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大選戰況緊湊 軍方影響力猶存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巴基斯坦周三(25日)大選戰況緊湊,前板球巨星伊姆蘭汗(Imran Khan)勢要挑戰執政黨巴基斯坦穆斯林聯盟(Pakistan Muslim League)的地位。但軍方在背後的影響力猶存,極端伊斯蘭宗教政黨也蠢蠢欲動,圖謀擠身主流政治。

巴基斯坦建國逾70年,卻有近一半時間由軍方統治。而周三的大選僅為史上第二次由平民政府移交政權給下屆平民政府。今屆大選將會選出下議院342個議席,其中70席會按比例配給女性和少數種裔。政黨如要成功籌組政府,就必須在272個直選議席中取得大多數。

最新一項民調顯示,伊姆蘭汗的巴基斯坦正義運動黨(Pakistan Tehreek-e-Insaf)以30%支持度稍為領先,而前總理謝里夫(Nawaz Sharif)所屬的巴基斯坦穆斯林聯盟則以27%支持度緊隨其後。比拉瓦爾(Bilawal Bhutto Zardari)帶領的巴基斯坦人民黨(Pakistan Peoples Party)則穩佔第三。

巴基斯坦大選:前總理謝里夫雖然因貪污罪成淪為階下囚,但部分民眾認為軍方在背後從中作梗,表示仍會投票予所屬的穆斯林聯盟。(Getty Images)

兩大政黨主導政局 前板球國手求變爭入總理府

巴基斯坦長久以來由穆斯林聯盟和人民黨兩大政黨主導政局,伊姆蘭汗便打着反貪和改革的旗號,希望為國家帶來新氣象。伊姆蘭汗曾經是國家板球代表,退役從政後在2013年擠身國會。如正義運動黨最終獲勝,預計會有部分獨立議員加入,組成政府。

前總理謝里夫雖然因貪污罪成淪為階下囚,但仍無阻所屬的執政黨穆斯林聯盟爭取勝利。聯盟領袖、謝里夫的弟弟沙巴兹(Shahbaz Sharif)在今屆大選負責帶領聯盟迎擊伊姆蘭汗。他曾擔任旁遮普省(Punjab province)的首席部長,而該地不但是全國最繁榮的省份,也是政黨最大的支持來源。

至於左派人民黨的比拉瓦爾則出生於政治世家,母親貝娜齊爾(Benazir Bhutto)和外祖父布托(Zulfikar Ali Bhutto)均曾出任總理。雖然預計比拉瓦爾不會勝出大選,但當正義運動黨和穆斯林聯盟均無法獲得大多數議席,人民黨的取態便足以左右政府組成的過程。

巴基斯坦大選:年輕的比拉瓦爾出生政治世家,母親和外祖父均曾擔任總理,父親曾任總統。(Getty Images)

軍方影響力猶存 暗推​武裝伊斯蘭份子「主流化」

巴基斯坦政局混亂,從沒有一位總理能順利完成5年的任期,軍方和政府之間的角力亦爭持不下。縱使軍方名義上未有掌握實權統治,但外界一直質疑軍方在背後操縱大選走向。

前總理謝里夫因貪污罪名成立,被判處入獄10年,大大打擊所屬穆斯林聯盟的選情。但謝里夫聲稱自己未有接受公平的審訊,指控司法機構受軍方所影響。穆斯林聯盟也指控軍方恐嚇聯盟內部分主要人物,迫使他們轉投其他黨派,甚至在背後支持伊姆蘭汗。

軍方背後的盤算卻遠超於此。今屆大選中,極端伊斯蘭各宗教政黨派共出超過1,500名候選人競逐全國或地區議會的議席,比起2013年僅得數百人的數字激增。外界一直有指這些極端伊斯蘭組織背後與軍方有聯繫,有分析員認為,軍方厭倦平民政府不斷挑戰軍方對外交政策和經濟的掌握權,希望削弱主流政黨的影響力,甚至將武裝伊斯蘭份子「主流化」。

巴基斯坦大選:武裝組織達瓦慈善會(Jamaat-ud-Dawa)領袖薩伊德(Hafiz Saeed,左二)。為當地極端伊斯蘭政黨的標誌人物。(視覺中國)

擁有2億人口的巴基斯坦是世上其中一個最大的穆斯林國家,也是美國在對抗恐怖份子和阿富汗戰爭中的重要盟友。但隨着西方國家指摘巴基斯坦反恐不力,無阻打擊阿富汗塔利班和其他武裝份子,巴國逐漸投靠中國獲取援助和支持,希望換取經濟發展。但如此同時,卻漸漸陷入債務危機。這場選舉,或許也會為巴基斯坦未來外交政策奠下基礎。

競選活動開始以來,國內發生多宗針對候選人和集會的襲擊,共造成151人死亡。傳媒也受到不同恐嚇,被迫在報道新聞時要自我審查。據指,軍方更限制他們報道謝里夫遭判刑的角度。有記者形容,自由、公平的選舉就如痴人說夢。

巴基斯坦的經濟發展和地區安全同樣面對嚴峻的挑戰,軍方「陰魂不散」的影響力猶存,甚至可能在未來藉極端伊斯蘭政黨重掌勢力,主導政局。伊姆蘭汗如獲勝,卻萬一要籌組聯合政府,他所期望為國家帶來的改革能有多徹底,也是一個問號。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