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參崴「東方經濟論壇」的真正涵義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9月11日,俄羅斯大陣仗召開「東方經濟論壇」,廣邀區域國家組團來訪。除了忙於準備下一次朝韓峰會的文在寅和金正恩,周邊國家領袖幾乎悉數出席;而習近平同普京「又煮煎餅,又喝蜜水」的親密互動更為人津津樂道。除了會談本身提及的「促進遠東地區經濟發展」,這出「主場外交」大戲也代表俄羅斯轉移戰略重心的決心。

眾賓紛至沓來,又歡散而去。兩日的東方經濟論壇結束後,海參崴這座遠東明珠也恢復了寧靜。但普京的「遠東大夢」似乎才剛剛開場。

俄羅斯總統普京出席東方經濟論壇,也希望藉此論壇推動「遠東大夢」。(路透社)

普京打造遠東上合

自蘇聯解體以來,俄羅斯便一直存在西進和東進的爭議。前總統葉利欽孤注一擲希望俄羅斯融入歐洲,非但未能如願,還令其經濟崩潰,國際地位下降,為普京重拾「雙頭鷹」戰略埋下伏筆。近年來,由於克里米亞爭端,俄羅斯同西方國家關係徘徊在低谷,更誘使俄羅斯重心東移,加強同遠東區域國家的合作。

某種程度上而言,普京正試圖借助「東方經濟論壇」這一主場外交的平台,打造「遠東地區的上合組織」。上合組織成立之初,各方旨在以平等協商,且無外部勢力介入的情況下解決邊境爭議;亦將「合作反對恐怖主義和極端勢力」作為首要議程。但經歷十餘年的發展,上合組織不僅吸納包括印度和巴基斯坦在內的新成員,更擴大合作至經貿領域,成為中國在中亞地區發揮影響力,及推動「一帶一路」計劃的重要平台。

上合成員國發表青島宣言,習近平表示反對貿易保護主義。(路透社)

事實上,如今遠東地區國家間的合作,同上合組織安全和經貿同步推進的情況,有諸多相似之處。安全合作方面,同東方經濟論壇同步展開的,正是俄國冷戰後最大規模的「東方-2018」軍事演習,中國派出將近一個合成團的兵力參演。而在經貿領域,中俄蒙經濟走廊建設已取得一定成果;在中日關係緩和的背景下,中日韓自貿區及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的談判也正持續推進。

與上合組織由安全議題入手不同,俄羅斯主導的「東方經濟論壇」則選擇爭議較小的經貿為出發點,瞄準周邊國家看好俄羅斯遠東開發大餅的心理,建立自身主導的區域合作機制。然而,一旦多國合作機制得以建立,討論的又何止是經貿問題。今年論壇上,普京在談話期間便向安倍晉三提出倡議:在今年年底簽署日俄和平條約,再以此為基礎解決北方四島(俄稱南千島群島)的領土爭議問題。

在東方經濟論壇期間,普京與安倍一同前往欣賞青少年柔道比賽。(視覺中國)

區域情勢已悄然改變

一直以來,俄羅斯都同臨近的蒙古及中國保持緊密關係。但自普京上任以來,韓國和日本大部分時間均由親美保守派當政,對靠近俄羅斯保持警惕態度;而朝鮮則糾纏於核危機及其帶來的制裁中,更難談同俄羅斯合作。然而,這樣局面近來似乎有所變化。

隨著文金會、特金會先後上演,朝鮮核問題解決似乎踏上了快車道。而金正恩下定決心棄核的最大誘因,便在於融入國際社會以發展經濟;此番情景下,自然不會抗拒這一北方鄰居。而相比前兩位保守派總統李明博和朴槿惠的親美政策,文在寅一直以來的民族主義取態,令其採取了更為自主的外交路線。文在寅早前提出的「東亞鐵路共同體」倡議,更體現其試圖讓韓國告別「島國狀態」,積極同大陸國家建立聯繫的願望。

文在寅將最快在9月中訪問朝鮮舉行第三次兩韓峰會。(視覺中國)

至於臨近的日本,或許是早前特朗普將日本排除在朝鮮核問題進程之外,或許是特朗普多次挑起同日本間貿易衝突,又或者是安倍晉三意識到特朗普根本缺乏亞洲戰略。一年來,安倍晉三的外交政策顯然多元化許多:先是由去年開始逐步同中國改善關係,並將在下月訪華;後又同歐盟走近,簽署經濟夥伴協定,以對抗特朗普的保護主義政策。當安倍在北方四島問題上「有求於」俄羅斯之時,接納其倡議並非不可能。

然而,俄羅斯如今也面臨遠東人口持續衰退、經濟不景等一系列問題;經貿領域的影響力也難同中、日、韓等國相提並論。但面對如今絕佳的戰略時機點,普京相信會盡力推動其戰略。剩下的,則要留待時間檢驗。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