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歐協議」上國會斷頭台 文翠珊有冇可能避過厄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脫歐大限3月29日將至,如果英國國會不通過脫歐協議,英國到時將會自動墮崖式「無協議脫歐」(No-Deal Brexit),造成大亂。

文翠珊的脫歐協議,如無意外將於周二(15日)在國會下議院表決。外界一致認為協議將被否決,及後文翠珊更要在3天會期之內提交「替代方案」。

脫歐協議有沒有可能避過覆亡厄運?

幫文翠珊數票:沒有勝利 只有小敗或大敗之別

英國下議院的總有效投票議員人數為639人。文翠珊的保守黨有316席,加上執政盟友北愛爾蘭民主統一黨(DUP)的10席,共有326席;而反對派各黨則有313席,其中包括工黨的255席、蘇格蘭民族黨(SNP)的35席、自由民主黨的12席等。

保守黨內已有超過100位議員公開表明反對脫歐協議,不過以協議為將英國賣為「歐盟附庸」的死硬疑歐派大概只有30到50名不等,其餘議員未必會真的投票否決協議。

另外,保守黨內至少約20名留歐派議員,上周已兩度倒戈通過修正案,一方面削弱文翠珊政府為無協議脫歐作準備的能力,另一方面也促成其政府要在脫歐協議被否決後3日馬上提交替代方案。這些倒戈的留歐派議員,大多亦將會投票反對脫歐協議。

脫歐大限迫近,在英國國會大廈之外,抗議脫歐的示威無日無之。(路透社)

同時,DUP的10票也因反對愛爾蘭邊境「補底方案」(Backstop),而反對脫歐協議。

加上所有反對黨派的一致反對立場,文翠珊小則輸50至80票不等,多則更有可能達200票。

雖然上周文翠珊已開始向在野工黨拉票,除了與工會領袖通訊外,還極力支持保留歐盟等級的勞工、環保規則,不過工黨議員目前普遍反應還是不領情。

無協議脫歐 vs 二次公投留歐:文翠珊兩面受敵

文翠珊目前的最大難題,是她的脫歐協議受困於其他選項之間,形成兩面受敵之局:一是「無協議脫歐」,二是「二次公投」爭取留歐。

文翠珊一直以來的策略,是「兩條腿走路」。一方面,她以「若否決脫歐協議,將導致取消脫歐」去威脅保守黨內強硬疑歐派,希望得到他們支持;另一方面,她又以「若否決脫歐協議,將導致無協議脫歐」去威脅留歐派的國會議員,希望他們能接受一條至少較為親近歐盟的脫歐出路。

支持就算沒有脫歐協議,也要如期墮崖脫歐的廣告,在倫敦隨處可見。保守黨內更有超過六成選民堅持硬脫歐。(路透社)

然而,此等策略現已證明失敗──雖然文翠珊直至今日仍在以「脫歐不成」去爭取疑歐派支持──更惹來強硬疑歐、留歐兩派都積極反對文翠珊的脫歐協議。

對留歐派而言,反對協議有助推動「二次公投」,因此有望將英國留在歐盟之中(目前民調以留歐支持稍勝)。

對強硬疑歐派而言,3月29日的脫歐限期,無論如何將自動發生,所以他們要做的就只是反對文翠珊協議,再靜待無協議脫歐來臨。

因此,文翠珊最想爭取的兩派,不只沒有誘因支持脫歐協議,更是被她的「兩條腿走路」策略鼓勵反對其協議,可算是最徹底的「弄巧反拙」。

對文翠珊多有批評的保守黨強硬疑歐派大老、前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若文翠珊決定辭職,他最有可能繼任首相,將保守黨全面推向疑歐。(路透社)

否決脫歐協議 英國無路可走

不過,文翠珊唯一說對的就是,如果國會否決其脫歐協議,英國將進入「未知境界」,其結果也會是「一場災難」,因為種種可能路徑也非活路。

一、歐盟即使再讓步 仍不足說服疑歐派

首先,如果文翠珊只遇小敗,她可能會馬上趕到比利時布魯塞爾,要求歐盟在保證愛爾蘭邊界「補底方案」的暫時性上,再作讓步,以求在國會3天會期的限期內,將附加歐盟讓步的脫歐協議當作是新協議,再送上國會表決。

然而,歐盟決不會讓「補底方案」的暫時性有法律效力,因為暫時的補底方案,根本不能保證方案過期時,愛爾蘭的邊境問題已有解決之法。

由於歐盟的讓步只能是「沒有確切法律約束力」的聲明,如今反對文翠珊方案的疑歐派,根本不會因此回心轉意。

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就曾指連英國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甚麼,要歐盟幫忙尋求出路是不合理的。不過,他在周一會就愛爾蘭邊境問題向英國再作口頭上的讓步,以助文翠珊一把。(路透社)

二、其他替代方案 皆無國會多數支持

其次,國會在去年底已成功奪權,在文翠珊脫歐協議被否決後,將能主動提出修正案。這類修正案的表決,將會是各種脫歐前路的「水溫測試」

問題是目前各種可能方案,在國會都沒有明顯多數(即320票)支持:

有秩序的無協議脫歐(Managed No-Deal Brexit)

- 即將英歐貿易關係回到世貿條件上,並把握餘下時間,將通關、航空、外國人安置、分手費、國防安全合作等問題作妥善處理。

預計有80至100名保守黨疑歐派議員支持。

二次公投

- 即包括「留歐」選項的公投。

在工黨普通議員、自由民主黨、蘇格蘭民族黨,以及保守黨小量留歐派支持下,大概有210人支持。

挪威模式(或加上關稅同盟)

- 即加入歐洲自由貿易聯盟(EFTA),接受歐盟單一市場在商品、服務、資本、移民上的四大自由,或再留在歐盟關稅同盟(不能自行與他國談判貿易合作)。

若得文翠珊背書,此方案最有希望得到多數支持,卻有極大政治問題:

(1) 挪威不願英國加入歐洲自由貿易聯盟,影響盟內權力平衡;

(2) 如果英國脫歐後仍留在單一市場跟關稅同盟,跟沒有脫歐幾乎只是「名號上的差異」而已,更不符合文翠珊本人對脫歐的定義。

三、工黨不信任動議 難獲通過

另外,工黨亦有可能會發動不信任動議,試圖扳倒文翠珊政府。不過,DUP早已聲明「反對協議,支持保守黨」,因此不信任動議難獲通過。

工黨黨魁郝爾彬就曾指如果沒有勝算,他也許不會兌現承諾,發動不信任動議,因此工黨最後會否提出動議仍是未知之數。

工黨黨魁郝爾彬亦身陷困境:一方面近九成工黨黨員迫他支持他一直反對的二次公投,另一方面他想提出不信任案奪權又不夠票;而他本人曾承諾若不信任案失敗,將轉軚支持二次公投。(路透社)

四、「暫延脫歐」只是「拖時間」

在3月29日脫歐大限逼近之下,國會除了已奪去文翠珊準備無協議脫歐的財政能力外,更有傳想試圖奪去政府決定國會議程的權力,將使英國更難應對無協議脫歐的亂局。

因此,文翠珊脫歐協議遭否決後,英國將完全困於死局之中,一路滑向懸崖之邊,卻沒有任何可抓之物。

任何政治死局的唯一「解決」辦法,就是「拖」。歐盟方面已傳出消息,正為將脫歐大限延期至本年7月,甚至為時更久的延後作準備。

不過,「暫延脫歐」似有一大必要條件,就是英國政府能夠向歐盟展示出有解決死局的希望。當中包括三大可能:(1) 有方法只透過修改現有脫歐協議,而能爭得國會多數支持;(2) 提前大選;(3) 二次公投。

回顧以上討論,這三大可能,可能性雖在,或然率甚低。因此,「暫延脫歐」也難解脫歐死局。

英國政府上周一(7日)為多弗港(Dover)進口車龍模擬實測。根據英國政府2017年的內部研究,如果多弗港貨車通關出現70秒的延誤,車龍將需6日才能解決,嚴重打響英國對歐物流。(路透社)

歐盟奇招「禁絕延期」 或能拯救文翠珊

外界對歐盟在英國國會脫歐協議爭端的角色,一直停留在歐盟是放手不管,還是要再作讓步的討論上。

在今日脫歐死局之中,《金融時報》專欄作家Wolfgang Münchau周日(13日)撰文,主張歐盟應該走上「第三條路」,主動禁止英國推遲3月29日的脫歐大限,以助文翠珊協議通過國會。

由於無論是二次公投,還是提前大選,都不可能在3月29日前完成,因此心懷此類主張超過200位國會議員必須得到歐盟27國同意為脫歐延期,才能落實主張。

因此,如果歐盟禁止延期,在國會絕大多數議員都極力避免「無協議脫歐」的背景下,他們的唯一出路,就是含淚支持文翠珊脫歐協議。

黃昏中,邱吉爾像與國會大廈的倒影。也許,脫歐會讓英國進入其國運的黃昏。(路透社)

在全球英語評論界之中,此番建議確實是難得的別出心裁。不過,最新消息指歐盟正積極考慮讓英國延後脫歐,Münchau的建議似乎是來得太晚,趕不及拯救周二就要表決的脫歐協議。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