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龍政府收緊示威法 黃背心會否死灰復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法國政府繼上周高調以「組織未授權示威」逮捕黃背心代表人物,並在上周六(5日)經歷人數比前次高數倍的「黃背心第8擊」後,總理菲力普(Edouard Philippe)周一(7日)更宣布將收緊示威法,制訂「鬧事者」(casseurs)名單,禁止他們參加未經宣告的示威,並要他們為其破壞作出民事賠償。

新的一年,新的做法。總統馬克龍似乎眼見在聖誕、新年期間示威人數大減,而想趁機力行強力打壓。

新年啟始 黃背心餘波未了

上周六,黃背心運動踏入第8周,亦是2019年的首次黃背心示威。全法竟有近5萬人上街,人數比上一個周六多4倍以上,一改黃背心怒火漸消的趨勢。在巴黎,更有示威者以鏟車破壞政府建築物,迫使法國政府發言人格里沃(Benjamin Griveaux)緊急撤離。

示威再次升級的一大導火線,是在去年11月17日首先提倡堵路的貨車司機德魯埃(Eric Drouet)上周三(2日)被第二次高調拘捕的事件。雖然他及後獲得釋放,不過外界多指此為政府「濫權」,而德魯埃也稱事件純屬「政治性質」。

根據法國研究機構Odoxa在本月初的調查,目前仍有55%受訪者認為黃背心運動應該繼續下去。

上周六,黃背心示威者繼續上街,並與警方發生衝突。圖片攝於巴黎一條跨越塞納河的橋上。(路透社)

面對黃背心示威者對法國現行政治體制代表性不足的質疑,馬克龍的回應卻是成立「公眾辯論全國委員會」,在本月中開始收集整合民意,似乎是「拖」大於「實」。

配合馬克龍12月提出、高達100億歐元的派錢措施,種種政策亦未能就此平息民憤;其新年以後的強硬政策,更有可能激化黃背心示威。

馬克龍堅持強硬 擬制定示威黑名單

不過,馬克龍政府似乎無意因「黃背心第8擊」的亂局而改變其強硬策略,如今更試圖收緊示威法,或將引來更大反彈。

總理菲力普周一晚上在電視上公布其收緊示威法的政策。(路透社)

極左翼「法國不屈」(La France insoumise)的領袖梅朗雄(Jean-Luc Melenchon)就擔心所謂的「鬧事者名單」會被濫用,而成為阻止示威自由的工具。他在社交媒體上就說:「(總理)菲力普正授權示威者不要示威,否則他們就會被列在名單上。」

另外,極為類似的示威黑名單法案,在去年10月就曾由參議院右翼份子提出,卻遭馬克龍的「法國前進」(La Republique en Marche)反對;如今事隔數月,卻由馬克龍政府重新提出,可謂極其諷刺。

在示威者普遍對法國政府體制有感不滿的情況下,馬克龍拘捕示威代表、收緊示威法的強硬做法,只會讓示威者更加懷疑政府濫用,並再進而質疑現有的政府體制。

和平示威者仍是黃背心運動中的絕大多數。(路透社)

「公民抗命」或變「暴力對抗」?

直至目前為止,黃背心運動中的暴力事件依然是少數人的作為,大部份人仍然是「和平卻違法」的示威者。根據政治哲學家羅爾斯(John Rawls)的定義,此舉屬於所謂的「公民抗命」(Civil Disobedience),即示威者雖對社會上的某些不公有感不滿,而以身試法去表達不滿,希望獲得公眾認同及政府有效的回應。

然而,公民抗命者並非要反對整個社會的體制──他們對司法部門、執法部門、立法部門等的整體架構依然是認同的。否則,他們的抗爭將不會只是「和平卻違法」而已。

當民眾認定社會不公的根源,不只是現有體制中的一些缺失,而是現有體制的根本問題,他們的抗爭將會演化為對整個體制的對抗,而不只會局限於和平手段。

流着革命血液的法國民眾,會否在馬克龍的強硬政策下,讓黃背心運動真的演變成一場革命?圖為巴黎一處向黃背心致敬的新壁畫。(路透社)

雖然今日黃背心當中的暴力份子確有故意鬧事者,然而馬克龍政府的強硬做法或許會使更多黃背心參與者愈加反對法國現有體制本身,使暴力事件愈發不可收拾。

黃背心運動的問題根源,除了馬克龍離地不顧民情之外,也有他急推改革的因素。雖然他多次明言已汲取教訓,然而今日他眼見民憤稍息便急轉強硬的做法,也許是見證了他仍未覺悟的事實。

2019年,一直被形容為馬克龍5年任期改革路途正式進入難關的一年。如今馬克龍顯然未能悔改,似乎法國大改革的前路依然是迷濛一片。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