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靠考古振興旅遊業 總統塞西「食老本」爭民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埃及周一(27日)舉行總統選舉,總統塞西落敗的賠率高達1賠500,可想而知是有多穩操勝券。除了外界一直批評的打壓異己之術外,塞西還有甚麼法寶來延續治權?你未必想到的是,連木乃伊也可能是法寶。

埃及考古學家2月3日在開羅市外的吉薩高原(Giza Plateau)西部陵墓群附近發現一位高級女祭司的墓。墓室有保存狀況良好的壁畫。圖為記者獲准入內拍攝的情形。(路透社)

過去一年,除了政治新聞之外,埃及傳出最多的消息莫過於考古新發現。

例如去年5月,埃及政府宣布在首都開羅以南明亞省(Minya)找到一處墓地,起出17具木乃伊;12月考古部門表示,在樂蜀兩座墓穴群中發現許多古文物,以及一具可能是以古埃及高層官員屍體製成的木乃伊。

再近期一點,一個多月前在開羅市外的吉薩高原(Giza Plateau)西部陵墓群附近,發現一座有4400年歷史的古墓。專家相信,墓穴主人很可能是女祭司海特佩特(Hetpet),並與公元前2千多年的埃及第五王朝王室成員關係密切。

對於國際社會來說,考古當然是大好消息,以後又多一個理由遊覽埃及,見識一下這個文明古國的歷史遺跡。

埃及3月26日舉行總統大選,現任總統塞西的宣傳廣告到處可見。(路透社)

力谷考古 冀旅遊重返高峰

一再有考古新發現,除了是運氣和考古學家的汗水之外,還有更多原因嗎?答案,可能是有的。

不少分析指出,埃及政府下令考古部門勤加研究和發掘古蹟,希望能藉此帶旺旅遊業。例如《華盛頓郵報》的拉加萬(Sudarsan Raghavan)曾經撰文表示,埃及視考古發現為經濟復甦的關鍵。旅遊部長拉希德(Yehia Rashed)亦相信,新發現可帶來70萬遊客,令到訪人次達1000萬。

1000萬聽起來很多,但其實在2010年埃及接待旅客數字接近是1470萬。換言之,近年「力谷」旅遊仍然未復當年勇。

埃及近年貨幣一再貶值,幣值在四年之間蒸發一半。(路透社)

通脹高企 緊縮影響大眾

旅遊業之所以自2010年起沉寂,一大主因在於政局不穩。由2011年埃及人上街推翻穆巴拉克開始,國家局勢一直動蕩,到2013年民選總統穆爾西又給攆下台,換了將軍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執政。

塞西在位四年,大權在握,失業率由13.2%逐漸回落至11.6%,但仍然處於偏高水平。更重要的是埃及的通脹率一直高企,四年下來貨幣貶值了超過一半,民眾有錢也未必買到好東西。

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援助條件下,塞西總統亦要推行緊縮政策,例如削減福利和資助等。與達官貴人相比,普羅大眾所受的影響特別明顯。美國學者赫利爾(H. A. Hellyer)指出:「窮人不滿而且缺少機會,是埃及任何管治者都必須擔心的一點。」

埃及大選雖然總統埃西篤定連任,但民眾對緊縮政策的不滿仍然不能忽視。(路透社)

經濟政策影響管治基礎

在周一至周三(3月26至28日),埃及舉行總統大選,塞西的地位可謂穩如泰山,落敗的賠率甚至是1賠500。因為欲挑戰總統塞西的參選人不是被捕,就是受壓退選,餘下一名塞西的支持者與他較量。美國中東政策解放研究所的卡爾達斯(Timothy Kaldas)曾言:「我認為『選舉』一詞也用得太過厚道了。」

連任毫無懸念,卻不代表管治沒有隱憂。除了要壓低失業率和通脹率之外,《紐約時報》駐開羅負責人沃爾什(Declan Walsh)指出,塞西任內部分政策開罪其他有財有勢之士,要面對軍方內部的不同派系。相信這些問題,都會決定他能否完成整個第二屆任期。

至於將來的路如何,他曾言最多只做兩屆,不打算修憲「永續」總統之位。但政治這回事,會否有一朝塞西「打倒昨日的我」,相信外界只能夠拭目以待。

(綜合報道)

繼續了解埃及:

「稱之選舉太厚道」 埃及大選沒對手 鳥籠民主怎突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