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參議員沃倫難闖總統路 民主黨亟須新生代崛起

最後更新日期:

周一(12月31日),正值各國元首發表新年致辭之際,美國民主黨參議員沃倫(Elizabeth Warren)宣布備戰2020年總統競選,引發各界關注。與此同時,沃倫參選的意願亦引發人們對於民主黨後繼無人的質疑。

沃倫周一(31日)宣布,就參與2020年總統大選成立「探索委員會」(Exploratory Committee),率先打響2020大選「起步槍」。

左派沃倫視角下的「美國秩序」

沃倫被視為民主黨內的「極左」派人士,她於周一(31日)在Twitter上發布時長為4分29秒的競選宣傳視頻亦體現了她的左派思想。與特朗普「讓美國再次強大」的口號不同,沃倫的宣傳主題可以歸結為「重建美國」。沃倫認為當下的美國政壇被富人與大集團所操控,政治淪為了大財團獲取更多利益的工具,令中產階級大受其害,更分裂美國。

沃倫進而提出:「我們有能力讓民主為所有人服務,讓經濟為全民所享;我們有能力重建美國的中產階級,但這一次,我們為全體美國人而建立美國。」

「土著血統」引質疑

經濟公平的問題一直是沃倫重點關注的議題。從政之前,沃倫在哈佛大學法學院擔任教授,專攻破產法的研究,積極倡導消費者保護的相關議題。沃倫曾在奧巴馬政府時期,擔任消費者金融保護局(CEFB)的特別顧問。於2013年起,沃倫擔任麻省參議員,並於2018年的中期選舉中獲得連任。

除了民主黨左派人士的身份,沃倫與希拉里(Hillary Clinton)的關係亦引人注目。2016年總統選戰期間,沃倫為希拉里助選,亦因此多次與特朗普展開多番「罵戰」。

特朗普在2016年總統大選時期諷刺沃倫是動畫電影《風中奇緣》女主角寶嘉康蒂(Pocahontas),暗示她的土著血統,隨即兩人的「罵戰」引發關注。2018年10月,沃倫公開DNA分析報告,顯示自己的美國原住民血統,依舊引起各方的爭議,至今未止。

沃倫宣布競選總統:她2012年競選參議員時自稱有原住民血統,後被特朗普揶揄。她2018年9月亮出自己的DNA分析報告,並要求特朗普「找數」捐款。(資料圖片)

周一(31日),特朗普在接受霍士新聞(Fox News)採訪時,對沃倫參與競選一事作出表態,繼續強調對她種族血統的質疑,認為沃倫的的報告毫無說服力。

與此同時,沃倫與特朗普關於「土著血統」的糾紛引發了民主黨內一些人士的不滿。愛荷華州民主黨前主席德沃爾斯基(Sue Dvorsky)批評沃倫浪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與特朗普在私人議題上爭論,是一個錯誤的作法。

競選之路希望渺渺

雖然沃倫成為民主黨內宣布備戰2020總統選舉的第一人,但是各界對於她的競選之路並不看好。即使民主黨內部其他人還未發聲參選,但是諸如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前副總統拜登(Joseph R. Biden)、紐約前市長彭博(Michael R. Bloomberg)、聯邦參議員布朗(Sherrod Brown)等人成為外界預測的大熱,而沃倫與這些具有名氣的民主黨政客相比,優勢甚小。

2020年總統大選對於民主黨來說是一個極大的考驗,民主黨選出來的總統候選人要具備能夠全方位打敗特朗普的素質,才有更大的機會贏得大選。然而沃倫明顯缺乏一定的政治素養。在「土著血統」問題上,不論是「罵戰」抑或公開報告,沃倫實則被特朗普「牽着鼻子走」,明顯暴露出政治謀略的不足。

與民主黨內拜登(Joseph R. Biden)、桑德斯(Bernie Sanders)相比,沃倫優勢甚小。(路透社)

而沃倫所推崇的政策能否在民主黨內獲得穩固而又廣泛的支持,本身亦是存疑。實際上,沃倫擔任參議員時期,所力推的經濟政策引發民主黨內中間派與華爾街人士對於經濟民粹主義的擔憂。沃倫曾提交恢復《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條款(Glass-Steagall Act)、提出學生貸款利率與美聯儲貼現率綁定等議案,並未完全得到民主黨同仁的認可。

民主黨急需培育新血

沃倫對總統大位摩拳擦掌,亦再次引發人們對於民主黨新舊血更替的關注。放眼民主黨,黨內仍然未能形成一個強有力的凝聚力,而在民主黨內部具有影響力的政客大多已近耄耋之年。諸如現年76歲的拜登、77歲的桑德斯仍然被視為民主黨的中流砥柱,而民主黨內縱有年輕的政客,如現年46歲的歐洛克(Beto O'Rourke),黨內地位仍難與一眾老政客抗衡。

希拉里和桑德斯競逐2016年民主黨總統提名,為「新民主黨人」首次受到本處於邊緣位置的進步主義者嚴峻,此後進步主義者聲勢不斷壯大。(路透社)

早前,民主黨於中期選舉獲得眾議院掌控權後,現年78歲的佩洛西(Nancy Pelosi)被認為在黨內難逢對手,是眾議院長的不二人選。此形勢引來民主黨一眾年輕政客的不滿,認為年輕人難以得到上位的機會,因此出現了16位民主黨議員致函佩洛西,要求其退位的情況。

如今,69歲的沃倫率先成為民主黨競選第一人,實在不是一個好的開頭。民主黨內處於暮年的政客雖然壯心不已,但是他們應當為民主黨的未來考慮,給予黨內年輕政客更多的支持和機會,將政治舞台的中心交給年輕人,才能避免民主黨出現青黃不接的局面。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