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用戶數據變成賺錢工具 我們真的可以「Fix Facebook」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天歐美網民和媒體談及最多的,是「How to fix Facebook」,即如何復修Facebook今天的問題。Facebook成立最初只是一個提供網民交流的社交平台,但它今天能做到的已遠遠超越社交平台的範疇,甚至可說已失去控制。正如蘋果行政總裁庫克所言:「我認為最好的監管就是沒有監管,也就是自我監管。但我認為現在已經太遲了。」

Facebook創始人朱克伯格在周二(10日)出席國會聽證會,雖然聽證結果不理想,但仍被視為對Facebook的一個警號。(視覺中國)

朱克伯格在2004年與哈佛大學室友們創立「Thefacebook」,最初他們成立目標只是一個供學生交流,互通資訊的網絡平台。今天Facebook已成為世界數十億人的聯絡工具,登入Facebook也不再局限於尋找好友,而是一個尋找資訊的平台。

Facebook掌握大數據

今日統計講求「大數據」,而網絡世界是收集大數據的最好平台。Facebook掌握了大量個人資料,大量用戶的瀏覽足跡,這些資料都可製成「大數據」加以運用,例如廣告宣傳。一個經常瀏覽和讚好寵物專頁的用戶會收到更多與寵物相關的廣告,或一個加入了電影同好群組的用戶會收到更多電影新聞和資訊等。

這種「度身訂造」十分有力且準確。這次Facebook風波中的主角劍橋分析,之所以自稱擁有龐大影響力,是因它可以透過分析用戶如何讚好,已能了解他/她到底是哪一類型人,需要甚麼樣的資訊滿足他們。

劍橋分析看準了大數據的重要性,而利用了Facebook平台作為工具,在世界各地協助政客影響大選。(視覺中國)

當大數據成為賺錢工具

2012年Facebook上市時,外界一度質疑Facebook價值是否被過分高估,在上市初期Facebook表現其實並不理想。不過Facebook證明了它擁有的數據價值非常高,成功吸引企業投資,致使公司盈利節節上升。Facebook在2017年盈利高達406億美元,其中399億美元來自廣告收入,超過98%。

但也正因為Facebook的用戶過多,掌握的數據資料太龐大,Facebook已成為一個「大數據的收集工具」。特別用戶對Facebook過分依賴,讓Facebook成為一個製造迴聲室效應的絕佳地方,讓政治團體有機可乘,製造看似新聞但實際是政治文宣的廣告在Facebook流傳。他們同樣都是付費購買廣告,利用Facebook平台作為政治宣傳平台,今天Facebook實際已成為「爭奪受眾的賺錢及政治工具」。

我們真的可以「Fix Facebook」嗎?

「設立一個可以影響大選,影響國家命運的平台」想必不是朱克伯格的原初理念,因此要如何復修Facebook,才能讓Facebook返回初衷?有意見認為Facebook應禁止第三方可以隨便收集用戶Facebook足跡、徹底認證所有購買付費廣告用戶、加強杜絕假新聞等等,以重拾用戶信心。

社交平台無可避免會收集用戶資訊,今天Facebook之所以產生如此問題,都是因為這些資訊可以製成大數據運用。杜絕問題的方法當然是禁止使用這些數據,然而這亦意味商戶不能再依賴Facebook廣告吸引客戶。Facebook不能再在廣告上賺錢,98%的利潤會消失,這同樣不切實際。

因此,亦有聲音認為今天的Faceboo已沒法走回頭路,任何復修已無法改變今天的現狀。唯一的方法就是汲取Facebook失敗的教訓,製作一個新的平台取代它。

在Facebook已幾乎壟斷社交網絡市場的今天,以上問題不得不讓我們深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