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遊世界.玻利維亞】坐著吉普車 走過人與自然同樣奇妙的國度

撰文:Carina & Franco
出版:更新:

用特區護照入境玻利維亞,需要事先申請旅遊簽證,為了進入這個謎一般的國度,我們先後共去了玻利維亞駐阿根廷領事館三次,才成功取得簽證,正式向着這遙遠而陌生的國度出發。

【上回旅途:探索瀨戶內海小島 黃昏村落變身藝術殿堂】

玻利維亞是目前為止讓筆者成長了最多的國度。

從阿根廷北部城市 Salta,乘坐巴士前往阿根廷與玻利維亞的邊境,順利過關後再轉乘小車往玻國南部小鎮 Tupiza。沿途所見兩旁都是夾雜著沙石的蒼野,氣候和土壤乾燥加上平均海拔高達三千米,要種植農作物絕對不易。經過近十小時的車程我們接近Tupiza 時,山脈更是呈褐紅色,鎮上都是以紅磚建成的兩三層簡陋樓房,殘舊的汽車噴出難聞的氣油味,駛過時更捲起馬路上的沙塵,感覺有點兒難受,但看來身邊的當地人可能都已經習慣了吧。

+1

在 Tupiza 我們參加前往 Salar de Uyuni 4 日 3 夜團,一行四架吉普車,遊走過山脈,河谷,濕地,湖泊,沙漠和雪山等意想不到的地貌,在還未被旅行團攻陷的蒼茫路上緩緩駛過,親眼看見草泥馬與及數以千隻紅鶴當前的美景,每一個畫面都深深撼動心靈。幸運是我們趕及在三月雨季完結前,鹽湖表面還有薄薄的一層水,一睹了天空之鏡的奇景,大地無言,總是渺小而無知的我們在驚嘆自然的無窮力量。

四天吉普車之旅,內心除了對玻利維亞壯麗自然景象來了一次翻天覆地的認識外,更感受到我們吉普車司機對工作熱誠,和在崎嶇路段依然保持安全駕駛的態度。一路上,他分享了不少關於玻利維亞的資訊和故事,又知道我們因高山空氣稀薄感到不適,主動關心我們的身體狀況,另外還有隨車廚師阿姨親切的關心和照料,原來旅途上人與人相處所產生的感情,有時可能比相機拍下的美麗影像更令人印象深刻。

+15

離開用千萬年形成的鹽湖,我們經過昔日被西班牙征服者洗劫淘盡的銀礦重鎮Potosi,到達玻利維亞中部城市和法定首都 Sucre。今天玻利維亞政府和主要機關都設在北部城市 La Paz,但西班牙人征服了印加帝國後,於 1538 年將 Sucre 定為管治今日範圍包括玻利維亞、巴拉圭、阿根廷,而至智利北部大片土地的首都,風頭一時無兩。玻利維亞自 1825 年宣布獨立於西班牙後,權力核心才慢慢移至新首都 La Paz,可能是為了淡化昔日西班牙殖民時期的影響,或是 Sucre 舊式的城市設計和較窄的舊式街道跟不上現代化發展步伐,但有著白色城市稱號的 Sucre,絕對是個美麗的旅遊勝地。

走過市中心廣場 Plaza 25 de Mayo,身旁宏偉的 Casa de la Libertad正是當年玻利維亞宣布獨立之地。遊走在一座座富殖民時期風格的白色建築和教堂之間,經過熱鬧的市集和南美最古老的大學,我們正街上遇到一班打扮成各式各樣動植物和卡通人物的小學生,他們在老師和市民帶隊下進行巡遊,吹著號角打起鑼鼓。眼前的光景,是我們事前從來沒想到,這位置於山中自成一格的城市,竟然有一種難以形容的奇妙活力和歡樂氣氛,細看面容有著亞洲人特徵的玻利維亞小朋友,心裡無意間浮現出一種莫名的親切感,我們都愉快地溶入了眾人歡樂的笑聲之中。

+7

離開玻利維亞前最後一站,是位於 Lake Titicaca 南邊湖畔城市 Copacabana。這裡是來往秘魯與玻利維亞的必經之地,雖然位於海拔 3800 米,但因有湖水作調節,小鎮的日夜溫差遠沒有山區那麼大。在氣候宜人的湖邊,看著那閃閃生光的湖水,我們在餐廳吃著炸魚伴沙律白飯作午餐,感覺彷彿置身於海邊多於近四千米的高地上。離家差不多接近第五個月,每次看到海洋和湖泊,心底都不其然記掛起三面環海的香港,和久未見面的家人和朋友。長途旅行,除了要面對旅程上種種未知和考驗外,更自覺要面對自己內心最真實,但又未曾認識過的一面。人總是在陌生的環境不知不覺的成長,而相信到目前為止玻利維亞是讓我們成長了最多的國度。

(圖片由作者提供。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