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部長塞申斯「請辭」 美國中期選舉後的「第一滴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正當美國政界人士忙於分析中期選舉結果之際,突然又傳來重磅消息──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在特朗普要求下,「申請」辭職,其職位由過往多次批評「通俄門」調查的惠特克(Matthew G. Whitaker)署任。

就著「通俄門」調查,塞申斯和特朗普的矛盾很深,被炒只是時間問題,而他最終亦成為中期選舉後的「第一滴血」。

而更令人擔憂的是,這只是華府「離職潮」的開始。

當地時間周四(8日),特朗普在Twitter公布了司法部易帥的消息,他很有禮貌地感謝塞申斯為國家服務,祝願他一切順利。然而,特朗普這種「君子交絕、不出惡聲」,畢竟也掩蓋不了兩人深重的矛盾。

塞申斯:特朗普曾經的競選功臣

塞申斯是特朗普兩年多前獲共和黨總統候選人資格後,首位公開表態支持他的聯邦參議員,這對當時備受共和黨主流政客抵制的特朗普而言,肯定是雪中送炭。

不過,隨著「通俄門」調查啟動,兩人關係出現裂隙:先是塞申斯以曾參與特朗普競選活動為由,不插手調查,接著便有特別檢察官米勒(Robert Mueller)接手相關調查。

隨著特朗普前競選經理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等人先後認罪,調查有劍指特朗普之勢,這位總統的焦慮可想而知。而塞申斯的「不作為」,令特朗普遷怒於他。

在「通俄門」調查上,米勒向特朗普步步進逼,導致後者極為焦慮。(美聯社)

署任司法部長夠聽話

這或許解釋了,特朗普指定由惠特克署任司法部長的原因──他是「自己人」。惠特克曾批評「通俄門」調查是「政治獵巫」,甚至曾提議對調查實施預算限制,變相幫特朗普一把。

而就在惠特克接掌司法部的消息傳出後,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表明:「保護米勒及其調查是首要任務。」即將接任眾議院議長的佩洛茜(Nancy Pelosi)亦要求,惠特克像塞申斯一樣避嫌。

塞申斯離職後,暫時未知惠特克會署任多久。若以常理推測,即使惠特克很快便結束署任,正式繼任者起碼會比塞申斯更「聽話」,更能配合特朗普。

相比塞申斯,惠特克比較「聽話」,更能配合特朗普。(視覺中國)

必須指出,塞申斯只是美國中期選舉後,特朗普政府的「第一滴血」,在其他政策方面與特朗普不咬弦的華府高層,可能亦會在短期內相繼離職。

離職潮陸續有來 誰是第二滴血﹖

美國媒體Politico早前便報道,特朗普政府在中期選舉後可能會出現「逃亡潮」,除了塞申斯,「高危人士」還有國防部長馬蒂斯(Jim Mattis)、內政部長津克(Ryan Zinke)、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白宮幕僚長凱利(John Kelly),及其國土安全部長尼爾森(Kirstjen Nielsen)。

在上述「待炒名單」上,曾被特朗普形容為「有點像民主黨人」的馬蒂斯是頂頭大熱。無論是在維護《伊朗核協定》,還是在對待北約盟友上,馬蒂斯的立場與特朗普截然不同。在國安政策上,由於跟不上特朗普趨向強硬的整體基調,蒂勒森和麥克馬斯特(H. R. McMaster)早已下台,馬蒂斯可能亦會步兩人後塵。

在國安政策上,馬蒂斯已無法跟上特朗普政府趨向強硬的基調。(視覺中國)

凱利的白宮生涯亦可能已在倒數階段。美國著名記者伍德沃德(Bob Woodward)早前出版的新書披露,凱利曾稱特朗普為「白癡」,認為說服他做某事是徒勞,又認為白宮的工作是自己做過最差的一份工。

另有美媒報道,獲特朗普力撐的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早前批評,在處理非法移民上,凱利的舊下屬尼爾森不夠強硬。結果凱利和博爾頓大起爭議,粗口橫飛。連繫上特朗普多番就移民問題強硬表態,他究竟會支持博爾頓還是凱利,其實不難判斷。

據說凱利對老闆特朗普非常不滿,曾形容對方是白痴。(視覺中國)

事實上,在中期選舉前,無論是貿易、國安還是移民等問題,特朗普政府早已全面走向「鷹化」;中選後,民主黨重奪眾議院,受到拑制的特朗普不可能趨向溫和,而是繞過國會,更多地直接從白宮發號施令。

在這種大趨勢下,特朗普必須確保政府高層更能執行他的指示,蓬佩奧(Mike Pompeo)、博爾頓這些「自己人」當然可以留下,而無法配合總統議程的,只能離開。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