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角】非洲獨裁者數量冠全球 「強人俱樂部」巨獸是怎樣煉成的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位近40年的安哥拉總統多斯桑托斯(Jose Eduardo dos Santos)今年8月宣布交棒後,「年資」相約的津巴布韋總統穆加貝(Robert Mugabe)同樣倒台。

縱然兩名「資深會員」相繼退出,非洲的「強人俱樂部」(Big Men Club)依然大不乏人。到底這片大陸為何會盛產強人領袖,他們陸續老退又是否意味着什麼?

津巴布韋總統穆加貝宣布下台後,大批民眾湧上街頭慶祝。(路透社)

2017年11月21日,長達37年的穆加貝王朝正式劃上句號。

或許誰也沒想到,這名曾豪言「至死才會下台」、在津巴布韋呼風喚雨的強人總統,會落得被逼辭職的下場。

在非洲,像穆加貝這類獨裁統治者比比皆是,赤道幾內亞、喀麥隆、烏干達等地領袖全部在位30年以上,掌權逾20年的也為數不少。

這現象讓人不禁提出疑問:為何非洲這片土地會造就出一個又一個強人領袖?

想當年,穆加貝一度是不少津巴布韋人心中的英雄,與現況成強烈對比。(路透社)

     殖民時代後遺 解放英雄「食老本」足可過世

答案與非洲的殖民歷史一脈相連。絕大部分非洲國家前身為歐美殖民地,當地民眾對白人的強行統治深惡痛絕,因此他們對推翻殖民者或能夠從白人手上把國家解放出來的領袖奉若神明。

以穆加貝為例,即使殖民者不是由他推翻,而是由英國移民後裔伊恩史密夫(Ian Smith)領導的白人政府1965年單方面宣布脫離英國獨立,並把國家易名為羅德西亞(Rhodesia),可是獨立後不單面對被全世界孤立,由於白人作為當地人口少數,史密夫亦沒有獨立英雄光環,統治權受各方黑人領袖帶領的游擊隊挑戰,令國家陷入內戰,穆加貝正是其中一支主要游擊隊的領袖。

他由上世紀60年代帶領反殖民勢力,期間曾經歷牢獄之苦,到羅德西亞年代參與無數戰爭,最終各方在1980年簽署和平協議結束內戰,踢走白人統治。讓黑人在津巴布韋當家作主的穆加貝被視為國民英雄,擔任首屆總理。至下台前這37年來,無論是首七年擔任總理,或是其後多年出任總統,一直大權在握。

當日津巴布韋人民無不膜拜這位被神化的領袖,亦那亦成為穆加貝最有力的政治本錢——既然登上權力頂峰絲毫不廢吹灰之力,他和麾下的管治集團亦沒有必要額外施力,發展出一套讓更多人參與或更完善的政治和管治制度。加上支持度長年高企坐擁大批「鐵票」,單靠昔日政治老本,足可輕鬆勝出選舉。

英國時事新聞雜誌《The Week》評論指出,不少非洲國家早期的領袖恃着廣受民眾愛戴,逐漸變得利慾薰心,踏上為所欲為之路,最終成為不折不扣的獨裁者。除卻穆加貝,加納首任總統恩克魯瑪(Kwame Nkrumah)、幾內亞建國總統杜爾(Sékou Touré)亦是箇中代表人物。

連飛雲亦趁機會搞笑回顧穆加貝瘋狂一生,豈可錯過?

儘管非洲不少國家早已脫離殖民統治,但獨裁領袖仍然採用殖民時代一套政治制度統治國家。(VCG)

     欠缺治國概念 沿用殖民地管治模式

另一個問題是,這批新上場的領袖根本沒有管治國家的概念。

加納新聞網站Modern Ghana一篇名為〈非洲政府獨裁傾向〉的文章指出,這批成功解放國家的英雄既不知道該用什麼方法管治,在政治、經濟以至心理方面也未準備好推行民主,因此他們傾向「照辦煮碗」,沿用殖民時期同一套以高壓和脅迫人民就範的管治模式,為步向獨裁鋪路。

這些後殖民地時代建立的國家,大多保留並延續着殖民地年代的獨裁管治架構,上世紀初已脫離英國統治的尼日利亞便是一例。當地領袖一直未有摒棄專權手段,視民意、選舉為無物,致使第一、第二共和國先後倒台。文章作者認為,獨立後的尼日利亞至今尚未走出殖民地陰霾,而且只要當地政客一日仍跟從前人的步伐,一日也不能成為自由、邁步向前的國家。

不少非洲國家具備石油、礦產以至鑽石等豐富天然資源,為獨裁者收買人心作長期管治提供基礎。(VCG)

     豐富天然資源 反成鞏固獨裁政權利器

不少非洲國家坐擁豐富的石油、礦物、鑽石等天然資源,在這個先天優勢下,理想狀況是:即使解放領袖施展壞管治,人民也不至於陷入吃不飽、穿不暖的水深火熱吧?

可惜現實事與願違。正正由於前文所述,由於領袖們在國內地位崇高,即使承繼殖民地年代那套專制管治方式,人民也受之如飴,至少在國家解放的最初一段日子如是。到民眾發覺不妥之時,已為時太晚——權力以至國家資源,完全掌握在領袖和管治集團極少數人手上。

曾經,津巴布韋是最被看好經濟可望高速起飛的非洲國家之一。她不單擁有大量礦產和黃金,部分礦場蘊含全球最大白金儲存量,2006年更發現大型鑽石礦,刻下卻淪為全球其中一個最貧窮國度。一如主要石油輸出國安哥拉和尼日利亞等,豐富天然資源為國庫帶來源源不絕收入,然而可享用國庫的並非人民,而是當權者。

【津巴布韋變天.專頁】穆加貝叱咤近40年終下台 國家何去何從

為長期維繫政權以鞏固既得利益,強人正可以利用出售資源所得金錢來收買人心,打通國內和海外重重關節,順帶壓抑反對勢力。即使政權在權力分佈和運用、民眾授權以至人權狀況方面等備受外界質疑,仍可在通過籠絡國內權貴體系,保持大權在握。

值得留意的是,由於不少西方國家在非洲以至中東等地坐擁不少既得利益,只要後者能夠保持政權穩定,別妨礙到他們的利益,一班西方領袖普遍不會在乎當地由誰人管治,又是否擁有民主。

就算是天然資源較少、相對貧窮的非洲國家,所走的軌道縱有所不同,但結局還是大致雷同。這些國家在「窮」途末路、無計可施下,只好向國際貨幣基金會(IMF)、世界銀行等組織求助。這些美其名的經濟援助,總是附帶大堆組織自以為可以幫助受援國家脫貧的條件,包括強逼本國貨幣貶值、減低財政赤字等手法,可是這些方法,尤其是貨幣貶值對經濟底子脆弱的非洲貧國而言,隨時是令她們陷入萬劫不復境地的糖衣毒藥,不少受助國家自此更難翻身。而IMF和世銀一般只着眼於經濟問題,政治這一塊甚少獲得正視,變相繼續助長獨裁者的統治。

在位37載的穆加貝然倒台,或能警醒其他非洲國家的獨裁者選擇自行下台。(Getty Images)

     「強人俱樂部」衰落 非洲未來如何走?​

在上述三大因素下,造就非洲專門培植獨裁者的特殊土壤。然而這個「強人俱樂部」,近年聲勢已呈走下坡跡象。

隨年月變遷,解放國家的第一代領袖已步入生命最後階段。單是2009至2012年間,全球13名在位期間離世領袖之中,有10人來自非洲。現時非洲「強人俱樂部」中不少領袖已屆古稀之年,政權繼承問題迫在眉睫。

聯合國旗下非洲新聞網站Africa Renewal Online評論指出,大多數非洲國家憲法列明:領袖死後位置將由副手或國會領袖暫代,直至選出新任領導人為止。惟不少領袖更傾向「以自己的方式」挑選繼任人,人選通常是自己家人至親或親信,穆加貝正是企圖安插妻子繼位,激發軍方和副總統不滿繼而策動政變出事。

非洲事務專家Adewalo Banjo認為,政權繼承問題必需嚴格按照憲法處理,否則在無法可依的情況下,只會令非洲國家在國際社會上出醜人前。理論上,遵守憲法和維護法治精神,是非洲政權平穩過度必不可少的尚方寶劍,至於實際上寶劍能否順利出鞘又是另一回事。

不過正如前美國總統林肯所言,「你可以永遠愚弄部分人,或一時間愚弄所有人,但不可能永遠愚弄所有人」。國民經歷壞管治數十載洗禮,已逐漸覺醒過來,不再受解放領袖光環蒙蔽,懂得要求領袖下放權力,改善國家政治、經濟和民生狀況。穆加貝倒台或至少能警醒其他同儕:自行下台也許未必是件太壞的事。

可以預見,繼承問題將會是未來數年非洲的主旋律。自後殖民時代後以來的新一浪重大改變快將到臨,百轉千回過後,她們會否終於踏上自由民主的道路,將會是整個世界也應密切關注的議題。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