失於歷史的論述當中,或是成為勝利者身旁的綠葉,但在這他們卻成為英雄,事蹟更流傳到國外,確實是不可思疑。

會津是個有趣的地方(作者提供)
+1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