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默克爾」接任基民盟黨魁 前路沒有鮮花只有荊棘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剛剛結束的德國基民盟黨魁選舉中,默克爾路線的支持者、黨內左派卡倫鮑爾(Annegret Karrenbauer)以517比482票的極微弱優勢戰勝右派對手默茨(Friedrich Merz)。

對主張歐洲一體化,提倡中庸政治的支持者而言,這樣的結果自然值得欣慰。但在默克爾路線飽受選民質疑的當下,「繼承衣缽」也面臨極高政治風險。

今次黨魁選舉中的兩位候選人卡倫鮑爾及默茨,較默克爾而言均有一定右傾。不過,卡倫鮑爾僅在同性婚姻等社會議題上較為保守,但由於德國同性婚姻已在2017年7月合法化。塵埃落定之下,卡倫鮑爾的立場似乎並不重要。

在較為敏感的難民問題上,卡倫鮑爾同默茨立場則分歧明顯。前者曾公開支持默克爾「開放難民」政策,唯認為有犯罪前科者不得入境德國。而默茨則主張修改德國《基本法》中「緊急避難」條款,斬草除根式阻絕難民入境。

基民盟黨魁選舉:默克爾屬意的候選人卡倫鮑爾(中)與獲前財長支持的默茨(左)在基民盟黨魁選舉中難分高下。(美聯社)

至於外交政策上,現年63歲的默茨出身商界,曾在美國知名投資公司貝萊德(Blackrock)工作數年,被認為政治立場親美。相比之下,卡倫鮑爾外交政策的重心則停留在歐盟,主張歐盟一體化,及維繫歐盟獨立外交路線。

事實上,近年極右派另類選擇黨(Afd)之所以表現搶眼,甚至入住全德所有州議會,正在於其高舉反移民及疑歐兩大神主牌。與此同時,「投不下」Afd的右派選民,則將選票過檔給高舉新自由主義大旗的自由民主黨。如不改變默克爾路線,還要在三年內改變選票流失的趨勢,卡倫鮑爾算是接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大打反移民牌的另類選擇黨入主德國全部州議會。(路透社)

兄弟黨關係勢轉差

值得注意的是,儘管卡倫鮑爾在今次選舉中獲勝,卻不代表他成為基民盟(CDU)的「全國共主」。一直以來,基民盟都未涉足德國最為富裕,且人口眾多的巴伐利亞州。該州長期都由基民盟的姊妹黨,基督教社會聯盟(CSU)執政。

相比於基民盟,基督教社會聯盟的立場保守許多。CSU主席、內政部長霍費爾(Horst Seehofer)7月便因同默克爾在移民政策上產生分歧,交上辭呈,更自作主張將大量難民驅逐出巴伐利亞州。儘管如此,CSU還是受累於柏林的難民政策,在早前的巴伐利亞州選中大敗,首次失去過半議席。

基社盟領袖兼內政部長澤霍費爾威脅,若然默克爾未能與其他歐盟國家達成移民問題的協議,他將會下令警方在德國邊境堵截移民,因此備受共同執政的社民黨抨擊(視覺中國)

選舉中受累於CDU的政策,已令CSU有所不滿。而在日常政治運作中,CSU雖名義上為獨立政黨,但在聯邦政府及國會中,卻不得不配合柏林中央行動。與此同時,CSU黨代表還無權選舉基民盟黨魁,更加重不公平感。事實上,若CSU黨代表有權投票,卡倫鮑爾很大機會將無法當選。

如今的聯邦國會,CSU控制46席,佔兩黨聯盟的20%,地位舉足輕重。如何協調同CSU的關係,避免「友黨逼宮」的劇本重演,將成為卡倫鮑爾的首個挑戰。

微幅改革何以為繼

眾所周知,卡倫鮑爾算是默克爾路線的擁護者,如今卻也需要改革以挽回頹勢。首當其衝的問題便是:如何在繼承默克爾遺產,和修正政策間尋找平衡點。

在難民政策上,卡倫鮑爾主張加強對入境者審查,拒絕有犯罪前科難民定居,並遣返申請被拒的難民。但這樣的主張在反對者看來「離地萬丈」:如果不阻止難民進入德國,當局審查申請速度將遠低於難民進入德國的速度;即使申請被拒後,以當下德國法警資源,遣返數万人回國也是天方夜譚。

德國難民問題持續造成社會紛爭,圖為難民被迫滯留在巴士上,無法離開。(美聯社)

至於默克爾力推的歐盟一體化。她的重要盟友馬克龍遭遇一系列國內政治危機,或許連五年任期都無法「坐好坐满」。而在歐盟內部,波蘭、匈牙利等國已打正旗號抗拒進一步整合;傳統西歐國家的奧地利、意大利等國近年也紛紛右轉。縱使卡倫鮑爾同默克爾在黨政兩線聯合發力,在失去他國支援的情況下,也難有建樹。

在卡倫鮑爾的黨魁之旅上,或許需要面對終極選擇:堅持原則,或向選票妥協。

基民盟黨魁選舉:默克爾擔任基民盟黨魁達18年,有人高舉寫有「謝謝老闆」的標語向默克爾告別。她在出任總理期間,更一手帶領德國重回世界之巔,其難民政策曾一度讓國家贏得尊重,但亦埋下民粹主義抬頭的伏線。(路透社)

當原則遇上選票

不少意見認為:縱使卡倫鮑爾堅持默克爾部分原則,卻也能通過小修小補的方式,吸引部分選民回流;最差結果也能止住選民持續流失的趨勢,維持基民盟同社盟黨聯合過半的態勢,將目標放低到保住執政權。

在樂觀者看來,民粹思潮的出現有其周期性特徵,難以維繫許久。在英國,主張脫歐的民粹主義政黨獨立黨(UKIP)在2015年全國大選橫掃388萬票,兩年後卻只剩下可憐的60萬票。隨着敘利亞、阿富汗及北非等難民主要來源國秩序逐步穩定,本輪民粹熱潮或許也將收場。屆時,再考慮如何尋回基民盟往日的榮光,也不算遲。

英國獨立黨的黨魁法拉奇。(Getty Images)

然而,過去數年環球經濟正處於上升期;受惠於默克爾施政能力,德國經濟亦成為歐盟國家的「排頭兵」,如此背景下,民粹主義都可盛行全德。如今,全球經濟增長週期已告尾聲,為民粹思潮貢獻溫床,所謂「忍一時風平浪靜」怕是嚴重誤判情勢。

而在「選票派」看來,基民盟挑戰政策右轉不僅能壓制Afd等極端勢力的崛起,還能為社民黨等中左派政黨提供生存空間。在他們看來,過去十餘年,基民盟已放棄科爾時代中間偏右路線,在經濟政策、同性婚姻、移民等議題上都同施羅德領導的社民黨無太大分別。如此一來,右派的政治光譜自然拱手讓給Afd同自民黨;而社民黨也因其立場同基民盟相似,而失去吸引力。

舒爾茨(左)曾表明拒絕與默克爾合作,後來食言,引起不少黨友不滿。右為接任社民黨主席的納勒斯。(路透社)

對「選票派」而言,追尋選票並非「放棄理想」,反而是符合政治倫理的決定。二戰以來,基民盟便作為右派政黨存在,代表中右派人士的利益。在他們看來,默克爾專注於「帶領國家」,卻忽視了政黨也應「代表支持者」。與其說是右派選民拋棄了基民盟,倒不如說是基民盟拋棄了右派選民。

黨選結果告訴卡倫鮑爾:她將要接手一個高度分裂的政黨;政治現實告訴卡倫鮑爾:繼承默克爾遺產困難重重;緊迫的時間告訴卡倫鮑爾:她絕無觀察和等待的餘地。她的黨魁之路,注定沒有鮮花,只有荊棘。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