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聖母院大火】馬克龍的政治生命正在燃燒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當地時間4月15日到16日間,位於巴黎市中心的文化名勝「巴黎聖母院」(Notre-Dame de Paris)在一場原因不明的大火中被嚴重毀壞。

雖然建築主體及鐘樓等關鍵部分倖免,相關工作人員也在火災蔓延前轉移了大批文物。但大火仍導致其尖頂坍塌,建築中後部的木質屋頂也被完全燒毀。

一種「從來未有事」的不安狀況就呈現在法蘭西第五共和國面前。

考慮到始建於十二世紀的巴黎聖母院在近一百年來不僅是巴黎最有代表性的古跡,也是法國的文化象徵:文豪雨果(Victor Hugo)的名作《巴黎聖母院》使之世界聞名。這場大火就讓法國各界人士人心惶惶,無數巴黎人眺望著火場默念《聖母經》祈福。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也是其中的一員。

也就在4月15日晚些時候,原計劃針對「黃背心運動」發表講話的馬克龍就神色凝重地出現在電視節目中。他不僅強調聖母院火災「最糟糕的情況得以避免」,還表示將重建這座被毀的文化名勝,進而開始「募捐重建」的進程。

馬克龍與妻子走在聖母院正門前院的人群中,神色凝重。(路透社)

但法國文化界人士已經指出,「重建需要數十年時間」,修建聖母院時使用的包括13,000棵橡樹的木質屋頂結構也難以輕易還原。考慮到馬克龍當局此前已經在「黃背心」風潮中被逼上絕路,至此,這位法國總統餘下的政治生命的成色就將在這場大火中接受檢驗。

無法擺脫的烙印

對法國政治觀察家們來說,馬克龍政權近幾個月來可算是流年不利。從2018年11月開始的「黃背心運動」非但沒有終結,反而延續到了2019年。馬克龍的民意支持率也從最高時的66%最終跌到20%以下。

儘管在2018年12月下旬時,馬克龍斥資80億歐元至100億歐元的一系列經濟和財政措施暫時得到了法國人的認可,但到2019年3月,這場風波又捲土重來了。當馬克龍本人在推特上抱怨「這些人希望毀掉共和國」時,法國各界人士的不滿就一目了然。

而今,隨著2017年開始修繕的巴黎聖母院遭遇火災,部分構造被焚毀,該教堂引以為自豪的「玫瑰花窗」也有相當部分毀於大火。至此,法國人的驚愕、恐慌和不滿就於4月15日再次到達了頂點:因為這場修繕是馬克龍政府親自主導的。

巴黎民眾極為擔心聖母院安危,入黑後依舊守候街頭,觀望救火進展。(路透社)

截至4月16日,儘管以《華爾街時報》為首的很多西方主流媒體第一時間發去慰問,還頗為貼心地向美國讀者解釋了巴黎聖母院對法國人的政治、宗教及文化含義。

但無論如何,巴黎乃至法國人的怒氣都無法平復了:因為馬克龍上任之後,甚至掏不出1億歐元的修繕費用以解決建築外牆的污染和侵蝕。在當局主導的修繕變成一場災難,外界也由此發現巴黎聖母院的消防系統缺憾嚴重時,這無疑也成了馬克龍當局無能的注腳之一。

馬克龍政權也將由此在法國歷史上留下一頁:法國人也許不會記得他的政績,但一定會想起「巴黎聖母院在這位總統任上出過火災」。馬克龍的餘生將由此和這場事故緊密相連,他的政治生命也因此遭遇了這場風波的錘煉與考驗。

馬克龍還有機會證明自己

必須承認,作為巴黎政界宦海沉浮的一名老手,馬克龍在火災之後接受電視採訪時的表現相當專業。他在火災發生後第一時間前往指揮救災的行動也無可指摘。

民眾在街頭上跪地為聖母院祈禱。(路透社)

這也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就在此前兩個多月中,馬克龍政府也的確在各地聽取民意並收集各方意見,他本人也承諾稱「要把民怨轉化為解決方案」。因此,假使這場火災沒有發生,他也將在15日當天晚上8時做一通演講,用以宣佈一系列措施以緩和民間不滿情緒。而今,這場大火反而讓他暫時有了喘息的機會。

此外,巴黎聖母院的災難還有了讓此前因美歐貿易戰暫時瞠目相見的美國、法國、德國各方暫時休戰的機會。當馬克龍在現場表示「整個國家都感到心情沉痛」後,英國、德國、美國等國領導人就先後對大火表示關注,進而對巴黎方面表示一下慰問。畢竟,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已社交媒體上強調受災的聖母院「是法國和歐洲文化的象徵」。

但總的來說,巴黎方面終究是沒法輕易地把聖母院火災的壞事變成好事的。儘管聖母院失火後,以皮諾(Pinault)家族為代表的法國政界、財經界名流紛紛慷慨解囊,斥鉅資參與重建的進程。但聯想到2017年下半年馬克龍當局維修聖母院時資金捉襟見肘的困境,這種局面就仍讓外界感到唏噓。

消防員進入聖母院內部的情況。(路透社)

加之本次火災不僅揭示了法國當局對古建築的消防保護並不上心,還展示了負責巴黎消防的「法國陸軍巴黎消防旅」(BSPP)缺少重型消防設備的現狀,當問題越來越多時,取代法國傳統兩黨政治的馬克龍當局就必須馬上做點什麼,以此解決外界的疑問。

事實上,馬克龍身下法國總統的寶座本來就是法國各界對傳統政治失望後才得到的,資料顯示,無論是右翼的薩爾科齊(Nicolas Sarkozy)還是左翼的奧朗德(Francois Hollande)都不能解決法國的經濟不景氣且失業率在歐盟高企的局面。

當年,在左翼有力候選人菲永(Francois Fillon)已爆出家人吃空餉醜聞,而極右翼候選人馬林勒龐(Marine Le Pen)又聲明狼藉後,這才有了給「非左非右」的馬克龍掌權的機會:因為法國各界人士可能已經別無選擇。這也使得馬克龍當局一旦出現危機,就有可能形成較大規模的民變。

被稱為「光之城」的巴黎,在周一夜晚,竟被聖母院的火光不情願的照亮。(路透社)

幸而,馬克龍及其側近在聖母院火災之後就很快開始了按部就班的行動。當前,籌款修葺的行動已經展開。法國《世界報》等媒體也借讀者之口暗示,未來持續「幾十年」的修復工作甚至會帶來就業。事已至此,馬克龍或許還有借此次大火的善後來證明自己的機會。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