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議會選舉】疑歐集團成勢 歐盟整合夢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歐洲議會周一(18日)公布對5月23至26日歐洲議會選舉的結果預測,對歐盟建制傳來惡耗。

首先,主導議會40年的建制兩大同盟──中間偏右的歐洲人民黨(EPP)與中間偏左的社民進步聯盟(S&D)──勢將失去過半數,變相要與其他小黨合作。

其次,議會疑歐三黨將佔據21.5%議席,還未算上仍留在建制同盟,卻已走上右翼民粹路線的政黨,諸如奧牙利的執政「青年民主主義聯盟」(Fidesz)等。

疑歐黨派興起 議會再非「橡皮圖章」

由意大利內政部長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領導的疑歐極右聯盟黨(Lega),更將以意大利國內的32.4%支持,取得27席,成為繼德國總理默克爾的基民盟(CDU)後的議會第二大單一政黨。

至於法國總統馬克龍手下的執政「共和前進」(La Republique en Marche)預計只得20席,連法國最大黨(此為極右「國民集會」)也算不上。

聯盟黨的薩爾維尼因拒絕地中海難民下船,而被西西里法院控告劫持罪,不過因其官員身份,或將由國會投票給予他豁免特權。(路透社)

雖然預計會獲得45%議席的建制中間派兩大同盟,或能與綠黨,以及有馬克龍參與的自由民主聯盟(ALDE)等聯手獲得過半數,不過由於這些小派系對歐盟政策立場有所不同,可預見未來歐洲議會再難成為歐盟建制派的「橡皮圖章」。

史上最重要的歐洲議會選舉

在歐盟各國政壇新星──諸如法國的馬克龍、意大利的薩爾維尼──以及疑歐勢力的渲染下,原來投票率甚低的歐盟選舉(2014年只得43%),如今在多國都成為對參與歐盟前路的公投,或者是國內政治、民意鬥爭的延伸,而有望獲得更高的投票率。

歐洲議會的官方聲明中,也特別指出此次選舉將是「議會史上最重要的一次」。

高投票率,對建制派而言,更可能另一種打擊。在疑歐各黨的支持者受鼓動群起而出的情況下,他們最終的得票或許會比此次歐洲議會的預測更高。

2017年上任以來一直想以歐盟革新旗幟搶奪歐洲議會主導權的馬克龍,如今其「共和前進」的支持度,竟及不上馬林勒龐(Marine Le Pen)的「國民集會」(Rassemblement National)。(路透社)

雖說疑歐派該還未能挑戰建制,不過他們的存在將使歐洲議會投票存在更多的不確定性,為亟須整合、改革的歐盟蒙上陰影。

外部挑戰:歐美同盟的瓦解

目前歐盟的境況,可謂內外受困。在外,歐美同盟的瓦解是問題核心。此衝突更於上周末的慕尼黑安全會議盡現人前。

德國總理默克爾與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發言針鋒相對,默克爾高舉多邊主義、外交解決問題,又堅守「伊朗核協議」;彭斯則繼續以「美國優先」的精神,批評英法德三國企圖為伊朗繞過美國制裁,呼籲各國退出核協議,又高舉「防衛西方」的論調,去要求歐洲國家放棄使用華為產品、放棄與俄國合作等。

特別的是,同場與默克爾一同高舉多邊主義的,卻是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篪。

在上周六(16日)的慕尼黑安全會議上,美國副總統彭斯與德國總理默克爾的一次面和心不和的握手。(路透社)

要如何以「歐盟」而非「歐美」為單位,在國際政治舞台上爭一席位,如今正是歐盟對外的最大難題。

內部問題:經濟整合未足、產業競爭力落後

在歐盟之內,更要面對經濟發展停滯、歐元區整合程度遠不足面對未來經濟衰退、歐盟區內欠缺全球競爭性企業等問題。

在德法兩國鐵路公司西門子(Siemens)與阿爾斯通(Alstom)的合併,被歐盟競爭專員維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以反壟斷為由否決後,德法財長都聲言要改革歐盟競爭法,加大歐盟各國政府在產業議題上的話語權,並且放眼全球,以全球市場為單位,而非單單着眼歐盟區內市場。

此等改革的前設,同樣是以「歐盟」而非個別國家的利益為基礎,而這正是疑歐勢力想要打倒的政治前設。

德國經濟部長阿爾特邁爾(Peter Altmaier)月初公布德國國家工業戰略時,就指出他眼中的未來經濟競爭三大勢力:中國、美國和歐洲,而他自己正為歐洲的一席位努力。(路透社)

歐盟的整合與改革,本來就要面對各國利益不一致的嚴重問題,如今加上疑歐派勢力在歐洲議會大響戰鼓,挑戰以「歐盟」為單位的戰略思想,可見歐盟未來的路絕不好走。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