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中期選舉】Trumpianization:共和黨「特朗普化」日益加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11月6日的中期選舉臨近,特朗普再翻炒移民問題,以鼓動支持者出來投票。

他在周二(30日)更表示自己有權用行政命令去取消「任何人在美國出生即成美國公民」的權利,被指違憲,同時也與共和黨近來尊重憲法原文的「原教旨主義」精神相違背。

然而,在如今愈趨「特朗普化」的共和黨,敢出來反對的人已寥寥無幾。

以出生地定公民權受「美國憲法第14修正案」保障,修正案寫得十分明白,其實難有另作解讀的餘地:

所有在合眾國出生或歸化合眾國並受其管轄的人,都是合眾國的和他們居住州的公民。(All persons born or naturalized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subject to the jurisdiction thereof, are citizens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of the State wherein they reside. )
美國憲法第14修正案第1款節錄

反對特朗普的「過氣」政客

面對特朗普此言語,共和黨眾議院議長賴恩(Paul Ryan)就出言指責特朗普根本沒有權力用行政命令去取消「任何人在美國出世即成美國公民」的憲法權利。

他更指,共和黨一直不滿前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以行政命令的方式,去改變移民政策,如今特朗普卻是走上奧巴馬的舊路。賴恩就說得明白:「作為共和黨人,我們相信憲法。」他似乎是在暗指特朗普並非真正的「共和黨人」。然而,他明年1月將會退出政壇,自己勢不如人,只得退卻。

共和黨的法律哲學一向以「尊重憲法原文」見稱,近年來「原教旨主義」更蔚然成風。可是在中期選舉臨近的情況下,敢出來批評特朗普的人,不是早已萌生退意的傳統派,就是在民主黨支持度甚高選區競逐的候選人,可謂少之又少。

賴恩決定不再競逐連任後,更敢於批評特朗普。(視覺中國)

共和黨人 如今都變成「特朗普黨人」

曾被特朗普取上「大話精」花名的德州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在德州面對民主黨魅力型挑戰者歐洛克(Beto O'Rourke),亟需特朗普的「光照」。故此,克魯茲在特朗普提出建議後就馬上表忠支持。

特朗普對「尊重憲法原文」精神的離棄,正如他競選總統以來對俄羅斯的友善態度,都與共和黨傳統信念有所違背。然而,在俄羅斯問題上,特朗普似乎已然改變了共和黨選民對俄國的觀感:

根據民調機構Gallup的調查,認為俄國對美國友好的共和黨人比例,由2013年的22%,倍增至2018年的40%。

根據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在2015年的調查,有60%美國人反對終止給予任何在美國出生的人公民權。

然而,今日特朗普憑著共和黨選民的支持,以其個人意志逐漸把共和黨的傳統信念消磨殆盡,因此可預見在未來的同樣議題上,反對人數將因共和黨選民和政客的進一步歸隊而減少。

從今日的情況看來,與其說特朗普是共和黨人,不如說共和黨人都變成了特朗普黨人。

昔日作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初選的死對頭,今日特朗普與克魯茲變成了「攬頭攬頸」的政治盟友。(視覺中國)

特朗普政治操作的全球化:兩大面向

各國不少政客,眼見特朗普把握形勢,在美國驚人崛起背後的政治操作,都爭相仿傚,造成全球政治特朗普化的趨勢。其中有兩大面向:

第一,特朗普型的政客,以特立獨行的反建制形象崛起,配合簡單的主張及口號,走民粹主義路線,給予本因顧慮政治正確性的民粹選民信心,聚集支持。

特朗普的「讓美國再次偉大起來」(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不用多說。在全球層面上,主張武力反毒政策,不斷口出狂言的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以及剛在上周日(28日)勝選的巴西未來總統博爾索納羅(Jair Bolsonaro),就是全球「特朗普化」的例子。

人稱「巴西特朗普」的博爾索納羅,高舉槍權,以「手槍」為其招牌競選手勢。(視覺中國)

第二,不少機會主義者,雖然並不一定是忠實信徒,卻會借這些「特朗普型」政客的民意支持及其大膽作為的行事風格,去進行自身的政治謀算。

特朗普背後,就有推動強硬外交政策的現任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力主減稅、消除管制、推行保守政策的傳統共和黨人,如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等。

巴西的博爾索納羅亦如是。自認不懂經濟的他,背後就有銀行家古迪斯(Paulo Guedes)借其民望去實現國有企業私有化、減省政府部門架構等主張。

這些機會主義者,有時與特朗普型的政客,其實是在互相利用。前者為後者帶來一些傳統政治利益的支持,後者又為前者添上民粹主義的活力。

主張強硬外交政策多年不得志、今日日益獲特朗普倚重的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 (視覺中國)

然而,在「特朗普化」的政治世界中,選民支持的核心圍繞在一個被神話化的政客身上。在民主制度下,這種政治操作更多地出現在走下坡的國家:因為在國家景氣向好時,人民根本不需要神話。

中期選舉臨近之時,這種「特朗普化」的政治操作繼續風行,間接反映美國國勢走下坡的根本狀況之餘,亦顯示出選舉制度中「不理性」、有待改善的地方。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