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星門律師擬參選總統 以「特朗普之道」迎戰特朗普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當他們流於低俗,我說,我們就用力打回去!」艷星門女主角的代表律師亞凡納提(Michael Avenatti)在上周五(10日)的民主黨籌款晚會如是說。

亞凡納提主張以「特朗普之道」還治特朗普之身,一鳴驚人,在民主黨人中表現突出。

亞凡納提今年47歲,此前一直沒有涉足政治。他成名之舉,是於本年3月正式代表成人電影女星克利福德(Stephanie Clifford;藝名:Stormy Daniels)入稟,要求法院判定她與總統特朗普的2016年保密協議無效。

克利福德曾在知名電視節目《六十分鐘時事雜誌》詳述與特朗普的「性經歷」,又指後來是因為女兒受威脅,而與特朗普當時的代表律師科恩(Michael Cohen)簽下保密協議,收取13萬美元為「掩口費」。然而,因為特朗普未有在協議上簽名,所以亞凡納提認為協議無效而代表克利福德申訴。而科恩支付的13萬元,亦使特朗普團隊捲入「未申報選舉經費」風波。

聲稱曾與特朗普「有一手」的Stormy Daniels (視覺中國)

憑「艷星門」媒體操作 一夜成名

亞凡納提的訴訟策略,是盡量將「艷星門」事件公開化,不斷親身登上美國各大媒體談論事件,大肆批評特朗普及其律師科恩。在3月「艷星門」爆出後的兩個月內,單計美國有線新聞網絡(CNN)及MSNBC頻道,亞凡納提在電視節目登場次數達108次。一夜之間,「亞凡納提」成為家傳戶曉的名字。

「艷星門」爆出時,特朗普否認知道「掩口費」事件;後來其代表律師朱利亞尼(Rudy Giuliani)為其「改口」,指特朗普其實一早知道,更從私人口袋將有關的13萬還給科恩,以避「未申報選舉經費」的指控。外界認為,此「180度轉彎」主要由亞凡納提的傳媒策略造成。

前紐約市長、現任特朗普私人律師朱利亞尼 (視覺中國)

成名後的亞凡納提,更搖身一變成為輿論界寵兒,不斷登上節目評論時事。他更在5月8日公開文件,指控科恩收取俄國資金。一時之間,「艷星門」與「通俄門」連成一線,亞凡納提則成為其中主角。

仿如「民主黨的特朗普」

亞凡納提的成名,並不單靠他做的實事,更重要的是,他的媒體策略及「出軌」性格。

根據多次採訪亞凡納提的《紐約時報》記者高恩(Nate Cohn),亞凡納提在5月8日早想爆出「通俄門」文件,但當一切就緒時,卻發覺特朗普當日會宣佈退出伊朗核協議,亞凡納提立刻延後其公開文件的時間,希望讓媒體將核協議的新聞報導得七七八八,然後才趁空檔發放「通俄門」文件,以吸引媒體注意力,造成更大轟動。由此可見,亞凡納提對媒體策略的重視,與特朗普本人極為相似。

另外,他的性格亦非常出位,在電視節目上語出驚人,不怕低俗、吵鬧,與特朗普亦同出一轍。他的「出軌」表現能吸引收視,所以很快就成為美國各大媒體的常客。

他在一次電視節目中,更曾主動「離題」以批評特朗普律師科恩不懂法律,嘲諷他是「法律天才」,更不留情面的指他是「流氓」(thug),並且不斷高聲重覆「流氓」一詞,不讓節目中的對家說話。此等作法,在電視畫面上甚有娛樂性,亦與特朗普的一貫行為遙相呼應。

最巧妙的是,亞凡納提畢業於賓夕凡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與特朗普更是校友。

參選總統前奏晚會 以「特朗普之道」還治其身

上周五(10日),民主黨在愛荷華州舉行籌款晚會(名為「Democratic Wing Ding」)。此晚會通常被視為參選總統的前奏,而亞凡納提是其主角。晚會主辦人更稱亞凡納提一個人已為晚會吸引400人參加,不少愛荷華州民主黨政客更似乎因此買不到門票入場。一直招呼亞凡納提的當地民主黨人,更稱亞凡納提的聲勢,只有2006年奧巴馬首次參加該晚會可比擬。

亞凡納提一發言就指,他擔心民主黨人有「帶指甲鉗去打槍戰」的傾向,主張黨人必須以牙還牙,不可以跟特朗普客氣。他承認黨內有很多人覺得民主黨應該做所有與特朗普相反的事,要走「高貴、友善、高格調」的路線。然而,他絕不認同,指特朗普是個史上罕見的「大騙子」,不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根本不能與之對抗。

亞凡納提在民主黨籌款晚會上發言 (路透社)

如此作風,與民主黨中其他傳聞總統候選人,諸如參議員沃倫(Elizabeth Warren)等等,大相逕庭。故此,亞凡納提的表現,可謂一鳴驚人。

奧巴馬的妻子、前第一夫人米歇爾(Michelle Obama)在2016年為希拉里助選時,曾說「當他們流於低俗,我們就是維持高尚」(When they go low, we go high)。當時大受民主黨支持者瘋傳、追捧,不過結果是希拉里敗選於特朗普。

今日亞凡納提一改米歇爾的路線,說「當他們流於低俗,我們就用力打回去」(When they go low, we hit harder),主張以「特朗普之道」迎擊特朗普,在當下美國的媒體、政治生態下,難說不是一條出路。

不過今日民主黨內無人,情況可能就如上一次總統選舉的共和黨,最後才殺出特朗普這個「程咬金」。誰能代表民主黨出選2020年的總統選舉,現在實難以說準。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