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政變】居安未思危:外國干預僅為次 產業政策方為本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當地時間周三(23日)強勢介入委內瑞拉政局,公開否定總統馬杜羅(Nicolas Maduro)的合法地位,轉而承認新任國會議長、年僅35歲的反對黨新領袖瓜伊多(Juan Guaido)為過渡總統。

其實多個南美洲國家早已否定馬杜羅的合法地位,不過卻未見明顯能取而代之的人選。適逢本來寂寂無名的瓜伊多月初突然躍現政治舞台,早前曾被捕的他,周三在街頭示威群眾的呼聲下亦宣布將署任總統。

眼見美國介入,至今仍獲軍方支持的馬杜羅,就隨即宣布斷絕與美國的外交關係,指責美國的「干預主義」,聲言「絕不投降」。

目前除了美國外,包括加拿大、阿根廷、巴西等美洲利馬集團(Lima Group)14個國家中的11國都承認了瓜伊多的總統地位。委內瑞拉似乎即將爆發政局大變。

新任國會議長、年僅35歲的反對黨新領袖瓜伊多,如今正式自行宣布為署任總統。(路透社)

周三,反對馬杜羅的委內瑞拉人成群上街示威,其中更有人高舉美國國旗。(路透社)

經濟大挫 民不聊生 政局不穩

其實冰封三尺,並非一日之寒。委內瑞拉自馬杜羅在2013年上台後,經濟隨着油價急速滑落。其GDP在過去4年大跌35%,通脹率更是難以計算的天文數字──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估算,委內瑞拉在2018年的超級通脹達至10,000,000%。

物價飛升,食物、藥物盡皆短缺,在超市買基本糧食排一整天的隊也不一定買到。在飢餓之下,人均體重自2015年起,就下跌了約11公斤。委內瑞拉的紙幣也被民眾用作其他用途,諸如作為手工紙製手袋等,因為貨幣已經一文不值,甚至連印刷費不足支付。

委內瑞拉的已知石油蘊藏量目前為全球最多,然而其國營石油公司PDVSA,在前總統查韋斯(Hugo Chávez)治下,疏於管理,產能大跌,至今甚至要進口石油去轉售履行其原有合約。

首都加拉加斯的一家超市,貨物幾乎都被掃清。(視覺中國)

從2014年起,委內瑞拉街頭暴力示威不息,至今更有近300萬人寧作難民逃離國家,不也願再受苦,一改以往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Caracas)作為全南美洲人中產體驗聖地的歷史。

本業為巴士司機的現任總統馬杜羅,面對政治壓力更是連番打壓。他在2017年就以所謂的「國民立憲會議」去取代早在2015年選舉、由反對派控制的國會;同年,他又禁止多個反對黨領袖參與2018年的總統選舉,其中包括在2013年選舉與他旗鼓相當、以不足2%差距落敗的卡普里萊斯(Henrique Capriles)。

有示威者高舉「馬杜羅,篡奪權位者」的標語。(路透社)

產業政策失敗 油價高企的風光外表

委內瑞拉的經濟困境,是今日政變危機的主因。在左翼前總統查韋斯1999年上台後,他除了力行國有化政策,想要把國家所有財富均等分配,亦進行進口替代的政策,減少進口外國產品,以培養本地產業。

然而,在推行方面卻遭遇挫折,公有制之下,進口替代政策帶來極多私相授受的情況,國內產業不得發展之餘,更效率低落。其時油價高企,查韋斯卻只以「石油美元」去填補國內生產力不足的問題。當時,委內瑞拉著實外強中乾。

2013年查韋斯離世,由現任總統馬杜羅繼任,卻不幸遇上石油價跌大跌的周期,委內瑞拉的「豆腐渣」經濟,隨即盡顯人前,導致民怨沸騰。

人們排隊為汽車加油的情況。此景象在石油大國委內瑞拉出現,可謂諷刺。(路透社)

馬杜羅:不顧經濟 只顧權力

面對政治壓力,在經濟方面表現拙劣的馬杜羅,卻表現出了頗為嫻熟的政治鬥爭本領,將資源都向軍方身上倒去,安插軍人管理國營石油公司外,又將物資分配的大權交到他們手上。此等做法,不止解決不了根本性的經濟產業問題,更使委拉瑞拉的石油經濟命脈愈加疏於管理,其產量自馬拉羅上台而今已跌近一半。

失去了「石油美元」的支撐,馬杜羅還想運用華爾街金融精英的財技,去做挽救經濟的門面工夫,例如不斷舉債以高息、折扣吸引投資者,以圖用「委內瑞拉的石油出口至少能撐數年」的理據,去為其政府續命。

除此之外,馬杜羅還推出稱為「Petro」的虛擬貨幣,聲言與其石油掛鉤,希望參與新興的首次代幣發售(Initial Coin Offering)風潮,吸引資金,不過Petro卻不能真的兌換石油,為投資者唾棄。

在南美各國,都有委內瑞拉人聚集上街支持反對派領袖瓜伊多。圖為哥倫比亞首都波哥大(Bogota)周三晚上的情況。(路透社)

馬杜羅後來更發行新貨幣,大增最低工資,為其紙幣面值減去幾個「0」。不過此等操作,在毫無產業政策遠見的背景下,只是保留其位的門面工夫。

失敗的經濟 拖垮政治理想

查韋斯及馬杜羅的社會黨政府,的確有其均富的政治理想,至今仍受部份委內瑞拉人支持。

然而,他們的產業政策空洞,又沒有像挪威般以石油美元作妥善長遠的投資,只以石油帶來的財富去遮蓋國內經濟的各種問題,今日的經濟敗象,其實早在2000年代也可預期。不過當時石油價格高企,人們在紙醉金迷之間,也沒有看清事實。

在周三的結束獨裁61周年集會上,馬杜羅仍獲不少委內瑞拉人支持。(路透社)

有人或許會認為,如今西方多國主動承認委內瑞拉的反對派為合法政權,是有政治計算的干預主義。

事實也許正是如此,然而沒有委內瑞拉左翼政府當年「只知派錢,不知規劃」的經濟政策,就不會有如今連年民不聊生的經濟慘局。而沒有如今的經濟慘局,也不會有今日的政變危機。如果馬杜羅要怪責其國際政治對手,倒不如回頭檢討自己。

委內瑞拉此番政變,可說是給我們上了一堂課:「經濟決定政治」確是恆久不變的道理,而缺乏「居安思危」的長遠規劃,也最終無法成就長遠的經濟發展。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