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蘇格蘭留學去】萍水相逢教會我的事:其實世界出路真係好多

撰文:簡丹妮講
出版:更新:
慶幸我有機會到蘇格蘭做交換生,蘇格蘭的天空特別廣闊,沒有摩天大樓屏風樓,絲毫沒有都市的抑壓感。我們會開玩笑說,蘇格蘭的牛羊豬格外好食,因為牠們都沒有壓力。
簡丹妮講
這日在火車上認識了對面的女孩。

(筆者按:現正在蘇格蘭做半個學期的交流生,閒時出走,來個周末淺中深度遊)

加州女孩的越洋愛情故事

這日在火車上認識了對面的女孩。她是加州女孩,在鴨巴甸生活了七年。這次回家,是最後一次回家,因為兩日後,她將告別鴨巴甸城,搬往愛丁堡,一邊寫作一邊教書。

這個女孩,七年前遠道從加州飛到大西洋的另一邊,不為別的,只為她當年的情人,現在的丈夫。她說她隨夫姓,姓林,丈夫是半個客家人,他上一代在中國出生但在印度長大。他後來移民到蘇格蘭,有着可愛的 Chinese Indian Scottish accent,而他在蘇格蘭土生土長,樣貌似中國人但完全不諳中文。

大西洋分隔兩岸,卻阻擋不了他們的緣分,他們遠距離相愛了五年,結婚七年,一起至今十二年,即將一同搬往愛丁堡另築愛巢。

加州女孩隻身嫁到蘇格蘭,意味着要放棄原有的一切, 到一個陌生國度重新開始人生。

人要有多大勇氣 才能捨棄一切

在歐洲的兩個月,我聽過許多異地戀的故事, 一個個故事,旁人聽來輕鬆,故事的「重量」往往只有說的人自己知。

她 long d 的那五年,絕不是容易的五年。她花費許多時間和金錢飛越大西洋,身邊的人相繼潑冷水,說他們不可能有將來,而且隻身嫁到蘇格蘭,意味着要放棄原有的一切, 到一個陌生國度重新開始人生。我在驚訝,到底一個人要有多大勇氣,才能夠義無反顧捨棄一切。

「如果注定會發生的,無論如何都一定會發生。」

十二年前,她讀大學,生涯規劃、職業大計都被意料之外的異地戀擾亂了。畢業後,她二話不說搬到蘇格蘭安定下來。

「有時候,我都計劃不了那麼多。每日見步行步,沒想到可以維持關係五年。直到我畢業。」
其實世界好大,出路好多,只是香港細小得令人不敢想像生活另一種可能性。

世界那麼大 有很多可能

她一句話道出我的心聲。我在蘇格蘭幾個月的 exchange 生活,也是見步行步。一個人在外,愈見識到世界之大,就愈發覺其實世界出路真係好多。我在外國大學認識的朋友,21、22歲才入學的大有人在:

  有個芬蘭女孩休學三年,遊歷各大洲,認清自己路向;

  英格蘭男生休學五年,到過瑞士、俄羅斯、奧地利生活,兼職滑雪教練和英文導師,後來成立自己的慈善機構,23 歲重返校園;

  在荷蘭認識另一個英格蘭男生,夢想做太空人,碩士讀 Space Exploration Systems,到荷蘭出席一個太空探索的學術會議,所以有幸遇到我。

他們的經歷令我嘖嘖稱奇,然後感慨一句:其實世界好大,出路好多,只是香港細小得令人不敢想像生活另一種可能性。

蘇格蘭的天空特別廣闊,沒有摩天大樓屏風樓,絲毫沒有都市的抑壓感。

慶幸我有機會到蘇格蘭做交換生,蘇格蘭的天空特別廣闊,沒有摩天大樓屏風樓,絲毫沒有都市的抑壓感。我們會開玩笑說,蘇格蘭的牛羊豬格外好食,因為牠們都沒有壓力。

若吳克儉局長遇到這個加州女孩,第一件事應該是關心她每次飛行看了幾多本書,五年下來,長了幾多知識;第二件事,就是叫她做好生涯規劃,不要見步行步,不設實際。

 

【編按:上述相片全部由作者提供。】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