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最年輕女議員倡「富豪課稅七成」 北歐式福利主義行得通?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史上最年輕的女性國會議員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甫上任即提出激進的稅制改革建議。

左翼立場極濃的她,提出開徵70%富人稅,惹來共和黨與保守派人士極大反對。不過開徵70%邊際稅率(marginal tax rate),其實並非天馬行空,瑞典正是實現的例子。

但這套北歐稅制套用於美國社會身上,行得通嗎?

剛上任只有一周的紐約州聯邦眾議員奧卡西奧科爾特斯出生於紐約布朗克斯(Bronx)一個勞動階級的家庭,父親是當地人,母親則是波多黎各人。她曾經在桑德斯(Bernie Sanders)競選團隊擔任義工。競選政綱主要提倡民主社會主義的福利政策,包括低層勞工福利保障、全民健康保險、公共大學免學費等,左翼立場味道極濃。

她近日提出的新一項稅改建議,引起不少熱議。為了應付急切的全球暖化,她提倡聯邦政府應該向國內收入最高的國民,譬如年收入達1000萬美金的富豪,徵收60至70%的邊際稅率(Marginal tax rate),以資助應付氣候變化的「綠色協議」(Green New Deal)。部分共和黨人和保守派人士固然群起口誅筆伐,訪問她的CNN節目主持人Anderson Cooper亦不禁形容此方案「十分激進」。

上周,美國聯邦眾議院新一屆會期正式展開,議員宣誓就職。(路透社)

新官上任三把火?

奧卡西奧科爾特斯早因去年6月的民主黨初選中,擊敗政壇老手克勞利(Joe Crowley)而聲名大噪。11月的中期選舉過後,成功晉身國會,成為最年輕的女性國會議員。上星期,新一屆國會任期開始,「風頭躉」奧卡西奧科爾特斯便乘勢發表激進的稅制改革建議,要求政府向富人徵重稅。

說回奧卡西奧科爾特斯提出的稅改觀點,有支持者提出理據:美國稅制在1980年代卡特總統(Jimmy Carter)時期,已經在向高收入人士(年收入高於21萬美金,計及通漲率,相當於今天約65萬美金)徵收7成的個人所得稅。這個稅率也符合當時美國社會的主流意見,因此,奧卡西奧科爾特斯的建議並非沒有先例。

以高福利國家瑞典為榜樣

《Current Affairs》編輯Nathan Robinson在《衛報》撰文,支持奧卡西奧科爾特斯的建議。他指出,奧卡西奧科爾特斯提出的稅制改革,只是針對年收入高於1000萬美元的富人。可是,共和黨保守派人士便把它放大,並扭曲為向普羅大眾「收重稅」。

Nathan Robinson還以奉行高稅收福利主義的北歐國家瑞典作例證:該國也擁有類似的嚴苛個人所得稅制,但仍在全球創新指數榜上,位列前茅。由此證明,向高收入人士加徵稅額,並不會減低經濟成長活力。

瑞典是典型的高稅率福利國家,人民生活水平在世界名列前茅。(Getty Images)

瑞典現行稅制,比奧卡西奧科爾特斯所提出的其實更見「進取」。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的資料顯示,年收入高於867,000瑞典克朗(約98,000美元,相等於約76.5萬港元)的本地僱員,需向政府繳納7成的收入稅。不過,即便是賺取普通水平收入的市民,所需承擔的稅項亦不輕。若每月工資少於3.7萬港元,仍需向地方政府繳納3成的所得稅。如果高於3.7萬港元這個水平,除了地方政府的3成稅項,還需繳交所得工資的2成給中央政府。換句話說,即是需要將一半工資交給國家。但可以換來的,便是各項醫療、教育、交通、房屋等全方位的社會福利。

律師兼政治評論家Matt Bruenig認為,瑞典現行社會政策當然不是完美,但她無疑是個成功的高收入國家,國民的生活質素水平,顯然優於美國人。

不過,建基於高稅率的北歐式福利主義施政方針,是否真的合用於美國呢? 這需要進一步深究。瑞典人口不過1000萬人,行君主立憲和代議民主制。美國在聯邦制下,實行聯邦、州和地方(市、縣)三級分稅制度,稅制頗為繁複。加上在人口、國土面積、政制上,瑞典和美國差異很大,如Nathan Robinson等進步自由派評論家般所追捧的福利主義稅制模式,是否該擺在美國的社會環境裏,似乎仍有很大討論空間。

且近年來瑞典面對人口老化、難民湧入等危機,讓瑞典過往50年引以為傲的社會福利主義,出現暗湧:去年9月的全國大選,極右民粹政黨瑞典民主黨(Sweden Democrats)成為國會第三大黨。結果反映部分民眾開始對行之已久的福利主義施政方針提出質疑。

「瑞典模式」在未來如何自我完善,變得更合時宜,相信又是另一個需要長期思考的社會政策迷思。

極右政黨瑞典民主黨(Sweden Democrats)在2018年的全國大選中取得亮眼成績。(Getty Images)

從現實政治的角度思考,今天美國的政治光譜愈加撕裂,左右兩派反目成仇。兩黨政客對愈加激進的立場表態和政綱表述,似乎樂此不疲。

29歲的奧卡西奧科爾特斯,大膽提出稅制改革建議,無疑值得鼓勵,亦有助營造新一屆會期的論政氛圍。但觀其背後,「向富人開刀」的激進稅改建議,其實是否只是「新官上任」的噱頭幌子?實際可行性,也許令不少人留下問號。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