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巴衝突】東邊張燈結彩 西邊傷亡枕藉 特朗普無情興風浪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以色列周一(5月14日)的場面相當諷刺,不少國際媒體並排展示兩個截然不同的畫面:耶路撒冷歌舞昇平,美國總統的女兒為新大使館揭幕;加沙地帶槍林彈雨,軍警以實彈對付巴勒斯坦人。

新一輪以巴衝突釀成巴勒斯坦最少幾十人喪生,美國總統特朗普卻矢口不移:是巴勒斯坦人的錯。

美國大使館在5月14日遷入耶路撒冷,總統特朗普女兒、白宮顧問伊萬卡主持揭幕儀式。(路透社)

美國總統特朗普去年12月宣布以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將大使館由特拉維夫搬遷到這個具爭議的古城後,新大使館終在5月14日舉行揭幕。特朗普雖然沒有親臨現場,但派女兒伊萬卡、女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及財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代表主持。

庫什納和姆努欽都是猶太裔,與以色列相信更容易同聲同氣。

巴勒斯坦人在5月14日發起大規模示威,嘗試衝擊加沙封鎖線,遭遇以色列軍警暴力鎮壓。(路透社)

這邊廂,耶路撒冷歌舞昇平;那邊廂,在西面不足70公里的加沙地帶,卻是另一番景象

揮舞巴勒斯坦旗幟,迎向以色列豎立的封鎖鐵網,數以萬計的巴勒斯坦人響應「大回歸遊行」。他們多是二十來歲的青年人,抗議美國大使館遷入耶路撒冷,不忿美國單方面支持耶路撒冷歸入以色列為首都——縱然特朗普否認已經有定案。

在加沙地帶、以巴衝突的最前沿,連小孩也在參與救援,協助運送受傷的同胞去治療。(美聯社)

面對巴勒斯坦人的衝擊,以色列軍警採取強硬態度回應,催淚彈、橡膠子彈不計其數,他們還動用實彈向人群開槍,聲言要阻止他們的暴力行為例如縱火。

示威者一個又一個倒下。單這大半天內,巴勒斯坦最少數十人命喪鐵絲網前,加沙醫院還說有只得8個月大的嬰孩吸入催淚氣體而死。還未算上自特朗普宣布遷都決定以來,多場大大小小的以巴衝突,混亂中送命人數早已過百。

除了加沙地帶,在耶路撒冷、西岸地區等多處亦有巴勒斯坦人示威,5月14日的街頭滿是衝突。(路透社)

媒體對比東西 突顯諷刺

面對這種情況,不少媒體都不想單方面報道耶路撒冷那邊的歌舞昇平,甚至只描述加沙地帶的槍火亦不足夠,更好的做法是將兩面並排展示於人前,讓人看見諷刺之處。

例如美國《紐約時報》剪輯短片,以「耶路撒冷的演說,加沙的槍火」為題,畫面一邊是伊萬卡、庫什納等人的揭幕演說,另一邊卻是巴勒斯坦人落荒而逃的一刻。

彭博社亦在網站梅花間竹刊登東西兩邊的新聞照片,上一幅是西裝畢挺的美國和以色列官員,下一幅卻是在烽火之下的巴勒斯坦民眾,形成強烈對比。

《紐約時報》的短片對比以色列軍警的鎮壓行動和美國總統女兒伊萬卡出席揭幕儀式的場面。(紐約時報截圖)

發起人自述:料不到以色列這麼暴力

其實5月14日的結果,很多人早已預料。總統特朗普半年前宣布要遷大使館之時,已經劣評如潮,不少人警告他此舉非常危險,如同玩火。大使館開幕之日會出現大規模示威,幾可是肯定的事。

周一逾50名同胞在衝突中送命後,發起這場「大回歸遊行」的拉提馬(Ahmed Abu Ratima)在《紐約時報》撰文,直言「我不後悔」。拉提馬指出,這次示威的種子,早在去年12月已由總統特朗普種下。更宏觀來看,以色列政府多年以來封鎖加沙地帶,以鐵絲網制限他們的出入,加上西南面有埃及國界,住在加沙地帶的巴勒斯坦人根本動彈不得。在他們心目中,以色列很多地方,包括耶路撒冷在內,都是他們父輩、祖父輩居住之地,後來因為以色列立國和多次擴張,令巴勒斯坦人的生存空間愈收愈窄

新一代人深感絕望。我們不會回去那非人類的生活。我們會繼續叩國際組織之門,叩囚禁我們的以色列人之門,直到我們看見有實際行動解除加沙封鎖。
巴勒斯坦傳媒人拉提馬

拉提馬指出,他們在示威之前早已料到以色列會以武力手段回應,但料不及的是程度比想像中更暴力。他亦強調,不少同胞在衝突中其實相當和平,只是部份人以激進手段對抗以色列,也是勸說不了的。

在西岸近拉姆安拉,巴勒斯坦民眾設置路障,對付以色列軍警。(路透社)

使館揭幕 適逢巴勒斯坦重要日子

若說巴勒斯坦人早料到要起衝突,美國總統特朗普肯定亦會知道,他的決定是多麼茲事體大。一方面,特朗普雖然多次聲稱,遷館的決定不代表放棄兩國方案,美國仍然可以支持巴勒斯坦人立國。但另一方面,他不可能不知道耶路撒冷有多重要,巴勒斯坦人渴望以東耶路撒冷為都這樣做等如蔑視他們的核心訴求

再者,大使館開幕的日期肯定包含政治計算。雖然在名義上,選在5月14日是適逢以色列立國70周年,但庫什納等得力助手定必知道,以色列官方以猶太曆為準,早在今年4月已經慶祝立國70周年。相反,5月15是巴勒斯坦人70年來紀念1948年遭大規模驅逐的日子,他們定之為災難日(Nakba);而5月16日則是伊斯蘭教齋戒月的開始,巴勒斯坦人將會前往耶路撒冷圓頂清真寺聚集。

不論考慮因素是甚麼,大使館最終在5月14日揭幕,美國和以色列應該早就料到,肯定會與巴勒斯坦人關係緊張,甚至爆發大規模衝突。正如當地的巴勒斯坦教授扎卡里阿(Zakaria al-Qaq)曾說,選在災難日和齋戒月前夕揭幕,令事情變得更複雜。

在衝突以外,很多巴勒斯坦人和平示威,抗議美國大使館遷入耶路撒冷。(美聯社)

特朗普偏幫 無視巴勒斯坦訴求

在5月14日血腥衝突後,總統特朗普開腔回應,但談的不是以色列軍警的行為,而是說加沙地帶的武裝哈馬斯要負上全責。

哈馬斯是巴勒斯坦人比較激進的一派,在加沙一帶有勢力。當地有勇武示威者不惜頭破血流,也要與以色列軍警力拼,固然也會獲得哈馬斯支持。但如果考慮及遷館的決定、以色列近年來對巴勒斯坦的打壓,特朗普此舉只怕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將受害的巴勒斯坦人還說成是罪魁禍首似的。

《華盛頓郵報》評論作者瓦爾德曼(Paul Waldman)撰文表示,美國在以巴問題上向來立場微妙,雖然予人親以色列之感,但仍然嘗試保持中立,權充以巴之間的斡旋人。但隨特朗普遷大使館,加上在5月14日衝突後的取態可見,他已經完全不再中立、持平,失去應有的平衡。

英國《衛報》亦發表社評指出,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當前的立場之下,即使未開始主持以巴和談,那已經注定會失敗。甚至在他的撐腰下,以色列特別是右翼政府敢於採取武力,自信能夠打擊巴勒斯坦人的立國夢。

2018年的伊斯蘭齋戒月定於5月16日開始,屆時很多巴勒斯坦人會走到耶路撒冷圓頂清真寺聚集。(路透社/資料圖片)

巴勒斯坦人的命運,各界評論會否不幸言中?隨災難日和齋戒月開始,國際社會注視以巴局勢最新發展。但最少不容樂觀的一點是,在5月14日加沙衝突後,以色列即警告哈馬斯,如果再不勒住示威者的話,軍方可能會再次炮轟加沙地帶。新一輪的腥風血雨,只怕已經來勢洶洶。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