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女性終可駕車 五大禁忌仍未做得 王儲改革有多開放?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沙特阿拉伯女性在周日(6月24日)終可合法駕車,正式結束長達幾十年的禁令。

但在官方一片「唱好」的氣氛下,不少人指出沙特女性面對的束縛還有很多,距離真正自主路仍遙。

沙特阿拉伯在6月24日起解禁女性駕車權,首都利雅德有女性在午夜後即行使等待多年的權利。(路透社)

以前要偷偷摸摸,今後可光明正大。沙特女性自周日起車牌生效,不少人踏進凌晨後即駕車外出,一嘗踩油門、控制軚盤的滋味。

在沙特東岸城市科巴爾(Khobar),有女性在子夜過後即駕車外出。(路透社)

女性駕車都要大肆慶祝,舉國歡迎,這種場面只會在沙特阿拉伯上演。這個伊斯蘭國家以保守見稱,是全球唯一一個國家不許女性駕車。禁令最早可追溯至1957年,即至今逾半世紀。多年以來,經常有勇敢的女性嘗試挑戰禁忌,或明或暗駕車外出。有的人為此付上代價,給宗教警察抓進牢獄。

王儲穆罕默德(Mohammad bin Salman)去年9月預告解禁,在國內外都贏得不少掌聲。大半年內不少女性考取車牌,等待6月24日這天的來臨。那種氣氛在官方宣傳中更見熱烈,例如國營衛星電視台在倒數一天訪問多名準女性司機,讓她們分享期待的心;親政府的《阿拉伯新聞報》亦採用法國插畫師的圖案,一名阿拉伯女子的墨鏡倒映出她在駕御軚盤,訊息明顯得來又帶點含蓄。

法國插畫師Malika Favre設計的沙特女性駕車圖案,為《阿拉伯新聞報》重點採用。(twitter@arabnews)

《阿拉伯新聞報》的總編輯阿巴斯(Faisal J. Abbas)更加誇張,形容6月24日是沙特阿拉伯寫下歷史的一天,好比1863年美國總統林肯的《解放奴隸宣言》那麼劃時代。

平時只有旁觀份兒的沙特女性,自6月24日起終於可以親自駕車。(路透社)

監護人制度成平權核心

雖然在過去一年,沙特阿拉伯政府一再放寬女性規範,除了可以駕車之外,亦讓她們進入球場觀賽,還有重新開放戲院運作。凡此種種,都給沙特政府特別是王儲穆罕默德帶來口碑,建立開明形象。但在慶祝同時,沙特女性距離平等和自主有多近,卻仍然為人詬病。

例如BBC的莫漢(Megha Mohan)指出,沙特女性最少有五件事情仍然不能做,包括開設銀行戶口、出境旅行、結婚或離婚、在公眾場合與男性接近、自由穿搭衣着。這些問題的一大根源,在於沙特阿拉伯設有監護人制度,女性就如同未成年孩童一樣,很多事情都要先得家中男性首肯。哪怕是比自己還要年輕的弟弟,都有權不批准女性開戶口、出國旅行等。如果在公眾場合與男性有親密行為,或者穿得少布,例如短裙甚至是性感打扮,沙特女性都可能會給宗教警察拘捕。

2018年4月,沙特阿拉伯人苦等30多年,終於可以走入戲院,一嚐從大銀幕欣賞電影的樂趣。(VCG)

公道來說,王儲穆罕默德上台以來的確有鬆綁社會規範的跡象,例如宗教警察雖然仍然存在,但他們的執法已經寬鬆得多。《阿拉伯新聞報》阿巴斯亦指出,監護人制度已經不合時宜,相信會逐漸給社會淘汰。由此看來,沙特阿拉伯似乎正走向開放,只是步伐有時未如人意。

在九月的沙特國慶日,婦女走上首都街頭慶祝也好,仍然穿上全身黑袍和面罩。(VCG)

一切榮譽歸給王儲?

但如果進一步了解沙特近來的轉變,就會發現所謂的改革和開放其實不是那麼簡單。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在5月中旬,多名女性社運人士給警方拘捕,部分更加是力促女性駕車解禁的領軍人物,例如在當地薄有名氣的退休教授尤瑟夫(Aziza Al-Yousef)。一方面政策鬆綁,限制減少,但另一方面女權份子卻給打壓,沙特政府所為何事?

美國學者迪萬(Kristin Diwan)指出,在女性終可駕車前拘捕女權份子,正好說明女性仍然不享公民地位,仍然從屬於男性。更重要的是沙特政府不希望讓人民有種錯覺,以為他們可以爭取和敦促更多改革,「你不可以要求政府做事。政府會決定甚麼政策是最好的。」

組織人權觀察的研究員貝根(Rothna Begum)指出,沙特官方在去年已要求女權份子不要接受傳媒訪問,似乎想將所有功勞都歸於王儲穆罕默德。縱然沙特多年來都有女性爭取平權,但穆罕默德希望在國內外都贏盡「改革者」的美譽。但貝根認為,穆罕默德只是假開明,實際在掩蓋自己打壓異己的斑斑劣績。

親沙特王室的《阿拉伯新聞報》將女性駕車權利歸功於王儲穆罕默德,認為是他又一創舉。(arabnews.com)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