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貿改革呼聲四起 下月G20峰會或成砭華「鴻門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二十國集團(G20)領袖峰會10月30日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ires)舉行,世界貿易組織(WTO)改革將成討論焦點。

自特朗普上任後,美國以阻止世貿上訴機構的法官任命等強硬做法要脅,使世貿改革在國際政治上成為「愈演愈烈」的爭議。

有指世貿改革,其實是針對中國經濟崛起的圍堵行動。G20下月峰會會否成為各國圍攻中國的「鴻門宴」?

世貿組織一直有兩大功能:一是為各國經貿談判並確立基礎貿易法規,二是為各國的貿易糾紛作出中立的裁決。其上訴機構(Appellate Body)因此扮演重要角色。

美國阻延法官任命 威脅世貿急行改革

特朗普政府主政之後,美國就一直阻延世貿上訴機構的法官任命,以作迫使各國改革世貿組織的威脅。

如今,在一般情況下共有7名法官的上訴機構只餘下3位,僅僅觸及審理申訴的人數下限,其中兩位亦將在下年12月結束任期。如果特朗普繼續維持其策略,世貿解決貿易糾紛的一大功能勢將失效。

此等策略雖然有點蠻橫霸道,不合國際政治的禮儀,實際上卻真能逼使各國加重對世貿改革的要求,例如歐盟在上月就主動提出了一套世貿改革概念書,而中國人民銀行前行長周小川上月亦表示同意世貿有改革的需要。

特朗普上台後,即行強硬政策,拒絕世貿法官任命,以迫使世貿改革。(視覺中國)

世貿改革 「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然而,歐美日等已發展國家對世貿改革的理念,卻一直被質疑是以針對中國經濟發展為目標。

在歐盟上月提出的概念書中,就有不少被外界解讀為針對中國的建議,例如改善國家補貼的通報機制、為「國有企業」訂立明確定義、多加管制「過剩產能」形式的補貼、建立阻止「強迫性技術轉讓」的制度、修訂對「發展中國家」的定義及待遇區分等。

另外,在《美加日協議》(USMCA)簽訂之後,美國貿易代表已向國會提出要與歐盟及日本開展貿易談判。由於《美加日協議》有「排除與其他非市場國家簽署自貿協議」的條款,不排除美歐日,甚至其他國家之間日後的協議會加入有關條款,實質上造成孤立中國之效。

而歐盟的世貿改革概念書,亦提出要成立世貿框架下的多邊談判模式,改變現有要全世貿成員國加入談判並得到全體同意的制度。

有評論認為,世貿在1995年正式成立以來,在制度上確有落後時代之處,例如在推動服務業跨境貿易、跨境電子貿易等方面實有所不足。

然而,細看上述的具體改革建議,卻似是出於對中國借現行制度高速發展的不滿,認為現行世貿制度「不公平」,優待中國。不過,中國近20年的高速發展,大概是2001年以美國為首的已發展國家同意中國加入世貿時所意料不及的。

故此,下月的G20峰會大概是歐美日等國與中國「見真章」的時刻。

「鴻門宴」當前 歐美仍有分歧

不過,美國與歐盟國家在世貿改革上,亦非完全站在同一陣線。

歐盟、中國聯同加拿大等其他國家,在上周就向世貿提出申訴,要求對美國以「國家安全」為由開徵的鋼鋁關稅進行研判。此等同是默認世貿上訴機構在一國以「國家安全」為由改變貿易規限等事務上的審裁權力。

世貿組織總幹事阿澤維多 (視覺中國)

然而,美國國內一直有保守派聲音認為,美國的行為不應受凌駕美國憲法之上的「超國家機構」管轄,而世貿上訴機構正是這種超國家機構當中的表表者。當下對特朗普外交政策影響日深的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就是一直高舉此等主張的人。

這種歐美之間的爭議,能否蓋過他們對中國共有的不滿,卻仍是未知之數。

不過,在今日美國的強硬威脅之下,世貿組織總幹事阿澤維多(Roberto Azevedo)早前就坦白承認世貿改革的急切性:「如果沒有減輕緊張局面,以及對貿易合作的再次保證,我們或會見到多邊貿易系統遭受嚴重損害的情況。」

似乎無論G20的「鴻門宴」最後能否辦得成,各國亦有必要作出某程度的合作或妥協,去避免世貿制度在威脅下崩壞。

亞歐首腦會議上周五(19日)閉幕,中國國家總理李克強呼籲各國維護多邊主義。圖右為法國總統馬克龍。(路透社)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