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手記】馬來西亞投票日 滿是遊子回鄉投票的怡保【有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說到怡保(Ipoh)這馬來西亞北部的霹靂州(Perak)的首府,相比馬來西亞的吉隆坡、檳城、馬六甲等幾座城市,可能對香港人既陌生又熟悉。說它熟悉,是因為這座以華人為主的城市,粵語相當流通,香港人熟悉的朱咪咪、楊紫瓊皆來自這城市。

根據馬國2010年的人口統計,霹靂州人口約229萬9千582人,而華裔人口67萬5千517人(占29.38%)。霹靂州之所以有這麼多華裔人口,是因為霹靂州曾是世界最重要的錫礦產地之一,為發展采錫礦業,英殖民時期引入了大量中國勞工來到該州。

然而錫礦業沒落後,讓這城市的發展開始比其它城市來的慢,當地華人為尋找更好的發展與待遇,多往吉隆坡、檳城等大城市工作,或到鄰國新加坡打拼,甚至不惜為了高薪、高匯率,而「跳飛機」(當地人俗語,意即到他國非法逗留並長期工作)到日本、南韓與西方國家工作;隨著這些國家逐漸開始打擊「跳飛機」的活動,當地年輕人也和面對低薪困境的臺灣年輕人一樣,選擇到西方國家「working holidays」。

5月9日早上投票日這天,在怡保市南區的「昆侖喇叭國民型華文小學」投票站內,有許多衣著光鮮的年輕人排著隊,明顯地從氣質上感覺得出他們應是從吉隆坡、新加坡等外地趕回家鄉投票的遊子。30歲的李先生告訴記者,他特地請假從新加坡回來怡保投票。李先生已在新加坡當銷售員多年,問他為何願意回來投票,他說看到國家貪污腐敗的情況越來越嚴重,一定要回來投下這一票。至於是否擔心馬哈迪回鍋當首相後,是否會讓馬國倒退回強人專政的時代,他說「換了再講啦!」

馬國多數投票站設在學校裡面,圖為一所學校內掛有歷屆首相的肖像,或許馬哈迪的肖像又要出現了。(香港01記者攝)

相比知識份子在網路上、媒體上議論支援馬哈迪回鍋當首相會不會更好,或馬哈迪是否真心道歉,對一般老百姓而言,他們在乎的就是「為大局,先換政府」。尤其對當地華人而言,九年前的「政變」是他們無法忘懷的事情。

霹靂州華裔選民在2008年、2013年的連續兩屆大選以來,多是反對黨的鐵杆支持者,當地華裔選民在今屆選舉仍毫無懸念會把票投給在野黨陣營-希望聯盟(簡稱「希盟」)。由於馬國的民主仍相當脆弱,金錢政治的破壞力不容忽視,尤其霹靂州人民會擔心即使希盟獲得霹靂州政權,卻因自家州議員「跳槽」而再度上演丟失政權的戲碼。

當2008年3月8日的第12屆全國大選時,那場「寧靜革命」除讓國陣政府失去三分之二國會議席優勢外,也讓在野黨支持者們訝異的是,沒想到吉打、檳城、雪蘭莪和霹靂州竟讓在野黨拿下了。不過好景不長,當時的在野黨聯盟-人民聯盟(簡稱「民聯」)在霹靂州卻沒辦法執政滿一年,因國陣在2009年被拉攏了三名民聯州議員「跳槽」,讓好不容易執政的霹靂民聯州政府垮臺。

而在上一屆的2013年5月5號選舉中,深受華裔選民支持的行動黨,在霹靂州所上陣的18個州議席全都打下了,但霹靂州民聯在59席州議席中只拿下28席,仍無法重奪州政權。因此今屆選舉能否在野黨能否拿回州政權,馬國各界皆認為當看馬哈迪所宣稱的「馬來海嘯」是否足夠強大。

霹靂州遊子:出去後就回不來了

《香港01》訪問了一位因政治宣傳口號為「投國陣 等於支持中國」而名聲大噪的怡保萬里望區(Menglembu)馬華公會州議員候選人黃金城。萬里望位於怡保市西南方,除是工業、食品加工業、制鞋業重鎮外,它的「萬里望花生」也是聞名東南亞的產品。

萬里望這帶的華人人口也是因錫礦業而聚集的,雖然錫礦業沒落後有了製造業進來,但隨著人口老化與年輕人為尋求更好的機遇而外流下,而逐漸沒落。黃金城的初衷在於希望靠中國的協助,能讓萬里望再度興盛,吸引遊子回鄉發展。由於馬華公會身為國陣成員黨內的唯一華人政黨,因此近年來相當積極促進馬國與中國「一帶一路」專案的合作。黃金城稱他也是生於斯長於斯的當地人,看到近年來中資提供了馬國大量機會,如阿裡巴巴集團創辦人馬雲來馬國投資,他認為萬里望可把握電商機遇,參與中國的「一帶一路」。

萬里望區(Menglembu)馬華公會州議員候選人黃金城(香港01記者攝)

採訪黃金城的5月8日是競選期最後一日,他和團隊仍在當地的「TAMAN」(當地稱排屋住宅區為花園)派傳單拉票。今年四十四歲的黃金城是馬國第三代華人,祖籍廣東番禺,他認為中國是大馬的經濟支柱,可說是「財神爺」,而他選區近九成選民都是華人,也是霹靂州工業區,華商並不反對和中國的生意往來。不過黃金城也坦言,雖然網路上的年輕華裔線民不認同他舉措,但他認為身為「炎黃子孫」的華人也該「飲水思源」。

黃金城說,放這口號是他的決定,「上面(馬華公會中央)和中國大使館沒給壓力」。至於非華裔族群的看法,陪同黃金城一起拜票的當地巫統(UMNO)領袖AZIZ表示,雖然馬來族群在萬里望的選民結構僅10%,但在工商業方面也有和中國往來,他認為馬來人是不排斥和任何國家做生意的,因此也支持黃金城放的競選口號。

黃金城屬於地方型的政治人物,一定程度上也折射了當前馬國華裔對中國的態度,即視中國為重要的市場,同時也在「民族」情感上帶有認同。而尋求中國機遇的「表態」,顯露出的也是對這城市發展瓶頸的無奈。

雖然近年來怡保的觀光業開始興盛,咖啡館與民宿增加不少,在2016年與2017年接連被《孤獨星球Lonely Planet》與《紐約時報》推薦,但怡保市大學畢業生平均不到月薪馬幣2000元的低薪困境,讓他們不得不往外走,回鄉對他們而言,除了每年的農曆新年,就還有每五年一次回來投下改變國家的一票。

一名特地從新加坡請假回萬里望投票的27歲吳姓選民告訴記者,他認為黃金城的出發點不是不好,也希望萬里望區能有所發展,好讓在海外的遊子能回鄉安居樂業。已在新加坡生物科技公司工作多年的吳先生進一步說「只是從大局上看,還是先換政府最重要。」那位接受《香港01》採訪的李先生則認為,無論結果為何,怡保人多出去後,就回不來了.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