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第九次邀伊朗總統會面 博弈手牌互有優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經過一輪隔空對罵後,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周一(7月30日)表示願與伊朗領袖見面,商談如何化解升溫局勢。在這場政治博弈之中,特朗普和伊朗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各有甚麼手牌可出?

美國總統特朗普7月30日在白宮接見意大利總理孔特,在記者會上被問及對伊朗政策。(路透社)

總統特朗普在周一接見到訪的意大利總理孔特(Giuseppe Conte)時,主動向傳媒提及伊朗的事。「我和總理均同意,伊朗的殘暴政權一定不能夠擁有核武。永不。我們鼓勵各國向伊朗施壓,全面終結他們的惡行。」

記者會中後段,特朗普被問及會否與伊朗總統魯哈尼見面,化解當前緊張局勢,他回答道:「我會與任何人見面。我相信會面有用……如果伊朗想,我當然會與他們見面。我不知道他們是否有此準備,他們現在正經歷困難時刻。」記者追問有否前提,特朗普爽快說沒有:「沒有前提。沒有。如果他們想見面,我就會見面。任何時間,他們想就可以。這對國家好,對他們好,對我們好,對世界好。」

雖然特朗普沒有前提,但總統魯哈尼卻有。他的顧問阿布塔利布(Hamid Aboutalebi)在社交平台上開出三大條件:「尊重伊朗權利、放下敵意、重返核協議,這能為伊朗和美國鋪顛簸之路,通往對話。」

對於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會面建議,伊朗總統顧問開出三大條件,包括尊重伊朗權利、放下敵意及重返核協議。(路透社)

一星期前,兩國總統才隔空對罵。魯哈尼警告特朗普一旦對伊朗動武,戰爭將會一發不可收拾。「美國應該知道……若與伊朗爆發戰爭,將是所有戰爭之母」;特朗普隨之回敬說:「永遠不要再威脅美國,否則你會遭遇近乎前所未見的後果。」

局勢升溫,甚至澳洲廣播公司引述政府高層消息報道,美國最快8月轟炸伊朗核設施,並以同屬五眼聯盟為由,要求澳洲情報部門協助鎖定轟炸目標。雖然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James Mattis)和澳洲總理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否認傳聞,但美國和伊朗的關係緊張亦是毋庸置疑。那麼為何幾天後,特朗普擺出願意傾談的姿態,而伊朗總統亦沒有當下回絕建議,反而言詞留有餘地?

美國總統特朗普已拉攏沙特阿拉伯增加石油出口,全面封殺伊朗經濟。(VCG)

11月4日為伊朗貿易大限

一方面,特朗普的手牌是經濟制裁。美國退出伊朗核協議後,將在8月6月恢復對伊朗的貿易封鎖,車廠法國標緻(Peugeot)、日本現代等已先後宣布停止在伊朗的投資,跨國企業有撤出市場之勢。對伊朗來說,更重要的另一個大限是11月4日,特朗普政府矢言會在當天啟動次級制裁,凡與伊朗仍然做生意的都會給牽連。對於歐盟企業來說,利字當前很難不屈服。

如果特朗普的經濟制裁依計劃而行,外界估計伊朗目前出口石油270萬桶,到11月會跌100萬桶。對於一個出口利潤多達八成來自石油和天然氣的國家,這樣無異會構成嚴峻經濟壓力。研究伊朗及戰略的學者阿佐迪(Sina Azodi)在智庫大西洋理事會撰文分析,經濟制裁會直接影響民生,政治既得利益者必然要交出利益來緩解民怨。

但與此同時,面對管治危機之時,不同政治派系會因為同仇敵愾而走得更近。例如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內伊(Ali Khamenei)和革命衛隊將軍蘇萊曼尼(Qassem Soleimani)原本視總統魯哈尼過於溫和,但在特朗普屢出惡言後,他們已先後表態,全力支持魯哈尼。

伊朗總統魯哈尼威脅關閉霍爾木茲海峽,打擊石油貿易運輸。(路透社)

伊朗掌握石油輸出要道

另一方面,特朗普雖有制裁手牌,但伊朗政府亦有他們的「葵扇煙」:霍爾木茲海峽。在特朗普政府威脅要全面封鎖伊朗的石油出口後,總統魯哈尼聲言會封鎖霍爾木茲海峽,打斷國際石油市場的供應。

這個航海要道位於波斯灣出口,南北兩岸分別是阿曼和伊朗。霍爾木茲海峽堪稱軍事要塞,具有極高戰略價值,因為全球石油海運多達35%必經此處。而海峽範圍的確屬伊朗之內,他們隨時可以派兵鎖關。

霍爾木茲海峽無疑是一張高風險手牌。如果魯哈尼真的打出的話,美軍亦很可能以武力回應。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聞言後表示:「他們以前曾經這樣做,他們見過國際社會多國派出海軍復通海峽……很明顯,如果他們封鎖海峽,將會打擊國際航運,亦會引來國際社會的回應,恢復航道……因為全球經濟依賴這個海峽輸出的能源供應。」

(香港01製圖)

伊朗的聲東擊西戰術

在最高精神領袖和革命衛隊壓力下,魯哈尼會否敢於出牌,外界目前只能在揣測之中。但上星期在阿拉伯半島另一邊發生的一樁衝突,或多或少亦反映出伊朗姿態。

上星期四(7月26日),沙特阿拉伯高調指控在也門的武裝組織胡塞擊中兩艘石油船,宣布暫停石油船由紅海經曼德海峽駛出,直至局勢恢復穩定。在暫停曼德海峽石油出口後,國際油價即迫近70美元一桶。

曼德海峽和霍爾木茲可謂中東石油海路出口的兩大要道,位處阿拉伯半島的一左一右。雖然胡塞強調他們擊中的是軍事船隻而非油船,但在伊朗在東邊廂威脅封路之際,西邊沙特和獲伊朗支持的胡塞鬥法,亦反映出兩個區內死敵在互相展示實力,比誰更能夠控制石油海上貿易。

美國白宮國安顧問博爾頓(左)和國務卿蓬佩奧都是對伊朗鷹派人物,主張不要與魯哈尼政府合作。(路透社)

根據伊朗總統幕僚長瓦埃齊(Mahmoud Vaezi)早前透露,魯哈尼去年9月到訪美國紐約出席聯合國大會時,美國總統特朗普曾八次邀請魯哈尼會面,伊朗回絕了所有要求。若然所言屬實,特朗普毫無疑問想與魯哈尼談的,正是當時尚未撕毀的伊朗核協議。

經過特朗普退出核協議,及與魯哈尼一輪隔空罵戰後,若然二人均有意會面成事,那麼9月的聯合國大會是一個可考慮的契機。一來,日子在11月4日次級制裁生效之前;二來,魯哈尼和特朗普在聯大周邊會面,對雙方來說都是平起平坐,沒有哪一方算是主、哪一方歸為客。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