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中期選舉】橫行的「特朗普化」:美國的焦慮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1月7日,美國中期選舉塵埃落定,民主黨成為眾議院的多數黨,而共和黨雖然失去眾議院,仍然保住參議院的優勢,緊握參議院的掌控權。

這次選舉結果可以說是在意料之中,這場選舉其實也沒有任何「贏家」。反倒是幾股不同的焦慮,正在美國各群組之間蔓延。

主流媒體的焦慮:「Fake News」之爭

不按常理「出牌」的特朗普,對於美國主流媒體來說,是前所未有的挑戰。

周三(7日),特朗普召開中期選舉的記者會,在記者提問環節時,美國有線新聞網絡(CNN)記者由於追問特朗普關於中美洲「大篷車」移民車隊以及「通俄門」的問題,被特朗普怒斥「沒禮貌」、「討厭鬼」,並叫對方「放下麥克風」,更批評CNN是人民的公敵。隨後,該名記者的「白宮通行證」被吊銷。

特朗普與美國主流媒體交惡並不是新鮮事情,然而中期選舉剛剛落幕,特朗普在記者會上直接「鬧爆」記者,一方面,主流媒體為美國言論自由的未來感到惴惴不安。

周三,CNN駐白宮首席記者阿科斯塔(Jim Acosta)引追問特朗普關於中美洲移民與「通俄門」的問題,被特朗普怒斥。(路透社)

另一方面,特朗普多次斥責主流媒體為「假新聞」(Fake news),更視主流媒體為「人民公敵」,令主流媒體對自己的地位感到岌岌可危。

而特朗普這位發Twitter「狂熱者」,時常在Twitter上口無遮攔,借助Twitter這一社交平台,無時無刻都在與美國民眾進行零距離的交流,這使得特朗普能夠快速地將自己的理念深入到美國民眾之中。當下,越來越多美國民眾認同特朗普「假新聞」之說,主流媒體面臨「受信任度」漸漸被削弱的危機。

美國主流媒體認為,「假新聞」是特朗普運用煽動性的言辭製造出來的獨裁「武器」,以此混淆民眾視聽。特朗普將對自己不利的新聞稱之為「假新聞」,而扶持部分有利於共和黨、以及「激進鷹派」為代表的班農所創辦的「Breitbart News」等媒體。面對「特朗普化」的形勢,主流媒體越發擔心自身在媒體界的地位與聲望。

共和、民主兩黨的焦慮:自我價值的迷茫

周四(8號),美國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應特朗普的要求,提出請辭。中期選舉剛剛落幕,白宮內部的鬥爭旋即再一次開演。

11月8日,美國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向特朗普辭職,他稱此舉是應特朗普要求。(路透社)

特朗普上台以後,共和黨「建制派」被迫退出了權力核心、即使是傳統「鷹派」人士亦漸漸被架空。此次中期選舉中,較為「溫和」的共和黨保守派人士接連失利,如「鷹派」保守黨眾議院議長瑞安(Paul Ryan)以及保守派參議員弗萊克(Jeff Flake)等人均在中期選舉中離場。

共和黨「保守派」向來主張以循環漸進的方式推動社會改革、強調穩妥而秩序、漸進且緩慢的改革方式。這與被外界稱為「瘋狂」的特朗普大相徑庭。

美國防部長馬蒂斯(Jim Mattis)與特朗普關係欠佳,外界認為馬蒂斯離開白宮只是時間問題。(視覺中國)

如今在共和黨「激進鷹派」當道的情況下,共和黨「保守派」人士想要在黨內有所「分量」怕是困難重重。而塞申斯的請辭只是又一個開始,美媒預計,白宮將掀起新一輪「離職潮」,國防部長馬蒂斯(Jim Mattis)、內政部長津克(Ryan Zinke)、國土安全部長尼爾森(Kirstjen Nielsen)等與特朗普政見相左的官員將會陸續離開白宮。

當共和黨被「特朗普化」,而被「特朗普化」的共和黨掌握參議院時,共和黨內的議員是否能夠為民主發聲,為美國發聲而不是為了特朗普發聲呢?

與此同時,特朗普的成功,對於民主黨「建制派」人士來說,本身就是無法理解的事情。隨著特朗普在共和黨的勢力愈發堅固,如何找到拆解「特朗普化」的方法,成為民主黨「建制派」最感到焦慮的事情。

民主黨三位「明日之星」奧羅克、吉勒姆和艾布拉姆斯,都一一落敗。(視覺中國)

2016年總統大選希拉里落敗後,民主黨「建制派」開始陷入泥沼。面對強勢的特朗普,民主黨積極支持「通俄門」的調查、揭露特朗普各種醜聞等各種招數,迄今為止都未能對特朗普造成「致命一擊」,無法阻擋特朗普勢力的擴張。面對美國人在就業、醫療等結構性問題上,民主黨「建制派」依然未能提出有效的政策以獲民心,而民主黨內「桑德斯派」等極左勢力已經開始蔓延,民主黨「建制派」不論是黨內還是黨外,在地位上都受到了威脅。

特朗普的焦慮:權利的制約

民主黨掌握眾議院後,特朗普7日發Twitter稱,如果民主黨打算浪費納稅人的錢在眾議院對他展開調查,他勢必會反擊。

「通俄門」事件對特朗普來說,或許會演變成極大的政治危機,因而他勢必要抑制住「通俄門」調查的發酵,才能保證自己的總統寶座不受挑戰。此次民主黨重奪眾議院,會如何進一步推動「通俄門」的調查引起人們的關注,特朗普率先在Twitter上發聲,警告民主黨,其實亦顯示了特朗普內心的焦慮。

聯邦調查局(FBI)前局長科米(James Comey)調查「通俄門」期間,特朗普曾要求他放過前國安顧問弗林。(視覺中國)

與此同時,共和黨丟失眾議院,特朗普在餘下的總統任期內,勢必會受到來自民主黨的挑戰,白宮的政策推行亦會舉步維艱。特朗普不僅需要穩固自己在共和黨的地位,更需要面對來自民主黨的壓力。是否還能暢通無阻地實施自己提出的政策,這是中期選舉後,特朗普將會面臨的問題。

簡而言之,「特朗普化」的共和黨,是否會演變成「特朗普化」的美國?不管是取得眾議院的民主黨、在參議院佔據優勢的共和黨,或是坐在總統寶座上的特朗普,抑或是面對美國社會多重問題的美國民眾,都各有各自的焦慮。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