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有話說】中美貿易談判難點? 王義桅:四股勢力撕扯特朗普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原有可能在3月底舉行的「習特會」就這樣延期了。如今,6月在日本舉辦的G20峰會成了另一個可能的日期。為此,中美雙邊貿易團隊繼續保持磋商。

不過,從美國視角來看中美貿易,其國內對中國的利益訴求並非高度一致。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王義桅教授在接受《香港01》採訪時提到,美國國內主要有四種力量,特朗普只代表其中一種,以特朗普為主導的美國政府與中國達成的協議或許只能滿足其中一派對中國的利益訴求,這也意味着,除了中國之外,特朗普還將面對國內利益撕扯的局面。

王義桅認為,美國國內主要有四種力量,特朗普(Donald Trump)只代表其中一種,以特朗普為主導的美國政府與中國達成的協議或許只能滿足其中一派對中國的利益訴求。(路透社)

王義桅表示,特朗普代表的商人資本家是一派,其他三派分別是指以民主黨領袖佩洛西(Nancy Pelosi)為代表的「人權派」;奉行傑克遜主義(Jacksonian)、代表軍火商利益的「屠龍派」,目前還沒有發力(Dragonslayer,相對於Panda Hugger「熊貓派」,意指持極端激進對華立場的人士);以及在政界有不少影響力的「律師派」,這一派傾向於用規則來限制彼方,為自己謀取利益。而特朗普只代表其中一派,他現在急於達成協議,但其他三種力量未必都同意。

王義桅還提到,中期選舉之後,中美之間達成協議變得越來越難。特朗普如此着急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想用中美之間的協議作為競選的資本。

在美國兩黨內部分歧加劇的當下,特朗普對中國貿易的進攻是雙方難得的共同利益空間。民主黨以及整個西方對特朗普的唯一認同就在於,特朗普「搞定」了中美貿易戰,對中國的施壓符合各方利益。尤其是在朝核問題上經歷了二次特金會的無果而終後,與中國的談判成了特朗普最重要的政治籌碼。

越南美朝峰會最終無果而終。特朗普舉行完記者會後匆匆回國,而金正恩則將開啟為期兩日的訪越行程(路透社)

所以,在各方利益的驅動下,其餘各派可能不會任由特朗普獲得中美談判中的所有好處,現在的整體局面也就是休戰而已。王義桅認為中美關係真正的麻煩還沒有到來,而這個關鍵的時刻可能是中國的GDP到達超過美國的關口。

回到中美貿易談判本身,王義桅提到情況可能存在反覆。協議雙方的信任也是很重要的影響因素,比如美國方面一直強調要落實監督機制,就像在中國企業中興ZTE的案件中派代表執行監督那樣。而中國改革國有企業的問題,本質上其實就是中國的體制問題。

王義桅認為最終協議肯定會達成,雙方可能會利用4月第二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作為進一步推動協議的契機。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