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翠珊脫歐「最後四步曲」 英國「語言偽術」的示範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文翠珊周一(22日)向英國國會匯報脫歐談判進程,指脫歐談判已完成95%,並提出脫歐「最後四步曲」,以解決最後難關「愛爾蘭邊界問題」。

外界即時回應正面,連保守黨疑歐派大員、前脫歐事務次長貝克(Steve Baker)也暫停了他的國會對抗策略。

在上周布魯塞爾歐盟峰會搏得各國領袖同情,卻無功而回之後,文翠珊正式向國會提出其脫歐「最後四步曲」,以避免愛爾蘭興北愛爾蘭在脫歐後要建立邊境檢查,影響愛蘭爾島20年以來的和平局面。

文翠珊的四部曲:

(1) 以有法律約束力的方式,在脫歐後建立「暫時性」的英歐「關稅同盟」

(2) 確保英國有權在脫歐後21月的「過渡期」後,在愛爾蘭邊境問題未得解決之下,選擇「建立英歐關稅同盟」,還是「延長過渡期」

(3) 確保無論英國關稅同盟,還是過渡期,都是「暫時性」的

(4) 確保北愛爾蘭企業繼續保有完整進入英國國內市場的權利

90%?95%? 歐盟議員陪玩數字遊戲

此四部曲似乎贏得部份保守黨疑守派應許,日前表示會策動國會阻撓文翠珊脫歐協議的貝克,在文翠珊的匯報後,就宣布中止計劃,又在社會媒體上稱讚文翠珊為「英國本土與北愛爾蘭的聯合體」提供了「有力保證」。

而歐盟議會負責統籌英國脫歐事務的議員伏思達(Guy Verhofstadt),對文翠珊的四步曲似乎亦未有批評,卻針對她「95%」的估算甚有不滿,指出正確數字該是「90%」。

繼早前特朗普指他對美國天后Taylor Swift音樂的喜愛度減少25%之後,各界對政治人物的「數學估算天分」已大感震驚,想不到如今文翠珊、伏思達等人亦要乘勢向外界「露一手」。

在野工黨黨魁郝爾彬(Jeremy Corbyn)繼續指責文翠珊「無能」及「黨內分裂」,皆是老調重彈。(路透社)

「無限期留歐」?

話說回來,愛爾蘭邊境問題核心在於:如果英國真的退出歐盟「單一市場」及「關稅同盟」等,雙方在商品等規制上將不會無縫接軌,因此在愛爾蘭島上必然要再起邊檢。

歐盟為此提出「補底方案」(Backstop),將北愛爾蘭留在歐盟規制之中,與英國本土割裂,以避免硬邊境。

文翠珊政府因「分裂國家之虞」而不能接受,因此才提出要建立暫時性的「英歐關稅同盟」,將英國本土,連同北愛爾蘭也保留在歐盟的關稅同盟中。

此建議惹來國內疑歐派,認為文翠珊會借機「無限期」假借脫歐之名,行留歐之實。

上周六(20日)有近70萬英國民眾在倫敦上街遊行反對脫歐,並支持「二次公投」。(路透社)

文翠珊在2016年脫歐公投之時,就是留歐派。根據YouGov在10月初進行的調查,至今仍有48%英國民眾認為文翠珊「如果可以,會讓英國留在歐盟」,而只有27%民眾相信她會繼續推動脫歐。

為解「無限期留歐」的質疑,「暫時性」一詞對文翠珊極為重要。故此,她的四步曲就強調,無論是「英歐關稅同盟」,還是讓英國實質上留在歐盟單一市場的「延長過渡期」,皆是「暫時性」的。

如果「暫時」可以「永續」,還算不算「暫時」?

連番強調「暫時性」,當然是運用了心理學對人認知真實的研究:一種訊息被多番重覆,會讓人愈加認為該訊息是真的。

文翠珊高舉的「暫時性」更有可能是「永遠的暫時」,跟不少戒煙人士永遠都在抽最後一根煙一樣。

前港督彭定康的牛津師弟、修讀「哲學、政治、經濟」的首相歐盟顧問羅賓斯(Oliver Robbins),是文翠珊脫歐政策的幕後軍師。(視覺中國)

四步曲細節中的魔鬼在於「第二步曲」。此步容許英國在脫歐過渡期完結後,可選擇進入「暫時性」的「英歐關稅同盟」,還是「暫時性」地延長「過渡期」。

如果選舉是後者,則在新的過渡期內,若愛爾蘭邊境問題未得解決,則可根據第二步曲再延長過渡期;而文翠珊在其發言中也暗示後者是較佳選擇。

此種可能做法之下,過渡期可以變成「永續地暫時」。其「暫時性」有望搏得國內疑歐派人士支持,其「永續性」又可安撫歐盟對於「限期前不能解決邊境問題」的憂慮,可謂「一石二鳥」。

語言把戲能否成功 還看疑歐派、歐盟決擇

當然,這種邏輯性的語言把戲,最後一定會被揭穿,卻為「不想冒跳崖脫歐之險,又不想失去疑歐民眾支持」的國會議員,留下了一個下台階。

而且,此語言偽術只是文翠珊的國會發言,日後在「脫歐協議」上,更可在累贅的條款細節上將同樣邏輯複雜繁瑣化,到時就更難被拆穿、就算拆穿了也難讓一般人理解。

玩文字遊戲到此境地,實在讓人嘆為觀止。不過此策略成功與否,還要看國內的部份疑歐派,以及歐盟最終會否配合。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