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變天】中資在馬國面臨民主考驗 是危機亦是轉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蒂爾(Mahathir Mohamad)5月28日宣布,其領導的希望聯盟政府已決定放棄興建首都吉隆坡往來新加坡的高鐵。據報前首相納吉布(Najib Abdul Razak)執政時期,希望由中國鐵路總公司建造「馬新高鐵」,但新加坡則屬意日本,顯示這罕見的跨國高鐵項目,要在兩個主權國家間落實仍有一定難度。如今希盟政府叫停「馬新高鐵計劃」,確實給中國「一帶一路」拋下一枚震撼彈。

馬哈蒂爾5月28日宣布,取消已進入招標階段的馬新高鐵項目,并就違約賠償問題與新加坡協商。(視覺中國)

走在浪頭上的中馬經貿關係

回顧中馬兩國近年的經貿關係,據馬來西亞統計局統計,中國是馬國2017年第二大貿易夥伴出口國,出口額為294.2億美元;中國亦是馬來西亞2017年的最大貿易進口國,進口額為383.3億美元。因此,馬國2017年與中國雙邊貨物進出口額為677.5億美元,同比增長16.6個百分點。同時,中國已連續9年成為馬國最大貿易夥伴國。

根據中國商務部統計,截至2017年7月底,中國在馬來西亞累計非金融類直接投資約35.52億美元,而馬國對華投資達74.9億美元,為中國在東盟的第二大外資來源地。值得留意的是,自中國改革開放後,有不少東南亞華商以香港為跳板,輾轉進中國大陸投資。這麼看來,馬國對中國實際投資可能更多,亦顯示中馬兩國水乳交融的經貿關係。

中國與馬來西亞的經貿關係在中方提出「一帶一路」後更是相互依存。(視覺中國)

中馬經貿關係的快速發展起源於馬哈蒂爾擔任第四任首相任內。馬來亞共產黨1989年投降、馬來西亞1990年開放馬國人民訪中,以及1991年蘇聯垮台後,世界的潮流已將馬國推向與中國的更深層次合作,兩國經貿關係在中方提出「一帶一路」後更是相互依存。所以,即使馬哈蒂爾在5月9日全國大選前,對國內中資項目多番批評,他5月10日就任首相當日,還是公開表態支持「一帶一路」。

馬哈蒂爾還透露,曾以個人名義致函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表示願與北京方面商討與「一帶一路」有關的進出口貿易及交通相關事務。他相信這將有助包括哈薩克等中亞國家的原物料進入中國、日本以及東南亞各國。

馬哈蒂爾表示願與北京方面商討與「一帶一路」有關的進出口貿易及交通相關事務。(視覺中國)

馬來亞大學中國研究所副所長饒兆斌接受《香港01》採訪時表示,「泛亞鐵路」這一概念是馬哈蒂爾最先提出的,故他本人亦是支持將鐵路由馬來半島連接至中國。回顧1995年12月的第五屆東盟首腦會議,馬哈蒂爾在會上提議修建由雲南昆明經老撾、泰國、馬國到新加坡等國的國際鐵路,之後也陸續得到有關國家的贊同。

因此,饒兆斌認為希盟政府中止「馬新高鐵計劃」是非常可惜的,主因高鐵的建設有助未來國家的發展需求。他又指出,建高鐵符合馬哈蒂爾當年的發展思維。當時,馬哈蒂爾決定興建昂貴的吉隆坡國際機場時,也遭到輿論反對,但後來事實證明馬哈蒂爾的願景是對的。

馬來西亞新上任首相馬哈蒂爾(Mahathir Bin Mohamad)兌現競選承諾,重新審視多項大型建設項目,以幫助削減國債。(視覺中國)

以「人民的名義」檢討中資鐵路計劃

馬哈蒂爾是馬國建國以來在任時間最長的國家領導人(1981年-2003年)。他以威權統治手腕治國、為伊斯蘭世界發聲、反美而聞名亞洲,同時他也被譽為馬來西亞的「現代化之父」,留下雙峰塔、吉隆坡國際機場、雪蘭莪F1賽車場、富麗堂皇的「布特拉再也」(馬國行政首都中央政府)等眾多有形的「政治遺產」。

目前馬哈蒂爾對前首相納吉布政府所推動的大型項目態度是「長痛不如短痛」,願付新加坡1.26億美元的巨額賠償以終止馬新高鐵計劃。馬哈蒂爾認為當前國家財政困難,耗資巨大的高鐵在現階段沒有必要。同時,馬哈蒂爾也宣布擱置無中資參與的吉隆坡第三條捷運線計劃。

至於由中國交通建設公司負責的「東海岸鐵路計劃」(ECRL)2017年已動工,馬哈蒂爾則相對務實地明白取消該工程的話,會給國家帶來沉重的賠償,故計劃與中方重新檢討合約費用。

「希望聯盟」馬哈蒂爾(Mahathir Mohamad)再任首相,承諾檢視前任首相納吉(Najib Razak)所批准鐵路及高鐵興建計劃,當中包括中國企業所承建的「東海岸鐵路計劃」。(視覺中國)

希盟競選宣言中第31項「吸引投資及簡化經商程序」中,僅提到「一旦完成對所有國陣政府頒布給外國的大型合約的檢討,只要確保當中沒有涉及舞弊和貪污,希盟政府將促進中國及其他亞洲國家的資金持續進入本地市場。」因此各界不意外新政府檢討東海岸鐵路計劃,但卻驚訝希盟政府擱置馬新高鐵與新捷運線,畢竟這與馬哈蒂爾當年的發展主義思維存在落差。

由此可見,馬哈蒂爾確實在實踐競選宣言所稱的「檢討大型計劃」,但卻不是全然劍指中國。有意見認為,在「以人民的民意」之下,希盟政府是為打破前首相納吉布執政時期的朋黨利益結構而做出的政治舉措,藉高民意「清算」前朝政府的貪腐問題。

馬哈蒂爾指出:「這項計劃的合約很奇怪,建築商必須來自中國,貸款也是來自中國。」(路透社)

被新政府納入5人精英顧問團之一的馬來西亞知名經濟學家Jomo Kwame Sundaram 5月24日在英國《金融時報》發表文章稱,東鐵非中國投資,而是來自中國進出口銀行,按優惠條件預計造價的85%的一筆巨額貸款,且已釋放貸款金額的25%。

馬哈蒂爾5月28日接受當地傳媒《財經周刊》專訪時表示,東鐵計劃很奇特,因為釋放給中國交通建設公司的款項並沒依據完工率下放,而是根據一份早已制定的時間表,且不論工程的進度到什麼階段。因此,馬哈蒂爾質疑中方貸款的某部分是用來抵償前首相納吉布主導的「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1MDB)的債務。

馬來西亞前首相納吉布被指曾用馬國國家主權基金國庫控股(Khazanah Nasional Bhd)一筆交易款項來為負債累累的1MDB償還到期款項。(視覺中國)

為了解馬哈蒂爾檢討東鐵計劃是針對納吉布貪腐問題,還是針對中資。《香港01》採訪東海岸彭亨州士滿慕區州議員兼公正黨共青團宣傳主任李健聰,以了解當地民眾的看法。

李健聰表示,當地民眾本來預期東鐵計劃會帶來更多的工作機會,使當地承包也能受惠,但最終發現中資「一條龍」的模式未能讓本地人分一杯羹。他續指,公正黨選前曾拜會中國前駐馬國大使黃惠康,闡述上述情況,但只獲得官方式的回應。

至於東鐵計劃帶來的債務疑慮,李健聰稱當地人希望看到東鐵帶來的經濟效應,但又擔心成本太高帶來的債務問題。他表示:「這是不是真的能夠發展東海岸,是否屬於白象計劃,當地人民也是很掙扎」。至於各族群的看法,李健聰指部分馬來族群確實有對國家部分土地被賣掉的疑慮,而華人族群則期待因有語言優勢,開放的話會從中獲利,但實際上卻不曾惠及當地人。

馬哈蒂爾檢討東鐵計劃是為針對前首相納吉布貪腐問題,還是針對中資,讓外界無法看透馬他的的外交新風。(視覺中國)

登嘉樓州的華裔商人陳阿明(化名)向《香港01》表示,當地也有華人也反對東鐵計劃。因為造價太高,而且是單軌鐵路,並非當初說好的雙軌鐵路,讓人質疑是否會產生足夠的經濟效益。

陳阿明稱,以前在當地投資的日本、韓國、台灣等企業只派專業人士來,技術工人則多聘請當地人,故當地民眾不滿中企雇佣中國勞工比例偏高,甚至廠區的伙食也不會外包給當地商家。另一方面,阿明透露當地不少商家只要跟中國商人做生意,都要求以現金交易,因中國商人常出現欠賬等誠信問題。

2002年,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蒂爾曾批評,新加坡一直以1927年訂下的價格購水,極不公平。(路透社)

馬國政權輪替是危機也是轉機

馬哈蒂爾曾以斯里蘭卡為例,批評在馬國的中資項目。他指斯里蘭卡因償還不了中國的債務而不得不變賣國土,使得中方各界在馬國變天後對「一帶一路」在當地的發展多有疑慮。其實這非全然是危機,也是轉機。

回顧馬國近年的政治發展,其公民社會在東南亞國家算是相當活躍。以東鐵計劃所在的東海岸州屬彭亨州為例,當地民眾自2012年起便展開反澳洲稀土廠「萊納斯LYNAS」的公民運動,這項運動甚至成為2013年全國大選的重要議題,形如2018年馬來西亞全國大選的中資爭議。

馬哈蒂爾政府如今藉着處理前首相納吉布政府的貪腐問題,改善國內貪腐問題,其實對中資也是個有利的契機,有助未來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投資上,做出利於「民心相通」的舉措,以減少當地國家對中資的猜疑。(路透社)

可見馬國因有定期的選舉,加上有組織的政黨、非政府組織、社運團體,蓬勃的公民社會對外資、環保等課題有一定敏感度。因此未來可預見的是,隨着過去與非政府組、社運團體織關係密切的希盟已上台,勢必對包括中國在內的外資會有更公平、公開、透明的要求。

與此同時,希盟政府如今藉着處理前首相納吉布政府的貪腐問題,改善國內貪腐問題,其實對中資也是個有利的契機,有助未來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投資上,做出與「民心相通」的舉措,以減少當地國家對中資的猜疑。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