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角】新加坡小國「搏逆」 祭出「外國間諜」換取國泰民安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小國自處」與「大國博奕」似乎是恆久不變的固定詞彙搭配,但在東南亞鐵獅的野心面前,小國要「搏一鋪,望逆轉形勢」。

近日獅城發生一宗「公開祭旗」事件,新加坡政府以外國間諜之罪名,終身禁止一名美籍華裔學者入境,近廿年來被如此公開而高調處理的「間諜事件」僅此一宗,而對方不但在國際知名度甚高,更距離8月9日的新加坡國慶僅僅數天--總理李顯龍此舉,萬丈波瀾在其中。

新加坡內政部以強硬措詞指,黃靖利用高職刻意而秘密地為一個海外國家工作,置新加坡利益於不顧。即使未指明受僱於誰,但以他的背景和言論,矛頭直指中國。(網上圖片)

新加坡知名國際關係學者黃靖上周五(4日)被指控「勾結了外國的情報組織」,當局以他「損害新加坡利益」及「顛覆新加坡主權和干預內政」為由,指黃靖和他的太太「不再適合在新加坡出現」,而取消他的新加坡永久居民身分。

黃靖是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特聘講座教授、亞洲與全球化研究所所長,在當地相當有名。亦是國際知名的中國研究和國際問題專家,擔任多個中國相關機構要職,亦在多間大學擔任客席教授,更獲上海市政府授予「海外名師」稱號。

中新關係 愈來愈冷

事件中,新加坡內政部發出的聲明措詞強硬:「黃靖利用他在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的高職,刻意而秘密地為一個海外國家工作,有損新加坡利益。他這樣做是因為勾結了外國的情報組織。」聲明內雖沒有指明黃靖為哪一個國家工作,但根據他昔日言論及背景,矛頭直指中國。

中新之間暗湧處處亦非一日之寒,去年11月新加坡在香港的9輛裝甲車遭扣押,在李顯龍去信港府要求歸還的同日,中國外交部發出聲明,明言希望包括新加坡在内的各國尊重一個中國原則,最後裝甲車整整3個月後才回到新加坡手中。事實上,新加坡與台灣之間的秘密軍演,中方沒可能不知情,這場扣押戲碼,《金融時報》分析指中方要向新加坡施壓,要求對方放棄與台灣一直保持的「低調關係」,顯示出台灣問題在中新關係之間難以抹滅。

另一方面,中國計劃在泰國克拉地峽開鑿全長102公里的克拉運河,連接泰國灣和印度洋的安達曼海,落成後船隻往來印度洋和中國南海,將無須再繞經馬來半島最南處的馬六甲海峽,航程可以縮短1200公里,比以往快上2至5天;但如此一來就誓必威脅新加坡港作為亞太地區最大轉運港的地位,不但會對新加坡貿易造成影響,更會大幅削弱地區影響力,故克拉運河一直被視為中國套在新加坡頸上的韁繩。

大國崛起 獅城不甘奉行小國態度 

一直以來新加坡國內亦有聲音指,在內憂外患夾擊的情況下,應保持「小國就要活得像小國」的外交態度。新加坡對南海爭議的立場顯然惹怒了中方,而對一個有如新加坡這種仰賴國際法保護的小國來說,與大國作對似乎是下下之選,這亦是「小國態度」支持者的理據,他們認為李顯龍選擇與中方對立會損害新加坡的利益。

但無論是李光耀或是李顯龍帶領下的新加坡,都處處顯露出不甘受限於國土大小的野心,穩坐東盟權力核心之位是其中之一個目標,另一目標則是展現超出彈丸之地會有的話語權,而脫離中國掣肘是其中一個要跨越的難題。

李顯龍要安撫民心,同時處理外患,實在不容易。(VCG)

回到驅逐黃靖事件,不難發現當中的因由。黃靖的身分和言行都明顯擺出明確的親華立場,他在移居新加坡前曾多次為新華社及人民日報等中國官方媒體撰寫文章,新加坡政府一直心知肚明。但在中國多次向新加坡拉緊韁繩時,這隻東南亞獅子要扳回一城,指控黃靖為中國間諜是一個恰到好處的警告。

而此著更是一舉兩得,向外是一種張牙舞爪,向內則是團結民心。自從李顯龍和弟妹上演了一場「關李家事」風波後,民眾對政府的信心已開始動搖,在野政黨打出「新加坡是屬於新加坡人,而不是李家」的旗號,再加上選舉制度不公令一黨獨大情況持續,更令民眾質疑李顯龍政府的政權合法性。俗話說得好,共同敵人往往最易令人團結起來,在國慶日以外國間諜作祭品,更令人留意到李氏神台搖搖欲墜的一面。

(綜合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