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的教訓 歐盟怎樣扭轉民粹主義浪潮

最後更新日期:

4月10日,經過歐盟成員國領導人的磋商,最終決定將英國脫歐繼續拖延至10月31日。

英國退歐亂象未解,而其所彰顯的不過是「歐洲病」的一部分。不止英國,歐洲的主要國家都在面臨內部的嚴重分歧,而歐洲一體化的進程,正在被民粹主義的力量兩面拉扯。

英國脫歐之所以一拖再拖,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的協定始終難以獲得國會支援,和其國內政治的分裂有相當的關係。因「脫歐」而生,成功推動脫歐公投的英國獨立黨(United Kingdom Independence Party),以及左翼領導人郝爾彬(Jeremy Corbyn)的工黨的拉扯之下,英國政治上演了一出出鬧劇。

脫歐公投敲響民粹警鐘

脫歐進程見證了英國政壇的分裂,脫歐公投的意外結果,讓世界都震驚於右翼民粹主義在歐洲興起的速度和規模。

在2016年的脫歐公投之前,有英國人真正冷靜客觀的思考國英國脫歐的利弊?

大批民眾3月23日在倫敦遊行,要求二次公投。(路透社)

若沒有當時獨立党黨魁法拉奇(Nigel Farage)步步緊逼,炒作「英國每週需要給歐盟三億五千萬英鎊」,若沒有時任英國首相卡梅倫(David Cameron)草率的公投決定,若不是疑歐派把英國的移民問題、就業問題、英鎊地位的問題全部歸咎於歐盟,甚至把公投勝利炒作為「英國獨立日」,那麼也許英國脫歐的歷程不會走到今天的窘境。

然而,現實中並沒有以上的這些如果。法拉奇和極右翼政客將英國送上脫歐之路,人們開始面對何時脫歐、如何脫歐的難題,甚至回到了究竟要不要脫歐,是否二次公投的閉環。

在200萬英國人因為反悔脫歐紛紛請願、民眾因恐懼脫歐的不良影響搶購衛生紙時,法拉奇早已功成身退,悄悄申請了德國護照;已經辭職的前英國脫歐大臣約翰遜(Boris Johnson)則對首相文翠珊大肆指責,唯獨在文翠珊決定「以辭職換支持」時才表示支援她的協定。

留歐派對於英國政客極為不滿,指責在野工黨黨魁郝爾彬(Jeremy Corbyn)不見影蹤、文翠珊是失敗者、約翰遜是騙子。(路透社)

「脫歐」對於某些右翼政客來講,終究只是個用來賺取政治資產的議題,它的後果如何影響怎樣,對於他們來講並不重要。幾番權鬥過後,脫歐議題愚弄的是民眾,承受惡果的也是民眾。

民粹主義對歐洲的兩面夾擊

實際上,無論是英國獨立黨的右翼民粹主義還是工黨的極左傾向,都只是歐洲分裂力量的一個縮影。「英國脫歐」只是兩方撕裂歐洲的一個結果。

持極端觀點的英國疑歐派,利用的是英國人對歐盟經濟政策以及移民政策的不滿,以及英國始終存在的民族主義情緒,對大不列顛的自豪感。右翼政客把英國幾乎一切經濟和社會問題都歸咎歐盟,讓並不真正瞭解歐盟政策的人們感到對英國獨立、自由乃至主權的擔憂。

意大利內政部長、聯盟黨領袖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中)4月8日在意大利米蘭聚集歐盟多國右翼政黨,為搶佔5月底歐洲議會席位造勢。(路透社)

英國並不是歐洲唯一一個面臨這些問題的國家。英國的獨立黨之外,法國的「國民聯盟」(RN)、德國的另類選擇黨(AfD)、瑞典的自由黨(Liberalerna)、奧地利的自由黨(FP)和義大利的「五星運動」(M5S)等等都具有右翼民粹主義政黨的特質。不難發現,右翼民粹勢力在西歐、北歐一些較為富裕的國家更為盛行,他們的焦慮多多少少和英國脫歐的誘因類似。

而左翼民粹主義政黨雖然並非脫歐的主力,但是也同樣在撕裂歐盟。比如希臘的「激進左翼聯盟」(SYRIZA)和西班牙的「我們可以」黨(Podemos),都給選民以高福利的承諾,並且誓言打擊腐敗和權貴階層,因此在歐洲相對欠發達的地區異軍突起。

這些國家在歐盟中位置較低,自身本就深陷債務危機,左翼政府上台之後,如何擴充政府財政,兌現「劫富濟貧」的承諾就成為了問題,此時左翼政黨就把矛盾轉移到歐盟,讓人們的負面情緒加深歐盟的撕裂。歐債危機後希臘和西班牙左翼打著反緊縮旗號獲得支持,可這也讓他們和歐盟債權人之間的矛盾更為凸顯,可見極左政府對歐洲一體化也是一種威脅。

英國工黨黨魁郝爾彬,一直心懷疑歐傾向,如今在工黨黨員相迫之下,只得心不甘情不願的要將「二次公投」留在考慮之列。(路透社)

面對民粹危機更應加快改革

脫歐作為民粹主義興起的一個惡果,應當給歐洲乃至世界都有一個深刻的教訓。只是,就像文翠珊無法在左右兩派之中找到共識,實現「中間路線」一樣,歐盟面對民粹主義的浪潮,一直顯得手足無措,分裂的兩派已拒絕溝通和合作,甚至付諸於「黃背心」式的街頭抗議甚至是暴力事件,給歐盟的發展帶來更大妨礙。

歸根結底,民粹主義的興起不止是極左、極右政客的推動,也存在社會問題的根源。雖然脫歐解決不了英國的問題,更解決不了歐洲的問題,但是這不代表歐洲的困境不存在。人們對難民的問題的擔憂、對歐洲未來經濟地位的擔憂、對債務問題的擔憂都是真實存在的。

歐盟領導人應當意識到,這些問題在當前歐盟的制度下難以解決,也不可能靠單一國家來解決,而是更為廣泛和徹底的改革。脫歐可能只是一個開始,接下來歐洲政壇的分裂還會有怎樣的惡果,是宗教衝突還是更多的國家分裂,難以預知。

英國去後,默克爾能否與馬克龍繼續以德法之力合推歐盟整合仍屬未知之數。(路透社)

正因為民粹浪潮興起的速度之快,分裂和破壞的能力之強,歐盟才更需要儘快進行整合,推動其產業政策的成熟和結構性改革。只有正視歐盟內部的結構性問題,才能真正為民粹主義的危機下對「藥方」。

法德經濟部長在今年2月聯合發表「面向21世紀歐洲產業政策宣言」,也許是從產業上統合歐洲的開始,這說明歐盟領導人以及意識到加速改革的必要性。然而,這個過程還需要歐盟主要國家發揮更強大的領導力和政治勇氣。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