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可能曾計劃特赦通俄手下 一旦證實隨時惹禍上身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多間美國傳媒引述消息指出,總統特朗普的律師去年曾經提出,可以特赦兩名涉及通俄的手下。

有法律學者指出,如果證實是特朗普指使的意思,那代表他涉嫌妨礙司法公正。

美國司法部去年5月任命米勒為特別檢察官,但報道指總統特朗普在一個月後已經想開除他。(美聯社)

美國獨立檢察官米勒(Robert Mueller)正在調查通俄案,早前已經先後起訴前國安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和前競選主任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

但在此際,《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分別引述消息指出,原來總統特朗普的律師多德(John Dowd)去年曾經向弗林和馬納福特提出,一旦他們刑事罪成,特朗普亦可以動用總統權力特赦。

當事人否認 司法部卻曾討論特赦

多德在去年獲特朗普聘用為私人律師,應付米勒的調查案。兩份報章引述消息指出,多德在去年夏天接觸弗林和馬納福特的律師,表達這個特赦的可能。

在上周剛辭去特朗普律師職務的多德否認曾經這樣做,而弗林和馬納福特的律師都拒絕回應傳媒查詢,白宮發言人桑德斯(Sarah Sanders)則指總統目前沒此打算。由於這個特赦對話很可能只得口頭上,有可能會成為一宗難以證實的羅生門。

不過與此同時,CNN引述司法部的內部電郵指出,正當去年七月《華盛頓郵報》報道,特朗普曾探討能否對家人、助手、甚至是自己行使特赦權時,司法部員工亦曾經討論,若然特朗普宣布特赦的方法是在社交平台twitter上公布,相信司法部可以撇清關係,表示決定與他們關係不大。

美國總統特朗普受通俄調查困擾,連律師團隊都走了不少人。(美聯社)

總統特赦會否作為交易條件?

以法律來說,特朗普作為總統,擁有權力特赦任何罪成的人。例如去年8月,他首次運用特赦權力,釋放濫用權力反移民的警長阿爾帕約(Joe Arpaio)。既然特赦的對象沒有限制,若然弗林或馬納福特將來罪成,照理特朗普亦可以特赦。

但哈佛大學法律學教授弗爾德曼(Noah Feldman)點出一個關鍵,在於特朗普有否以特赦作為利誘。

如果傳媒報道屬實的話,今次事件不同一般特赦之處在於,特朗普律師預先與弗林和馬納福特那邊打個照會,告知總統特朗普可以為他們特赦。如果這個通知是一種交易,希望換取二人不要轉做污點證人,向檢察官米勒供出任何牽涉總統特朗普的資料的話,那麼特朗普一方就犯了妨礙司法公正。

弗林獲美國總統特朗普任命為國家安全顧問,但僅24日後已引咎辭職,是特朗普團隊第一名下台的人。12月1日,他在首都華盛頓出席法庭聆訊,並承認向FBI作假證供的指控。(路透社)

弗爾德曼補充一點是,即使有證據證明雙方曾經討論特赦,多德亦可能將責任一力承擔,那麼總統特朗普仍然可以撇清關係。

(綜合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