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兩黨齊敗選 脫歐政治迷宮無人可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周四(5月2日)的英國地方選舉,是英國各政黨表現的訊號燈。領導脫歐無方的文翠珊保守黨,在近8,800席的出選地區議員席位中,大失約1,300席;在傳統上在野黨較有優勢的背景下,工黨也表現失準,失去約60席。

保守黨和工黨的全國得票總和只得56%,比他們在2017年大選得票的82%大跌26%。外界視之為英國民眾對傳統兩大輪流執政黨的懲罰。

文翠珊周日(5日)就於《星期日郵報》撰文,說她已聽到英國人「搞定脫歐」的意願,呼籲工黨早日與她在「脫歐出路」談判上達成協議。

歐洲議會選舉將至 兩黨或再遇慘敗

地方選舉過後,歐洲議會選舉在23日轉瞬而至。除了將在本年萬聖節(10月31日)脫歐的英國參與選舉造成的「荒誕現象」外,保守黨和工黨也料將再遭慘敗。

文翠珊與丈夫每周日風雨不改的出行上教堂,媒體也幾乎風雨不改的每周為他們拍照。在黨內下台呼聲四起的情況下,不知道這情況還能持續多久。(路透社)

雖然歐洲議會選舉向以「抗議票」居多,不過根據上月底的YouGov民調,保守黨只有13%支持,而工黨亦只得21%,反而由脫歐宣傳大員法拉奇(Nigel Farage)新創的脫歐黨則有30%民意支持──此等差距,也不能不讓兩大黨心寒。

一個月來的接連敗仗,對文翠珊和工黨黨魁郝爾彬皆是重大打擊。唯一出路,就是趕在選舉之前談成「脫歐出路」,急行軍衝過國會,以避免歐洲議會選舉的厄運。

兩黨脫歐談判 實質分歧幾不存在

保守黨和工黨就脫歐前路談判已超過一個月,雙方亦將在下周二(7日)展開新一輪談判。雖然談判的細節沒有正式公報,不過大家也猜到談判的重大議題是甚麼。

工黨目前在三大項目上,與保守黨的官方立場似有分歧。一是「永久性留在關稅同盟」(使英國不能與他國自由簽署商品自貿協議);二是「與單一市場的緊密連繫」;三是對「勞工權益及環境的保護」。

一直靠其左翼政治堅持深得工黨民心的郝爾彬,如今一蹚亂歐渾水,就有泥足深陷之勢,釀成黨內重大鬥爭。(路透社)

這三大項目都與「英歐未來關係」有關,因此工黨與保守黨在文翠珊最具爭議、三次遭國會否決的脫歐協議法律條文上,似乎並無任何實質分歧。

而且,仔細看來,如果大家記憶力好的話,工黨的要求與文翠珊去年7月發表有關英歐未來關係的「契克斯(Chequers)方案」,實在極有似曾相識之感。

首先,文翠珊的脫歐協議最為人垢病之處正是它或會將英國「無限期」留在英歐關稅同盟之中,與工黨要求同出一轍。其次,契克斯方案早有「商品共同規則(common rulebook)」之說,與工黨的單一市場緊密連繫要求極其相似。最後,勞工及環境保護的條款,無論在契克斯方案,或者是現有的脫歐協議都早有承諾。

雙方還沒有談成,只因大家都身陷政治迷宮之中,尋不得出路。

文翠珊因有關華為的英國國安會議洩密事件炒了其忠誠派、前國防大臣韋廉信(Gavin Williamson,左)魷魚,的確挽回一絲威信。(路透社)

文翠珊大位不保 工黨求「Boris Lock

在目前文翠珊首相大位不保的情況下,任何有關「未來」的協議,難保不會被文翠珊的疑歐派繼任者擅自駁回。因此,工黨一直要求文翠珊至少要在英歐之間的文件中加入更為嚴厲和明確的文句,以作保險──英國政壇稱之為「鮑里斯鎖」(Boris Lock),因為目前在保守黨疑歐派中,前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最有可能繼任首相。

不過,在英國的國會至上體制中,除非國會有多數議員不顧黨派分野而以「不信任票」威脅等方法落實「鮑里斯鎖」,否則此等文句只是空談。

在地方選舉之前,工黨也清楚理解這一點。不過,所謂「事不關己,己不勞心」,脫歐有成當然是好事,不過脫歐無果,也只是執政黨的錯。

反觀今日敗陣地方選戰的工黨,也許跟正如文翠珊所言,心中多有了點「逼迫感」要解決脫歐問題。

英國前外相約翰遜,雖是疑歐派大老,如今卻甚少站在爭取硬脫歐的最前線;有人認為他這種不做不錯的策略,正是他深得民心的原因。(Getty Images)

兩黨軟脫歐共識 定將惹來「黨裂」

然而,保守黨和工黨雖然在脫歐實質議題上差距不大,要尋得一個不釀成兩黨內部分裂的出路,卻極為困難。

在保守黨一方,如果文翠珊願意明白接受工黨的「永久性關稅同盟」要求,負責首相去留事務的「1922委員會」主席布雷迪(Graham Brady)已警告有關行為會釀成保守黨分裂。在今日外界盛傳保守黨或會修改黨規,主動去除文翠珊「不信任票豁免期」的情況下,布雷迪的言論似乎是對文翠珊的最後通牒。

在工黨一方,郝爾彬則飽受黨內二次公投派的威脅,要求他將與保守黨談得的脫歐共識付諸公投表決。雖然工黨的全國選舉委員會(NEC)繼續支持「工黨式脫歐方案」為先的政治路線,目前已有近80名工黨議員再次公開要求郝爾彬明確支持二次公投。

有傳布雷迪(左)將於下周二要求文翠珊交出她的下台時間表。(路透社)

更有甚者,根據《衛報》報道,無論是在野各黨,還是保守黨,皆各自有至少100位國會議員表示將反對兩黨閉門談判出來的軟脫歐方案,在野黨人要求二次公投,而保守黨人則反對任何類似關稅同盟的安排。兩邊拉扯之下,就算文翠珊與郝爾彬能達成共識,也極有可能不得國會多數支持,最後讓英國繼續原地踏步,更將惹來兩黨嚴重內部分裂。

目前,保守黨與工黨最有可能的共識,就是透過公關化妝,將工黨的「永久性關稅同盟」以含糊的言詞包裝成保守黨或能接受的「緊密關稅安排」。不過,此等把戲,外界早已司空見慣,文郝二人似乎困身迷宮之中,看不到任何政治活路。

對於留歐派而言,爭取「先脫後入」是否比爭取「留歐」更合政治倫理?(路透社)

留歐派退一步 或是脫歐唯一出路

英國脫歐要有出路,必須有一方退讓。在情在理,2016年的公投結果必須得到落實,畢竟公投是政府與人民之間的契約。因此,主張二次公投的留歐派,也應該真誠接受他們在2016年的失敗,轉而忍痛支持兩黨的軟脫歐方案。

然而,這並非事情的終結。英國脫歐之後,2016年公投結果已達,英國當然可以考慮透過公投,聚集民意重新加入歐盟。到時候的二次公投,正如2016年公投推翻1975年的英國歐洲共同體成員公投結果一樣,將會來得名正言順、理直氣壯。

留歐派忍一時之氣,退一步,也許能海闊天空。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