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極右AfD征服最後一州 民粹主義成歐盟「存亡關鍵」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德國極右「另類選擇黨」(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簡稱「AfD」)在周日(28日)的黑森州(Hesse)地方選舉破天荒贏得13%選票,首次超過進入議會的5%門檻。

繼本月中成功進入巴伐利亞州(Bavaria)議會,AfD今次再下一城,締造極右政黨進入德國全數16個州議會的局面。

然而,AfD的崛起不只關乎德國政治,更是民粹主義在歐盟國家日漸走進主流的縮影。

黑森州選舉結果陸續出爐後,AfD在德國聯邦議院的領袖威德爾(Alice Weidel)就於Twitter上發文。來頭第一句,就是「我們是人民的政黨」,足見其對於「人民」意願的尊崇。

極右翼AfD崛起 威脅德國傳統政黨

這裏的「人民」是指不少心裏埋藏反移民、民族主義思想,甚至新納粹傾向的德國人。在8、9月之間的開姆尼茨(Chemnitz)反移民激烈示威中,就有AfD的代表與新納粹主義者站在同一陣線。

有論者亦指出,以往只有數百人的新納粹示威,如今竟有數千甚至上萬人參與,可能是AfD的崛起使得他們變得更明目張膽。

今日,AfD的勢頭可謂一時無兩。他們除了在德國各州皆有議會代表之外,在聯邦議院更是第一大反對黨,對日漸勢弱的默克爾「基民盟-基社盟-社民黨」執政聯盟帶來嚴重威脅。

其議會領袖威德爾亦說,AfD已經「植根於德國選民之中」,將會長留在德國政壇。

左一為AfD代表之一霍岳克(Björn Höcke),右二是開姆尼茨反移民示威的領頭人之一、疑似新納粹組織PEGIDA的領袖巴克曼(Lutz Bachmann)。圖為開姆尼茨的一場集會。(美聯社)

歐洲民粹主義的「星星之火」

然而,AfD的崛起只是民粹主義在歐洲各國冒起的縮影。以下是一些歐洲民粹政黨的例子:

(1) 法國的國民集會(Rassemblement National),由馬林勒龐(Marine Le Pen)領導,走極右反移民路線,馬林勒龐在2017年總統次輪選舉得票21.3%

(2) 意大利的北方聯盟(Lega Nord),由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曾主張意大利北部獨立,現與同為民粹政黨卻是左翼的五星運動(Movimento 5 Stelle)組成執政同盟,因此轉而高舉反移民及重商路線,在2018年的大選全國得票17.3%

(3) 匈牙利的青年民主黨(Fidesz party),由總理歐爾班(Viktor Orban)領導,走右翼反移民路線,以將猶太裔美國富商索羅斯(George Soros)打為國家敵人聞名

(4) 瑞典民主黨(Sweden Democrats),走極右反移民路線,在上月大選得票17.6%,打破國會左右兩大聯盟格局,至今仍未能組成政府

意大利的北方聯盟領袖、現任內政部長薩爾維尼,一直主張強硬反移民政策。(視覺中國)

民粹政黨的崛起對歐盟造成兩大威脅

一、以國家利益壓倒歐盟利益

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競選軍師班農(Steve Bannon)在離開白宮職務後,眼見歐洲右翼民粹政團崛起,就在比利時布魯塞爾成立名叫「行動」(The Movement)的智庫,旨在團結歐洲各國右翼民粹政黨。

然而,班農似乎忘記了右翼民粹主義本來就是以「國家民族」為團體的單位,要以「歐洲」等超越國家的名號去團結他們根本完全不可能。因此,無論是德國的AfD,還是法國的國民集會,都表明不會參與。

AfD更指出歐洲「不同於美國」,「每個反建制政黨都有其不同的利益」。

班農雖然曾為馬林勒龐(右)站台,不過後者似乎卻不願加入由他主導的歐盟右翼民粹聯盟。(路透社)

所謂利益的不同,其實就是國家的不同。例如德國、奧地利、意大利等國同樣反對移民的政治人物,在如何處理移民問題上,就因各國利益不一致,而不能達至協調

這種以國家利益壓倒歐盟全體利益的傾向,在右翼民粹政黨不斷冒起的趨勢之下,只會有增無減。最近,意大利民粹政府在其預算案赤字問題上,不願接受歐盟規限,便是一例。

開姆尼茨上月的反移民示威中,有示威者手持寫著「不愛德國的人應該離開德國」的標語。(路透社)

二、民粹主義帶來分裂

民粹不一定右傾,還可以是左傾。法國在2017年大選時,就差點出現極左的梅朗雄(Jean-Luc Melenchon)與馬林勒龐雙雙進入次輪總統選舉的情況,不過中途殺出形象清新、屬中間路線的馬克龍,法國因而沒有陷入左右分裂局面。

不過這種左右分裂的政局,在全球各國都不斷發生:在特朗普治下美國的正反兩派對立,甚至最近巴西的總統選舉──根據最近民調,有44%巴西選民堅決反對勝出總統選舉的博爾索納羅(Jair Bolsonaro)──都是極其明顯的案例。

如果同樣分裂發生在歐盟國家,不止各國將因國內政治爭鬥,而無力外顧,更會將同樣分裂帶到長期由中間路線聯盟掌控的歐盟議會,使歐盟決策機構亦無力運作。

德國綠黨領袖巴保克(Annalena Baerbock)。形象正面、健康的綠黨全國支持度達19至21%,力壓AfD。(視覺中國)

歐盟存亡 關鍵繫於德國

德國作為歐盟經濟、人口龍頭,長期是歐盟的實質領導,其保衛歐盟建制的政治傳統,亦一直是歐盟穩定局面的保證者。

如果AfD等民粹政黨在德國得勢,或釀成國內政治嚴重分裂,歐盟建制將難以維繫,或會面臨瓦解之災。

如今AfD的全國支持度維持在大約14至17%,而極左政黨左翼黨(Die Linke)支持度一直維持在10%左右,並未見重大升勢。反而立場較為溫和的左翼環保政黨綠黨,卻有成為德國第二大黨的勢頭。

因此,要說德國勢將落入民粹主義之中,仍是言之尚早。不過,有美國特朗普在2016年驚人勝選的前車之鑑,想維繫歐盟的人確實不能掉以輕心。

在民粹主義的星星之火中,歐盟能否維繫,可能只存乎德國選民的一念之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