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角】學馬克龍做上司?與軍頭鬧翻 說「我才是老闆」弄巧反拙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或許,年輕人真的太年輕了。

馬克龍5月成為法國最年輕的總統,立即顯露幹勁與野心,在梵爾賽宮向議員發表改革演說,大有「君臨天下」的氣勢。為了增強國家競爭力,亦手起刀落宣布削赤計劃,軍隊成為了「第一滴血」。軍方參謀長德維利耶將軍不忿批評決定,馬克龍卻與他連日對罵,更公開向軍人說「我才是老闆」(I am the boss),有失大將之風。馬克龍近日的表現,可說是當領袖的反面教材,亦可能為自己未來的施政埋下危機。

今年60歲的法軍參謀長德維利耶將軍(General Pierre de Villiers)周三宣佈辭職。(VCG)

無人值得被盲目追隨。
法軍前參謀長德維利耶將軍

勒匡特將軍(François Lecointre,圖)將接任成為法軍參謀長一職。(VCG)

今年61歲的法軍參謀長德維利耶將軍(General Pierre de Villiers)周三宣佈辭職,法國總統馬克龍已接受他的請辭,並任命勒匡特將軍(François Lecointre)接任。

這場風波始於上周二(11日),法國財政部長Gerald Darmanin公布新政府的削赤計劃,內政部、外交部以及軍隊都是首批目標。其中,軍隊在今年的軍費中要削減8.5億歐元,新軍備及國務部的其他訂單都因為這個決定而需要延遲甚至取消。

法國的選民剛於今年5月選了馬克龍這位前財長上場,對於新政府要削減政府開支其實並不驚訝,也不算十分抗拒。總統馬克龍在競選時已訂下目標,在五年內削減600億歐元的政府開支,與此同時,亦向選民承諾減稅。為何今次馬克龍要拿軍隊開刀,卻會惹來如此大的反響,參謀長氣得要辭職,分析更被指是馬克龍上任後的首個重大危機?

我或者愚蠢,但我當被耍時我是知道的。
法軍前參謀長德維利耶將軍

雙方輪流發炮 馬克龍霸氣回應惹反彈

資源被削,相信沒有一個部門負責人會喜歡,德維利耶將軍也不例外。他向國會國防委員會表示,財政部大幅裁減軍隊的開支,「這樣被整我是不會坐視不理。」更威脅辭職,稱「我或者愚蠢,但我當被耍時我是知道的。」(I may be stupid, but I know when I’m being had)

不但向政府內部人員投訴,德維利耶將軍周五(14日)更在社交媒體Facebook上發文,說「無人值得被盲目追隨。」(No one deserves to be blindly follow)

這句說話的份量,尤如向馬克龍這位被指「君臨天下」的總統,投下一枚炸彈。隨即惹起媒體強烈關注,因為法國軍隊在國家政治上,一直很有意識地不參與評論政治。軍隊會間中會被稱為「偉大且沉默」,「沉默」當然是指在政治議題上,這個傳統也解釋了為何德維利耶將軍對總統的批評,引起極大迴響。

權威受到挑戰,還未到40歲的馬克龍終沉不住氣。對於德維利耶將軍的批評,馬克龍回應:「對我來說,家醜外揚並不光釆。我是你的領袖……我不要壓力和評價。」(I am your leader...I need no pressure, no comment)

周六時更向法國周報《星期日報》表示:「我才是老闆。」(I am the boss)如果雙方有意見分歧,「應該是參謀長要調整他的看法。」亦強硬地表示不希望在聽到軍隊有抱怨聲音。馬克龍先後兩次,公開表示他才是軍隊的boss。

我是你的領袖……我不要壓力和評價。
法國總統馬克龍

社交媒體Twitter更有人改圖,諷刺馬克龍的表現有如小朋友,要大聲向人表示自己才是老闆。(網上圖片)

作為一國之首,馬克龍決定削赤,甚至是他所說的,或許都沒有錯,因為他的確擁有如此權力,甚至是一位強勢領袖所為。不過,馬克龍在挑選顯官威的對象時,卻顯然挑錯了。軍隊十分重視仕氣以及服從性,加上德維利耶將軍在法國德高望重,公開在所有軍人甚至在公眾面前,落他們上司的面,馬克龍此舉真的棋差一着。法國的社會輿論,也在討論馬克龍是否不應該如此「不留情面」,給參謀長的這個下馬威時眾目睽睽,不顧對方感受。有人更批評堂堂一國總統,怎麼回應就像小孩子撒野一樣,顯得底氣不足。

前法軍謀長邦特加(Henri Bentegeat)向法國《世界報》表示,總統的確有這些權力,「但這樣做會有後遺,你不能在下屬面前,公開地批評軍隊的領袖。」

去年法國國慶時,尼斯發生恐襲,法國人對此仍歷歷在目。(網上圖片)

面對恐襲內憂外患 此時削軍費不明智?

法國自2015年1月發生「查理周刊恐襲」事件後,頻頻受襲,同年11月的巴黎劇院恐襲及去年國慶發生的尼斯恐襲,都令社會有共識,認為擴軍是其中一個保護國家的方法。所以,大部分軍事觀察員都認為,現時是削減軍費的最壞時刻。法國的緊急狀態令至今尚未解取,該國實施的反恐「哨兵計劃」(Operation Sentinelle),亦動員了包括軍人參與街道巡邏和保護敏感地點;與此同時,亦要應付非洲及中東的駐軍。

剛辭職的德維利耶將軍所言也許是對的,「(削減預算後)我認為自己已再不能確保一個穩健的防禦力量,這個我相信對保護法國及人民來說是必須的力量。」

事實上,他是支持增加軍費的中堅份子。對於歐洲近年恐襲頻頻,他去年底曾說「和平已不再會自己發生」,並指需要提升包括核武等軍備的能力。他亦在《世界報》撰寫題為「The price of peace is the war effort」,指要投資到軍事力量才能打勝仗,是位較為高調的參謀長。

法國軍隊要負責在國內的反恐工作,同時要應付非洲及中東的駐軍,圖為參謀長德維利耶將軍在非洲檢閱軍人的情況。(VCG)

減完又加 什麼胡蘆賣什麼藥

為何會選擇軍隊這個仕氣最易受打擊的團體率先開刀,暫不得而知。更奇怪的是,馬克龍之後又說要在2018年增加15億歐元的國防開支至342億歐元。現時,法國的國防預算開支佔國內生產總值(GDP)1.77%,馬克龍曾承諾將這個比率,在2025年提升至乎合北約2%的要求,並即要每年再增加20億歐元,馬克龍的胡蘆究竟在賣什麼藥?

對於在削赤路上「任重道遠」的馬克龍,削減今年的軍隊開支只是第一步。法國政府計劃削減3.31億歐元的高等教育及研究開支,不少教師已開始上街示威。地方政府亦不能倖免,政府周一(17日)亦宣布各地區政府要在2022年以前,合共減少130億歐元的支出,較原本預期的要多30億歐元,決定已惹來猛烈批評。

馬克龍的政敵、法國市長協會主席巴魯安(François Baroin)已率先批評,指政府不能再從地方社區上開刀。

有經濟學家指出,2017年的預算案已大致完成,總統未來更艱巨的挑戰,將會發生在今年秋天,因為政府要開始要製訂2018年的預算案,到時什麼部門的資源要遭到削減,幅度多少,勢令馬克龍十分頭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