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有話說】人大教授王義桅:意大利能完美匹配「一帶一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3月21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正式開啟訪問意大利的行程,隨後他將繼續對摩納哥公國和法國進行國事訪問。不久前意大利宣布加入「一帶一路」倡議,今年也是中意建交50周年,雙方正不斷擴大合作空間。「一帶一路」前沿研究學者、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王義桅近期接受香港01採訪,解讀習近平的歐洲之行,以及探討一帶一路框架之下,中意之間還有哪些合作前景。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王義桅(人民大學)

香港01:習近平3月21日正式開啟訪問意大利、摩納哥、法國的行程。最近,意大利宣布加入「一帶一路」倡議,習近平將開年首訪定為歐洲似乎有「暖場「的含義,意大利作為第一個宣布加入「一帶一路」倡議的七國集團(G7)國家,對於「一帶一路」進入歐洲似乎有著不一樣的意義。你如何解讀?

王義桅:意大利的確很重要,首先,從歷史角度來看,中國漢朝時期,絲綢之路就連接了歐亞大陸東西兩端,中國與羅馬帝國的交流。意大利也是馬可波羅(Marco Polo)的故鄉,著名的意大利傳教士利瑪竇(Matteo Ricci)對於促進文明交流有著十分重要的作用。這兩位是歷史上促進中華文明與歐洲文明交流的關鍵人物。

另外,意大利是七國集團,對於當下 「一帶一路」倡議同樣有著重要作用。它的加入證明了「一帶一路」不僅面向發展中國家,發達國家也可以參與共建。希臘是歐盟的創始成員國,中國與希臘在「一帶一路」框架下合作建設的比雷埃夫斯港是雙贏的典範,意大利肯定會受此影響。歐債危機嚴重的時候,比雷埃夫斯港的碼頭私有化面臨困境,中國遠洋運輸集團公司(COSCO)通過獲得的特許經營權重振了比雷埃夫斯港的繁榮。

比雷埃夫斯港戰略位置重要,是進入地中海的門戶。(Getty Images)

更重要一點,在中遠集團的建設下比雷埃夫斯港變成了全球物流的集散地,連接非洲、亞洲和歐洲。現在不僅是希臘,鐵路連通港口的南北走向。以前歐洲的物流體系基本是上從西到東,南北比較弱,但現在加強南北的聯繫,也是互聯互通的正在落地。

歐洲一體化肯定有好處,但是也肯定動了很多人的乳酪。這中間會形成許多複雜的競爭關係,有人從中獲利多,有人獲利少,自古以來都是不患寡而患不均,這是問題所在。「一帶一路」引起了很多利益分化,因為都能看到其中的好處,所以才有競爭的問題。

中國總理李克強手指着希臘港口比雷埃夫斯,這亦是一帶一路於南歐最重要的據點。(Getty Images)

香港01:作為歐盟創始成員國之一的意大利,意大利宣布加入中國發起的「一帶一路」倡議,背後有哪些具體原因?其想要實現的訴求又有哪些?

王義桅:主要有三大訴求。其一,港口建設。意大利有兩個重要港口,地中海的熱內亞港和塔蘭托港。塔蘭托港在羅馬帝國時代就已經存在了。中國有很強的港口建設能力,並且,受中國與希臘成功合作的比雷埃夫斯港啟發,意大利也看重了中國這方面的實力,希望能夠吸引更多中國投資來改造其現有港口。

中國的招商集團在24個國家的70多個港口改造升級上取得了不錯成績,2018年的世界十大港口排名資料中,中國佔據了8個。除了建港口能力強之外,中國同時還兼具開發港口的實力。作為全球130多個國家的第一大交易夥伴,中國在建設港口開發區、工業園區以及全球聯網等方面的經驗十分豐富。

意大利北部米蘭的工業化發展還不錯,製造業基礎不錯。但是南部卻面臨包括難民在內的尖銳的發展問題,整體發展不平衡。通過加強港口建設來促進國內經濟的平衡發展,是意大利的第一大訴求。

意大利北部的里雅斯特(Trieste)港口可能被列入兩國「一帶一路」諒解備忘錄之中。(Porto.trieste.it 照片)

意大利的第二大訴求,是將歐洲標準帶進「一帶一路」。歐洲普遍認為「一帶一路」採用的是中國標準,是一種單向的治理標準。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也提出中歐之間應該是雙向標準,所以作為歐盟創始成員國的意大利自然也想參與(標準制定)。

當然意大利的確有這樣的想法,另一方面其實也是對法國、德國那些反對聲音的表態示意,證明其加入一帶一路有好處。

廣大發展中國家在國際上並沒有很大的話語權,「一帶一路」倡議通過某種程度上類似於「農村包圍城市」的策略,先爭取廣大發展中國家,這些國家雖然經濟實力不強,但是數量多,代表性強。其形成的影響力讓發達國家感受到了威脅,所以他們必須要做出反應。

意大利南部城巿拿玻里風光優美,但治安惡劣,多年來令部分遊客卻步。(資料圖片)

其三,意大利需要擺脫國內經濟衰退的形勢。歐債危機之後,意大利國內銀行業危機並沒有根本解除,中國給意大利提供了大量援助,幫助它渡過危機,這也是現在意大利願意加入一帶一路的原因之一。從這個角度來講,中國是(意大利的)真朋友。

意大利要完全從全球金融危機中走出來,但是企業發展融資又面臨困難,所以意大利希望通過一帶一路這個平臺實現其諸多訴求,包括推動意大利產品向中國以及一帶一路沿線其他國家出口,甚至是與中國合作開發協力廠商市場——意大利在北非、東非等地區還是有一定影響力的。

從副總理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左)、副總理馬約(Luigi Di Maio)到總理孔特(Giuseppe Conte,右),意大利官方對一帶一路皆持正面態度。(路透社)

香港01:不過意大利國內似乎對於加入一帶一路並不全是贊同的聲音。

王義桅:這很正常,不過意大利的特殊之處恰恰在於,目前意大利國會的最大黨「五星運動」是個民粹主義政黨。民粹主義政黨對中國共產黨的看法比較積極。首先它沒有以所謂的「普世價值」為基礎的偏見;第二,它認同以人民為中心的執政理念。西方國家普遍太「自由」了,無休止的政黨鬥爭延誤了國內基礎設施的建設,所以(民粹主義政黨)會羡慕有效率的政府,推崇其治國理念,因為黨團利益沒有淩駕於人民利益之上。

5月23日歐洲議會選舉之後,民粹主義政黨勢必會成為最大贏家,從目前的民調來看,原來最大的黨團是人民黨黨團,社會黨第二;選舉之後,民粹主義黨團會躋身第二。

而且英國脫歐之後,其議會席位會轉讓給意大利和波蘭這些中等強國,這意味著意大利的在歐洲的權力正在上升,是最大獲益者。意大利的情況變化其實典型地反映了英國離開之後,歐洲合縱連橫的局面。意大利想借助中國的實力,提升其在歐洲的影響力,這一點顯而易見。

由迪馬約領導的五星運動在今屆大選成為最大黨。(VCG)

香港01:這正是很多人有所懷疑的,即意大利在歐洲的號召力或許沒那麼強大,無法給其他歐洲形成示範作用。

王義桅: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意大利還是七國集團成員,製造業基礎很不錯。雖然意大利現在也遇到一些困難,但是它的文化創造產業、中小企業表現都非常不錯。參與「一帶一路」之後,意大利在與中國的合作中把港口和工業區建起來,會有很多機會;而如果沒有一帶一路,很多機會是不可能出現的。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