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伊紛爭】特朗普宣布伊斯蘭革命衛隊為恐怖組織的三大考量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總統特朗普於4月8日正式宣布,將屬於伊朗政府軍的「伊斯蘭革命衛隊」列為恐怖組織。這一「前所未有」的舉動「認定了這樣一個事實,即伊朗不僅是一個支持恐怖主義的國家,而且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還積極參與、資助和促進恐怖主義,將其作為治國的工具」。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當天也警告各國銀行和企業,當華盛頓將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定性為「恐怖組織」後,與其打交道「將面臨嚴重後果」。他警告:「如果你與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做生意,你就是在資助恐怖主義。」

面對白宮這般罕見的操作,伊朗方面也宣布將美國中央司令部及相關部隊列為恐怖組織。伊朗外長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8日要求對美軍中央司令部「採取行動」。扎里夫還在Twitter中警告稱,「美國應當充分意識到這種決定的後果。他們(這麼做)將使駐在該地區的美軍陷入泥潭中」。

2018年5月特朗普曾宣布美國退出2015年多方共同簽定的《伊核協議》,並對伊朗重啟了一系列經濟制裁。此前,美國已將與伊斯蘭革命自衛軍有關的機構及其分部列入黑名單,此次將伊朗革命衛隊列為恐怖組織,是美方首次正式給其他國家的正規軍隊、國家級武裝力量貼上「恐怖分子組織」的標籤。

美國內部對此的爭議

據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4月8日報導,白宮官員已經就此問題爭論了一段時間。鑒於美國在敘利亞的軍隊與伊朗軍事力量距離很近,五角大樓和中情局都對特朗普的這一決定表達了強烈擔憂。

美國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則引述一位原資深國防官員表示,美國國防部反對特朗普把伊朗革命護衛隊列為恐怖組織,認為這是沒必要的挑釁,會導致伊朗支持的武裝力量對美軍發動報復襲擊,給駐紮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的美軍帶來很大的安全風險。

美方官員透露,美軍參聯會主席鄧福德(Joseph Dunford)就擔心,此舉不會對伊朗經濟造成預期的影響,反而會危及駐紮在中東地區的美軍。

美軍目前在敘利亞和伊拉克仍有數千名駐軍(GettyImages)

美國的三大訴求

特朗普在伊朗問題上的極端做法,應是基於三個考量。

首先,特朗普在伊朗問題上的強硬並不是孤立之舉。打壓伊朗的同時,特朗普政府對以色列的支持力度大幅度增加。繼退出伊核協議、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後,特朗普3月25日簽署文件,宣布「美國完全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主權。

在以色列即將迎來大選之際,特朗普在伊朗問題上日趨強硬,被視為是對以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競選連任提供支援。另一方面特朗普也是為了在2020大選中爭取反對伊朗的猶太人的支持。已經有數位民主黨候選人承諾,願在一定條件下重返2015年的《伊核條約》。伊朗問題正日漸成為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的一項主要外交政策議程。

其次,俄羅斯在打擊「伊斯蘭國」(ISIS)的戰爭中贏得了在該地區局勢中的主動權。美國為了挽回在該地區日趨下降的影響力,開始組建中東版北約。蓬佩奧2019年1月訪問約旦、埃及、巴林、阿聯酋、卡塔爾、沙特阿拉伯、阿曼等國,著手建立「中東戰略聯盟」。2月21日,美方和來自阿拉伯國家及地區組織的代表在華府召開會議,再次討論群組建「中東戰略聯盟」相關事宜。蓬佩奧3月19日至23日訪問科威特、以色列和黎巴嫩,與相關國家磋商地區安全等問題——一邊全面支持以色列, 另一邊全面打壓伊朗,這是美國的利益之所在。

2016年9月27日,第一艘裝載美國頁岩油的油輪抵達英國。近年來,美國靠頁岩油出口已成為最大石油出口國之一(GettyImages)

第三,伊朗是中東重要的能源出口國。

蓬佩奧3月中旬在倫敦劍橋能源周大會上,號召美國石油產業與特朗普政府團結一心支持美國的外交政策利益。他明確說「我們要迅速把伊朗的石油出口量降到零,很快石油市場的狀況也會適應。我們得大幹一場,開始競爭模式,加強投資便利化,鼓勵盟友從美國買石油,懲罰那些害群之馬。」「我們並不希望我們的歐洲盟友通過俄羅斯的『北溪』第二期管道工程來獲取天然氣,就像我們自己希望能夠不再依賴於委內瑞拉的石油供應」——從委內瑞拉到俄羅斯再到伊朗,美國實際上要搶佔的是伊朗的能源出口市場。

由於「葉岩氣革命」的影響,美國已超過俄羅斯,成為世界最大石油和天然氣生產國。2017年,美國成為天然氣淨出口國。美國能源資訊署(EIA)在年度能源展望報告中稱,隨著美國原油和天然氣產量的增加以及國內需求的減少,美國2020年將成為能源淨出口國,為70年來首次。未來十年內,美國原油產出將逐年遞增,刷新歷史紀到2050年,美國仍將是煤炭淨出口國。

美國能源產量的不斷增加對全球能源格局的影響將是深遠的。美國將利用龐大的政治軍事影響力,影響能源市場的供求。美國必然向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委內瑞拉、俄羅斯等傳統能源供應方發起挑戰,奪取價格控制權。

未必皆如意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美國的中東版北約離不開阿拉伯國家尤其是海灣國家的支持。美國對以色列的出格支持,等於激化以色列同阿拉伯世界的矛盾,本身是在撬自己的牆角。

以色列除外,中東國家普遍依賴能源出口,他們本身和伊朗在能源問題出口有著共同的利益。伊朗的生存空間被擠壓,將引發地區局勢的連鎖反應,不只是伊朗和以色列的關係不會穩定,伊朗和阿拉伯國家的關係也將出現不穩定。

與此同時,美國利用自身影響力扼殺一個國家的生存發展權利,本身就是不得人心的。在國際格局日趨多極化的今天,中俄歐等國並不認同美國在中東的極端行為,特朗普不顧及歐洲盟友的態度極力對伊朗施壓,直接影響到與伊朗有相當程度經貿往來的歐盟之利益。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