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侃世界】萊特希澤眼中的劉鶴

最後更新日期:

目前,中美貿易代表團仍在繼續磋商工作。周二(3月12日),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在國會參議院聽證會上表示,他於周一致電劉鶴,並且計劃於周三再次與中方代表團通話。

可見,雙方經過7論貿易磋商之後,雖然至今仍未有新的會議安排,但是雙方代表仍保持密切的聯繫。

那麼,對於萊特希澤而言,劉鶴又是怎樣的一個談判對手?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3年5月會晤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國安顧問多尼倫(Thomas Donilon)時,曾向後者介紹了一位助手,並強調:「他對我很重要。」

此人就是劉鶴。

「很重要」是習近平貼給劉鶴的標籤。

特朗普對劉鶴的三重轉變

自2018年以來,中美貿易戰成為北京急需解決的一個問題,這位被習近平點名「重要」的高官便上陣,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裏穿梭於北京和華盛頓的談判桌前,期待能讓中美貿易戰停火。

既然是談判,雙方就少不了據理力爭。由於雙方的談判都是關起來門來談,劉鶴在談判桌前到底如何與美國唇槍舌劍,中國媒體鮮有報導,加上劉鶴本人也不愛在媒體鏡頭前多說一句話,外界似乎難以摸透這位談判者。換個角度,不妨從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的表態和動作上找找答案。

劉鶴首次為貿易問題專程訪美是在2018年3月,當時,劉鶴缺席了中共十九屆中央三中全會會議,足見北京的心急。結果,劉鶴在華府待了5天,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沒有與之會面,並且白宮在劉鶴出訪一開始就表態不會見。劉鶴2個月後(2018年5月)以習近平主席特使訪美,而那次中美達成了不打貿易戰的共識,特朗普才首次與之會面。

圖為劉鶴於2019年1月31日前往白宮與特朗普會面。(路透社)

特朗普對待劉鶴的態度在2019年發生了變化,1月28日,劉鶴剛抵達華府,白宮就以特朗普的名義發表聲明表示歡迎,還提前預告稱特朗普會見劉鶴。2月19日至20日,劉鶴再次訪美,白宮同樣發了一個歡迎聲明,劉鶴也再次受到了特朗普的會見。

從不見到有重大協議才見再到爽快見面,特朗普在接見劉鶴的問題上經歷了三重轉變,這或許和中美貿易談判進展有關,但我們也不能忽略,事在人為,劉鶴的表現可能已經讓特朗普另眼先看了。

讓萊特希澤不再端着架子

相比於特朗普通常都只是花費半個多小時的時間與劉鶴見面,與劉鶴交鋒時間最長的應該是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和財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

與平常都是笑眯眯示人、屬於溫和派的姆努欽不同,萊特希澤不苟言笑,屬於貿易強硬派。這個人物對日本來說是近乎噩夢般的存在,他曾在談判桌上將談判清單折成紙飛機扔向日本談判人員令後者方寸大亂,也曾主導了「廣場協議」讓日本經歷「失去的十年」。

棋逢對手,「美國貿易沙皇」會將當年對付蘇日的那一套用在劉鶴身上嗎?畢竟這樣的招數在這兩國身上是屢試不爽的。可從目前各方媒體的觀測來看,萊特希澤對劉鶴收起了當年的傲慢與霸道姿態,而是表現得中規中矩。

1月30日,劉鶴訪美與萊特希澤等人談判,在開幕式上,萊特希澤表現出了一點緊張。

2月14日,在北京磋商期間,劉鶴與懷抱檔的萊特希澤邊走邊談,氣氛比較友好。

2月21日,劉鶴再次訪美,萊特希澤在開幕式上展露微笑。

不苟言笑的萊特希澤,面對劉鶴時亦展露微笑的一面。(路透社)

第七輪貿易談判的歡迎晚宴上,萊特希澤在門口迎接劉鶴,並在布雷爾國賓館參觀一番,萊特希澤當劉鶴的導遊和解說員。

第七輪中美高級別貿易談判,雙方叫了外賣,萊特希澤與劉鶴則交換了吃的食物,前者吃了中式雞肉飯,後者則吃了美式漢堡。兩人還發現了一個共同的生活習慣:只飲白開水。

都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萊特希澤叱吒貿易領域這麼多年,就是靠著咄咄逼人的招數無往不勝,他是一個不將對手放在眼中的主導者。到了接待劉鶴上,我們完全看到了一個不同的萊特希澤,這種轉變在於什麼呢?在於他面對的對手可能是「軟硬都不吃」、原則性更強的人。劉鶴是一個不容小覷的談判對手,甚至在萊特希澤看來是一個與自己旗鼓相當的對手。

人必自重而後人重之。劉鶴之所以能被萊特希澤另眼相待,說明他在這場貿易談判中自有令之佩服的一面。

不易對付的劉鶴

當然,劉鶴也是一個難纏的對手。2018年3月中美貿易戰爆發,劉鶴與美國進行了七輪的高級別貿易談判,不變的是中方談判人員一直是劉鶴。美國則經歷了幾波的人事調整:一開始是姆努欽和納瓦羅(Peter Navarro)為搭檔,之後又變成了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再之後就是我們看到的萊特希澤和姆努欽。

美國談判一線人員的變動說明了什麼?起碼有一點是明確的:特朗普不滿意。中美貿易問題如此嚴重,劉鶴如此順利就能與姆努欽等人達成協議顯然說明美國可能低估一開始低估了這個對手。劉鶴與萊特希澤等人的交鋒說明中美都派上「王牌」上陣,萊特希澤不好對付,劉鶴同樣如此。

劉鶴曾在哈佛大學學習,曾教授他歷史的哈佛大學阿裏森(Graham Allison)教授這樣評價他:「劉鶴很嚴肅,也很有能力( a serious, capable person)。很熟悉經濟學也懂得歷史」。在西方媒體看來,劉鶴是習近平的親信兼幕後智囊。熟悉中共的風格與姿態、更懂西方經濟和歷史的這樣一位中共高官走到與美國談判前線,北京表示「不願打貿易戰也不怕打貿易戰」的底氣也在於此。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